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员一万转身拥抱AI,Meta又要改名了

报道 1年前 (2023-04-19)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硅兔赛跑(ID:sv_race)

作者 | Eric

编辑 | Zuri

裁员一万转身拥抱AI,Meta又要改名了
首图来源:The New York TImes

美国科技四巨头中,如今就属Meta最显落寞了。 

前不久,苹果CEO库克到访中国,不管是跟普通顾客在三里屯打成一片,还是跟科技部长会面,都受到热烈欢迎。微软因为投资的OpenAI再次成为当红炸子鸡,虽然谷歌被微软在ChatGPT上打了个猝不及防,但也进行了及时反击,仍被外界寄予厚望。 

反观一边的Meta,此前all in元宇宙改名为“Meta”,然而元宇宙正在被一些大厂抛弃。更让人担忧的是,Meta不仅没有从元宇宙中拿到多少红利,反而不断传出坏消息——业绩进一步被元宇宙拖累、计划再裁员一万名员工等等。 

陷入泥沼之时,Meta掌舵人扎克伯格不得不考虑新的增长点。在给员工的信中,扎克伯格表示构建元宇宙仍然是定义社交未来的核心,但这并不是Meta将投入大部分资金的地方。 

资金大量投入的新领域是哪里呢?正是时下火遍全球的AI。扎克伯格表示当下最大的一笔投资,是推进AI并将其构建到每一个产品中。前不久,Meta就在AI模型上做出了一个重大突破——发布图像分割模型SAM,该模型能够用于识别图像和视频中的物体,并且根据文本指令等方式实现图像分割,通俗说就是“抠图”,消息出来后Meta股价持续上涨。 

显然,资本对于Meta在AI上的新动作还是比较满意的。只是,AI赛道上挤满了谷歌、微软等实力型对手,Meta又有多少竞争筹码呢?

Meta的「新AI故事」

扎克伯格并没有抛弃元宇宙,只是重心换到了AI上。 

在给员工的信中,扎克伯格一再强调AI将带来惊人的体验。

如今来看,图像分割模型SAM将率先带来不俗的用户体验。 如果你扣过图,会发现它虽然看似简单,但极其消耗精力和耐心,而且抠出来的图往往不如人意,SAM则很好地解决了这个痛点。对于任意一张照片,SAM能够迅速识别照片中的所有物体,并且将其分割成不同板块,用户可以点击进行编辑,精准又高效。而且,SAM还有一项突破,就是即便在训练过程中没碰到某种形状,也能在图片中准确地识别并分割出来。 

裁员一万转身拥抱AI,Meta又要改名了
图源:网络

当然,SAM的功能绝不仅仅是“抠图”,有医生将SAM用到病例文件之中,为病情分析提供了很大帮助。很多业内人士认为,SAM对于计算机视觉来说,就像GPT之于大语言模型。 

这样来看,Meta在AI上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不仅自己搞研发,Meta还把一些AI技术给“开源”了。今年2月,Meta发布了新的大模型系列——LLaMA(Large Language Model Meta AI)。当时Meta声称,虽然LLaMA规模仅为ChatGPT的“十分之一”,但性能表现更出色。 

最初,LLaMA并没有开源,但在发布一周后它突然在匿名论坛4chan上泄露,相当于变相开源了。有人认为是Meta不小心泄露的,也有人认为是Meta故意为之,目的是跟ChatGPT形成竞争。 

不管目的如何,LLaMA开源后引发大量下载,基于它构建的模型雨后春笋般冒出,前不久斯坦福发布了一个由LLaMA 7B微调的模型Alpaca,性能可以比肩GPT-3.5。 

从布局的AI的势头和成果来看,这次扎克伯格又要来一把“all in”了。

强力布局为哪般? 

当年为了元宇宙不惜大费周折改名,现在却把AI视若珍宝,只能说一代新人胜旧人。必须要弄明白的是,Meta很早就开始布局AI了,为何此时不断宣称要强力出击呢? 

