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土豪中国扫货

报道 1年前 (2023-07-05)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巨潮WAVE(ID:WAVE-BIZ)

文 | 谢泽锋

编辑 | 杨旭然

原文标题:《中东土豪中国扫货|巨潮》

中东土豪中国扫货

2022年油价上涨之中,中东富豪们又一次赚的盆满钵满。

富得流油的土豪们没有闲着,今年油价持续萎靡态势下,他们开始向中国新能源汽车企业疯狂“撒币”。

前有沙特王国“馈赠”给高合56亿美元(405亿元)的大礼包,后有阿联酋阿布扎比主权基金豪掷11亿美金打入蔚来的账户,加上去年中东国家和前途汽车、天际汽车、吉利新能源等企业签订的大笔合作项目,主打一个“有钱豪横”。

但中东大佬们有钱却并不任性鲁莽,而是有自己的野望。当下,他们更加注重投资与本国经济战略的结合。

中东国家高度依赖石油经济,随着能源结构的转变,碳排放、环境治理的压力以及油气价格的周期波动,都倒逼其进行经济转型。沙特、阿联酋都提出了自己的“2030规划”,核心就是经济多元化,提升非石油部门和私营经济的比重。

手握重金的主权基金,自然担当起了这场“世纪转型”的重任。

青睐新能源

瞄向尾部厂商。

“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对电动汽车制造商的投资,是沙特政府对该基金的重要考核标准之一。”曾有媒体如此指出。

产业链极为庞大,无论是上游矿产、中游制造还是下游消费环节的经济效益都十分可观,且能推动能源结构转型,因此新能源汽车是中东土豪们重点投资的领域。

《沙特2030愿景》中就指出,到2030年,非石油能源的出口占GDP比重从原来的16%提高到50%,争取将非石油收入提高6倍;将私营部门对经济总量的贡献由3.8%提高到5.7%。

这其中,新能源汽车是一枚重要棋子,沙特政府提出,到2030年,首都利雅得的电动汽车数量占比至少达到30%。

另一大石油出口国阿联酋也发布了“2050年能源战略”,计划到2050年将清洁能源占比提高到50%;甚至计划力争到2050年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

中东土豪中国扫货

为实现上述宏伟愿景,阿联酋的“阿布扎比工业战略”中,就将新能源汽车产业视作国家能源战略的重要一极。

在投资对象的选择上,早年间,他们以财务投资者身份获取投资收益,比如2015年小萨勒曼掌舵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IF)后,先后投资了Uber、三星电子、特斯拉和Lucid。

但自2022年开始,石油巨富们打起了自己的算盘,更加重视技术向本国迁移。在投资标的选择上,他们并没有聚焦头部企业,而是将目光瞄向尾部厂商,这些企业或是销量惨淡,或是陷入债务困境,亟需资本输血。

比如,刚刚获得阿布扎比约11亿美元战略注资的蔚来,在和理想、特斯拉等企业的竞争中逐步掉队。5月份,蔚来的交付量只有6155辆,并出现三连跌。

此次投资蔚来,除了拿下后者7% 的股权,缓解李斌的燃眉之急外,阿布扎比长远的打算是在蔚来国际业务上进行合作。

自诩为“50万以上豪华纯电销量冠军”的高合,其实每月销量不到400。6月11日,沙特投资部与高合汽车母公司华人运通签署了一项价值高达56亿美元的协议,双方将在车辆开发、制造和营销方面进行合作。

陷入停工、欠薪、亏损中的天际汽车和前途汽车,困境就更加明显。但这反而引起中东土豪们的注意,6月19日,前途汽车母公司长城华冠与约旦最大的私营企业Manaseer Group牵手,双方将在约旦建立合资公司,前途K50、K20和K25将在约旦落地,推向中东和北非市场。

