15000亿,今年最猛富豪LP诞生

报道 4周前 (04-30)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融中财经(ID:thecapital)

作者 | 阿布 

编辑 | 吾人

来源 | 融中财经(ID:thecapital)

15000亿,今年最猛富豪LP诞生

已经有小部分美元基金去往印度。

张恒是北京某美元基金的IR,去年他的行程单可以用世界游形容。大年初五,他已经乘坐上开往新德里的飞机。

“募资。”

他简明扼要的告诉融中财经记者。

在一小部分美元基金圈子里,已经有人开始关注印度的募资机会。这一幕,并非冲动所致,更绝非盲目行动。

根据彭博社最近一份2024亚洲Top20超富家族榜单显示,亚洲地区最富有家族的集体财富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5340亿美元,这一数据,这得益于印度的快速增长。其中,安巴尼家族、米斯特里家族、金达尔家族引领着亚洲地区的崛起。

其中,前三名均为印度财富家族,分别为坐拥信实工业安巴尼家族、掌管着嘉隆集团(Djarum)、中亚银行的哈托诺家族以及拥有Shapoorji Pallonji 集团的米斯特里家族。这三个财富价值已知掌管了超过2000亿美元的财富。   

前十名中,共有5家来自印度、两家来自中国香港、一家来自中国台湾、两家来自泰国。

从财富效应看,印度占据了半壁江山。近几年,不少国内投资机构纷纷出海,到印度投资具备独角兽潜力的项目,从成果看,印度外卖巨头Zomato、印度物流初创企业Delhivery、印度版支付宝”的Paytm 纷纷崛起,背后出现了不少中国投资人的身影。

通过在创业投资领域打下的基础,如今,这些投资机构也开始渗透式进行募资,中国这个超级市场,正在等在印度LP的到来。

 “大年初五,去新德里募资”

今年大年初五,正是迎财神的日子,和家人一起吃了午饭,张恒开始打点行囊,当晚00:10分,他已经乘坐了印度航空的飞机,飞往英迪拉甘地国际机场,中途还在新加坡转机,等待了近一个半个小时。

“没办法,还是要看预算。”张恒坦率的说,“要不然就是香港转机,等待7个小时。”

过去一年,张恒的行程单可以用世界游形容。从北京到上海、长沙、成都,再到香港、新加坡,再或者到日本、迪拜、英国、美国。他带着资料册,在全球地图上飞行。

“想要募资,确实越来越难了。”    

张恒的研究生是在美国读完的,毕业后,他先是短暂的在美国投资机构实习,很快,他决定回国,“开始的想法是,在国内的美元基金做IR,我有相关的从业经验,也算是加分项。”但很快全球疫情席卷,硬科技成为中国市场主流、贸易等问题接踵而至,“我所在的机构已经开始全力募资人民币基金了。”

这样的背景下,张恒开始“两条腿走路,美元情况持续跟进,全力跟踪人民币LP市场。”

即便是这样,他仍需要不时挖掘新增的美元LP。在他的微信上,有一些IR微信群,几个相熟的朋友互相透露募资信息。

通过合伙人的介绍,他结识了某家印度财富家族旗下的家办,并决定去试试运气。

“没有什么募资,是去一次就能谈成的,对印度之行我们机构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主要是去试试水,看看印度家办对投资中国的意愿,并刷一刷存在感。让他们知道有我们这样一家机构,看看能否促成什么其他的合作。”

张恒所在的机构并非是第一家去印度试水的机构,上海某美元基金IR董莉去年已经两次飞往印度。

“美元基金大多在寻找增量LP,我们也不例外。”董莉告诉融中财经,“但是想要拿下一个新增市场是非常困难的,需要整个行业同仁共同努力。这就好比,只有你一个人去印度,对方对中国VC机构只是非常浅层的看法,但是当越来越多的投资机构都去拜访,那么就会在一定程度上,给LP这是一个成熟市场的信心。”