裁员一万转身拥抱AI,Meta又要改名了
图源:网络

自然是因为业绩下滑,要对资本市场讲新的故事。 

2022年全年,Meta总收入1166.09亿美元,同比减少1.12%,净利润232亿美元,同比减少41.07%,这也是它自2010年以来的首次下降,颓势尽显。 

与众多的互联网公司一样,Meta也是以广告作为主要收入来源。2022年,Meta应用程序系列收入中的广告收入同比下降1%,而2021年的增幅则为37%,差距明显。 

在自身走下坡路的同时,竞争对手TikTok却显露更强劲的韧性。去年全球范围内互联网广告收入都在下降,Meta也被裹挟其中,TikTok却成为唯一广告营收大幅增长的互联网平台,扎克伯格看了都眼红。尽管TikTok CEO周受资前不久备受美国国会议员刁难,但TikTok仍然比Meta显露出更大的增长潜力。 

另一个拖累Meta业绩的“罪魁祸首”,则是其aII in的元宇宙业务。2022年四季度Meta元宇宙部门营收7.27亿美元,同比下降17.1%;期内亏损42.79亿美元。2022全年亏损137.17亿美元,与2021年亏损的101.93亿美元相比,扩大34.57%,元宇宙业务依然是个烧钱的无底洞。 

种种不利因素叠加在一起,反映在资本市场上就是Meta的股价持续大跌。扎克伯格必须做出改变。因此,裁员等降本增效的措施就出来了。在今年3月Meta宣布裁员1万人后,股价应声涨至8个月来最高。 

但是,仅靠降本增效没法讲出更大的故事,资本也无法给与更多的支持。Meta必须用一个更多人认可的宽阔长赛道,为业绩和资本注入一剂强心针。 

这时候,ChatGPT在全球掀起的热潮愈演愈烈。被视为在互联网时代掉队的微软,凭借对OpenAI的投资,在AI时代重新迸发生命力。就连在AI赛道上堪称扛把子的谷歌,都被抢占了风头。 

一旁的Meta估计也想蹭一波热度,于是扎格伯格给外界再次画出一个大饼,表示要将最大手笔的投资给到AI。 

只是,Meta在这条赛道上又占据多大优势,拥有多大竞争力呢?  

Meta的竞争力几何? 

在AI这条赛道上,Meta入局的动作其实并不晚。 

早在 2013 年,扎克伯格就提出要让 Meta成为AI领域的领导者。近十年来,Meta 已经花费了数十亿美元来打造AI,扎克伯克还亲自招募了Yann LeCun等顶级AI学者。可以说,在AI布局上Meta并不缺资金,也不缺人才,实力不俗。 

在相当长的时间内,Meta把研发的AI技术用来进行广告的精准投放、内容的智能分发、识别错误信息等等,为自身的商业化提供了强劲引擎。 不过,识别错误信息这一功能,在去年栽了跟头。去年ChatGPT火热之前,Meta就推出了一个名为“Galactica”的AI聊天机器人。

不过,Galactica跟ChatGPT、Bard等大多数聊天机器人一样,难以识别出错误信息。有用户向它提问是谁在管理硅谷,Galactica 的回答是:史蒂夫·乔布斯。 

因为舆论压力,仅发布三天 Galactica就消失地无影无踪。 

有业内人士认为,Meta确实遭受了不公平对待——人们总是倾向于以高标准要求大型科技公司,却让OpenAI这样的创业小公司在巨头夹缝里成功突围。 

裁员一万转身拥抱AI,Meta又要改名了
图源:globaltechoutlook

Galactica的折戟,并没有消磨Meta的AI热情。上个月,扎克伯格再次向外界介绍了对生成式AI展开的动作。他称Meta已将其所有生成式AI团队集中到一个小组中,专注于将技术构建到 Meta的产品中创造更好的体验。 

这些体验包括文本体验,比如WhatsApp和Messenger中的聊天;图像体验,比如Instagram中的创意滤镜。也就是说,AI工具可以帮助用户更好地表达自己,同时发现更多新鲜有意思的内容。 

另外,对于企业而言,可以利用AI工具在 Facebook 上制作投放广告。AI工具也能帮助工程师更快地编写更好的代码,从而帮助企业实现降本增效。 

不过扎克伯克也承认,这些长期目标的实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不管能不能实现,难能可贵的是扎克伯克终于意识到AI技术要用来提升用户体验,这是Meta业绩下滑和掉队的关键,也是资本愿意为其AI故事买单的关键。 

不要总想着用AI去提升商业化多赚几两银子,这是极为短视的。真正用技术掌握了话语权、在用户体验上做到领先,才是前瞻性的眼光。

最近的SAM,就让外界见识到Meta在AI上,拥有不输谷歌、微软的技术实力。关键在于,Meta能否真正在技术研发和商业化上做到平衡,真正实现可持续。 

笑到最后的,才是王者。 

参考来源:

  • Lost in the most recent Meta layoffs? The company’s shift to AI(FastCompany)
  • Meta is pushing the metaverse aside for AI(FinanceYahoo)
  • What metaverse? Meta says its single largest investment is now in ‘advancing AI’(C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