去年底,天际汽车与沙特企业Sumou Holding成立合资公司,计划在沙特投资两期约5亿美元,设立新能源汽车生产和研发基地,年产约10万台新能源车。

此外,沙特阿美还投资了吉利和雷诺的合资公司,目的是研发下一代合成燃料和氢能技术。

约旦、沙特、阿联酋接连出手,他们的投资理念也紧密贴合国家战略,而并非简单地撒钱。

一方面,在愈发内卷的国内市场中,尾部企业纷纷败下阵来,他们急于寻找新的出路;另一方面,中东财团雪中送炭,也能获取更多话语权,性价比也更高,而且能跟进国际先进技术,并将这些技术引进到国内,以实现自己的宏图伟愿。

世纪转型

对于资金雄厚的石油国家来说,投资是驱动经济转型的命脉。

二战之后,中东地区变成战争的火药桶 ,纷争不断,内斗不止。

而在新时代,中东国家意识到和平发展的重要性。在中国的斡旋下,今年初,千年宿仇伊朗和沙特宣布和解,恢复外交关系,并重开大使馆;此后,叙利亚与沙特在断交12年后实现了关系正常化,土耳其与埃及恢复两国大使级外交关系……

早在2016年,沙特就公布2030愿景,但当年沙特伊朗断交,当时的外交环境加上油价低迷,沙特国王老萨勒曼的抱负难以施展。

《大西洋月刊》就曾如此评价:“这个王国就像一艘正在燃烧的巨型油轮,船长知道前方海域危机四伏,但改变航程却没那么容易。”

如今,在和平稳定局势下,沙特终于可以甩开膀子大干一场。考虑到萨勒曼国王已经年届九十,重任自然落到了王储小萨勒曼肩头。

作为欧佩克组织最大话事人,沙特的改革也十分超前,就像“沙特2030愿景”网站上那行显眼的大字“A story of transformation”一样,年轻的王子小萨勒曼不乏凌云壮志。

他计划砸下5000亿美元(3.6万亿元)建设自己心中一座未来之城,希望其能够成为比肩埃及金字塔那般具有标志性和永恒性的建筑奇迹。

这座濒临苏伊士运河的NEOM城是一个“科幻之城”,包括工业、居住、娱乐等区域。其中,最吸睛的莫过于长达170公里、高500米、宽仅200米的“零碳直线城市”(镜线), 可容纳500万人,里面有高速列车、垂直农业、体育场和游艇码头等。

更关键的是,这座城市全部使用风能、太阳能等清洁能源,实现100%零排放。如果NEOM项目如愿建成,沙特将发生覆地翻天的变化。

如此浩大的工程,对于基建能力孱弱的沙特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对于中国企业来说却是巨大的机遇。目前,中国电建、中国建筑、中国铁建、远景能源等中国企业都已经参与了NEOM项目。

除了疯狂搞基建,对于资金雄厚的石油国家来说,投资是驱动经济转型的命脉。 

目前,全球主权基金前十名中,中东国家就占据了四名,分别是阿布扎比投资局、科威特投资局、沙特公共投资基金和卡塔尔投资局,再加上阿联酋的迪拜投资公司,至少有五家活跃在世界舞台。

中东土豪中国扫货

以实力雄厚的阿联酋阿布扎比和沙特为切入口,可以对中东土豪的投资理念一窥全貌。

在执掌沙特公共投资基金后,这位有着丰富西方生活经历,沉迷《使命召唤》游戏的小萨勒曼 ,开始将沙特与IOT(物联网)、人工智能、机器人和生命科技这些性感词汇绑定起来。而在此之前,沙特财团98%的资金都投在了国内的能源、电信、电力等领域。

从其重仓股中,可以看出沙特对新经济的钟爱,其中不乏动视暴雪、EA、take-two等游戏娱乐公司,也包括微软、谷歌、亚马逊、AMD等科技巨头。

中东土豪中国扫货

Lucid是沙特财团最重要的一笔直接投资,在其上市前,沙特方面提供了10亿美元的融资。

这家美国电动汽车公司一直是PIF持股比例最高的企业,最新持股份额高达60.60%。

当然,沙特人的意图很明显,就是将Lucid的生产基地引入本国。当前,生产线已经开建,沙特向 Lucid预购了5万至10万辆电动汽车。

相比来看,阿布扎比投资局相对保守,目前主要资金集中在发达国家。但近些年,阿联酋财团们也开始注重科技、医疗保健和数字消费者服务领域的机遇。

前阿联酋总统曾说过:“这么多年来依靠真主赐予的礼物石油,我们告别了贫穷,告别了落后。如果我们不改变自己,这一切都是昙花一现的辉煌罢了。”