从印度LP的意愿看,从某种程度上,与中东的LP们有些类似。   

董莉直言,他们看好中国市场的机会,但是仍处在观望状态。虽然掌管着千亿美元的资产,但是在投资中国股权投资时,仍然比较慎重。“这其中不仅有文化差异、语言差异,他们还会关心政策走向。”

相比于仍然是增量市场的印度,中东土豪似乎更为美元IR熟悉,通过几年的反复沟通联系,他们更认可中国市场的机会。

中东资本的体量很大,需要寻求全球化的资产配置。尤其是像迪拜、阿布扎比等地的主权基金都在放眼全球布局,阿联酋和中国的关系比较友好,这些资金方在寻找项目源的时候,一定会把中国放在非常重要的地位,作为资产配置的主要方向。

根据家办新智点的统计,中东LP具体而言分为几个板块:首先,中东的主权基金,沙特、阿联酋、科威特、卡塔尔四国主权财富基金,这类型的主权基金具有全球资产配置的偏好和优势,投资风格稳健。作为长期投资主体,主权基金更有优势参与另类资产投资,实现跨周期投资,以牺牲一定流动性,获取更高的投资收益。值得注意的是,主权基金的起投资金数额较大,在布局一级市场时,大多会通过FOF进行配置。

不过,想要拿到中东的钱,并非易事。随着资本的关注,越来越多的投资机构到访加剧了竞争之外,中东主权基金更倾向于通过项目接触,如果有了建厂落地的意愿,才会进一步跟进。

“现在,去海外募资,人家也跟你谈两件事:你有没有项目落地。”张恒告诉融中财经,“感觉没有出国。”

 VC在印度“复制中国独角兽”

虽然印度资本非常低调,但事实上,自从2019年开始,印度的创投市场十分活跃。港交所官网显示,2020年至2023年,港交所IPO募资额全球排名分别为第二名、第四名、第四名、第六名。印度则分别为第十名、第八名、第八名、第五名。2023年,IPO募资额被印度超过,这也是2020年以来,印度首次超越香港。

一名熟悉印度资本市场的业内人士称,今年印度IPO格外热闹有宏观因素,也有一些特殊原因。他说,今年的IPO申请中有不少都是往年积压的“陈年旧案”。此前,印度证券交易委员会曾放缓IPO的审批进度,今年放行的IPO中,有一部分是2022年就该审批通过的,但集中在2023年释放了。

此外,为避免不确定性,很多企业都希望在明年印度大选前完成IPO。2004年,当时执政的印人党遭遇出人意料的惨败,之后股市暴跌超过20%。市场分析机构预测,如果莫迪政府明年遇到类似的“滑铁卢”,印度股市可能会迅速蒸发25%以上。

如果一定要提较具有代表性的项目,那一定是印度物流初创企业Delhivery。

2021年7,印度外卖平台Zomato在印度证券交易所上市,发行价为76个印度卢比(1美元),收盘价较发行价上涨65%。以收盘价计算,Zomato市值达到132亿美元。

Zomato的基石投资者包括Tiger Global(老虎全球基金)、 Fidelity、 New World、Baillie Gifford、Government of Singapore、Canada Pension Plan、Mirae Asset、T. Rowe Price及Steadview等。上述基石投资者一共认购了5.623亿美元的融资,占到Zomato计划募资比例的45%。   

值得注意的是,在Zomato的股权结构中,来自中国的蚂蚁集团也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据招股书显示,目前,Info Edge (India) Limited持股Zomato18.55%的股权,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Uber所持有的股票占比为9.13%,而蚂蚁集团旗下Alipay Singapore持股为8.33%,蚂蚁集团旗下Antfin Singapore持股为8.2%。

因此,蚂蚁集团及其旗下子公司总共掌握了Zomato16.53%的股权,为该公司的第二大股东。

Zomato成立于2008年,总部位于印度班加罗尔,目前其外卖和美食推荐业务已覆盖印度等20余个国家。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蚂蚁集团战略投资Zomato,2019年蚂蚁集团再次投资;此外,软银愿景基金、顺为资本等也曾为Zomato注资。

Zomato在印度市场的主要竞争对手是Swiggy,后者曾获得腾讯、美团点评的投资。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11月,有知情人透露,支付宝计划通过印度证券交易所的大宗交易方式,以近4亿美元的价格出售印度外卖企业Zomato约3.4%的股份。不仅是Zomato,蚂蚁金服投资的Paytm被称为印度版支付宝。

通过复制中国的成功项目这一模式,投资人们开始拿着既有的经验在印度市场寻找下一个独角兽。

印度VC,谁是大哥?

从当前看,印度的VC中分为两类,一类是海外远道而来的国际巨头投资品牌,另外一类则是本土投资机构。

比如,来自硅谷的Accel是目前印度市场上最老炮的VC之一,印度投资组合中的100多家初创公司中有44家估值超过1亿美元,投资了Flipkart、Swiggy、Bounce等项目。

除此之外,红杉在印度同样表现良好,Sequoia India在印度市场投资了Gojek、Tokopedia等独角兽。

除了上述的外来者,还有土生土长的印度VC,比如2006年成立的Kalaari Capital,这家关注早期项目的机构投资了Myntra、Snapdeal等。再如2016年成立的Stellaris Venture Partners,投资了Shop101、Vogo等项目。

事实上,随着此前全球一体化进程,也有不少中国投资机构远赴印度投资。比如复兴锐正在印度市场投资了Delhivery、ixigo.con。晨兴资本在印度市场挖掘了ShareChat、Cashify。顺为资本投资了Pratilipi、Meesho、ShareChat等项目。   

15000亿,今年最猛富豪LP诞生

IT桔子数据显示,根据中国资本在海外各国的股权投资事件数排名,中国资本在海外投资事件数达到 20 起的有 16 个国家。从地区分布来看,亚洲国家数量最多,有 8 个;其次,是欧洲有 5 个国家,剩下 2 个国家在北美,还有一个在澳洲。

中国资本对印度的投资在 2016-2020 年都是处在热度榜第二的位置,但 2021 年中国资本对印度的投资大为减少,而对新加坡的投资热度却明显增加。中国资本对印度投资大为减少,主要受最新政策影响。

2020 年 4 月,印度政府在发布了修订外商投资政策的官方通知,以遏制因新冠疫情影响而对印度公司进行的投机性收购的外商投资行为。修订后的政策要求来自与印度陆地边境接壤的国家(包括中国)的投资(实体、自然人)均须通过政府路径(Government Route)实现对印度的投资,如果投资的实际控制人(Beneficial Owner)位于前述国家,那么该等投资同样受制于此限制性规定;此前,该等限制只适用于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   

15000亿,今年最猛富豪LP诞生

根据印度外商投资政策,电子商务、生物技术、汽车等大部分行业的投资都不对外资设限。外商投资禁止进入印度的行业是彩票和博彩业、房地产业务、烟草、金钱借贷公司、银会经营,以及不对市场资本开放的国营部门(铁路、能源等)。

从布局的赛道看,中国的投资人在印度,通过股权投资的方式,出手频率最多的行业是金融,投资数量超过 61 起;其次,出手较多的行业还集中在电商零售、本地生活、文娱传媒、物流领域。另外,医药也是印度的优势产业之一,中国资本对印度医药行业的股权投资事件有 13 起。而医药、汽车、零售等行业的发展都离不开现代物流业的支持。

从偏好度来看,中国资本对印度社交、旅游、房产服务、本地生活服务几个领域的偏好度较高。

印度《商业标准报》分析认为,药品和保健品消费行业受到投资者青睐,基础设施建设领域也被看好,但银行、金融服务及保险业、科技业却意外表现不佳。其中,银行、金融服务及保险业全行业今年通过IPO仅筹得152.6亿卢比(约合13.4亿元人民币),在全部IPO募资总额中只占约6%。   

从当前看,印度市场的LP对于中国VC的了解程度并不像美国LP们那样熟悉。要像新加坡、沙特那样完成从0-1的了解和投资,仍需要一定的时间。但对于投资机构而言,掌握着巨额财富的印度家族,以及他们配置资本的强大需求,始终是一个不可忽视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