中东国家靠石油暴富,如今他们又用资金购买未来。

下一站,中国

和中东国家互补性极强的中国,显然是其未来最重要的合作伙伴。

“阁下,您难得来一次日本,空手回去未免太可惜,我想送给您1万亿美元。”

2016年9月,孙正义获得了难得的与小萨勒曼会面的机会,在仅有的10分钟内,孙正义如此开场。

王储惊讶之余,孙正义阐述了自己想募集一只1000亿美金基金的疯狂构想,他希望沙特能够为其出资。孙正义对高科技的投资理念,和小萨勒曼带领沙特摆脱对石油依赖的愿景“暗合”。

3个月后,孙正义飞往利雅得,他以一场45分钟的演讲,让沙特王储掏出450亿美元的支票,成为基金最大LP,双方创造了令全世界侧目的1000亿美金规模的愿景基金。

但后来的故事却不如开头那般精彩,由于投资失利,软银巨亏,孙正义跌落神坛。

不过对于拥有沙特阿美这样的印钞机的沙特王室来说,短暂的失利并不会影响他们的远大征程。

当下的沙特考虑的是更长远的未来,正如沙特阿美总裁阿明·纳赛尔所说:“沙特现在谋划的不是未来几个季度的合作,而是未来几十年的发展。”

相比孙正义仅能提供的财务投资机会,和中东国家互补性极强的中国,显然是其未来最重要的合作伙伴。

在“中沙”历史上最好的蜜月期,双方连续签下多个大单。能源是双方合作的基本盘,中国有市场,沙特有石油。

在今年3月26日-27日两天的时间里,先是沙特阿美和中国兵器北方工业集团、盘锦鑫诚集团总投资约122亿美元合建炼化综合体;再和广东省签署合作备忘录,将在能源、金融、科创、人才交流等多个领域合作;而后又以246亿元(36亿美元)收购荣盛石化10%股份,同时供应48万桶/日的阿拉伯原油,期限为20年。

在投资领域,中东财团通过股权、QFII、LP等形式重仓中国。2008年,阿布扎比投资局成为首家中东QFII机构投资人。当前,阿联酋资本正大幅度提高中国大陆的头寸占比。

中东土豪中国扫货

兴业证券数据显示,大陆资产在阿布扎比投资局的寸头占比,从2017年末的2.7%,飙升到了2023年一季度的22.9%,排名跃升至第3位。东方雨虹、格力电器、大全能源的股东中都有阿布扎比的身影。

一级市场上,阿联酋资本也更钟爱新经济企业,通过42X基金入股字节跳动,还注资了SHEIN和京东工业。

小萨勒曼主导的PIF在2017-2021年对华投资就高达122亿美元,占比也有20%。近年来,沙特财团更加青睐中国新经济的投资机遇。

但分析来看,财大气粗的沙特王室颇为激进,手笔大且采用广撒网式的投资思路,比如PIF投资标的既有BAT,也有作业帮等在线教育企业,也有小红书、Keep、货车帮、瓜子二手车等。

通过愿景基金,沙特资本还投资了蚂蚁金服、滴滴、字节跳动、众安在线、平安好医生、贝壳、金融壹账通等等。

可以看出,对中东土豪们来说,钱不是问题。但考虑到目前国际油价进行下行周期,加之能源结构的转变,也应该做一些提升资金效率的未雨绸缪之举。

写在最后

和中国改革开放中的“市场换技术”不同,沙特等国是直接拿钱买。

但只有石油和金钱,阿拉伯世界将失去未来。

2015年,现任阿联酋总统穆罕默德·本·扎耶德就这样说道:“50年后,当我们装完最后一桶石油,我们会感到悲伤吗?如果我们今天的投资是正确的,我想我们会庆祝那一刻。”

如今,中东国家正在为50年后的“石油危机”做准备。

详情请点击 详情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