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App海外月入600万刀,厂商争抢入局

报道 11个月前 (08-25)
头部App海外月入600万刀,厂商争抢入局

新婚之夜,大小姐背叛家族和爱人私奔,无奈之下,出身贫寒的女仆,代替大小姐嫁入豪门。婚后的生活中,女仆战战兢兢,却漏洞百出,但不知道为什么她从未被丈夫拆穿……

迫于家里父母的压力,女孩不得不听从父母安排嫁给一个老实本分的男人。婚后,面对无能怯懦的丈夫,她开始后悔,却在巧合之下发现丈夫竟然是世界上最强大组织的头目……

现如今威名赫赫的狼王,是让整个妖界闻风丧胆的强大存在,但在面对一位人类女孩时,以残忍暴虐著称的他却温柔备至、甘愿化作一只狼狗默默保护……

从赘婿归来、婆媳矛盾,到霸道总裁、真假千金,在国内短视频平台上吸睛的微短剧内容,到了海外,同样让网友欲罢不能。

微短剧,在2023年成为了出海新宠儿。据智象出海观察,多家出海头部公司都在谋划入局。

从事短剧出海服务的Alex向智象出海介绍道:“从2022年下半年开始的这波短剧出海热潮,不同于优酷、腾讯、爱奇艺上那种7-12分钟的横屏短剧,甚至比国内抖音、快手上的5分钟竖屏微短剧时长更短,大概2分钟左右,节奏更紧凑,内容更狗血,也不只是放在TikTok、YouTube Shorts上,而是放在ReelShort、FlexTV这样的App上。”

狼人吸血鬼真假千金,网文出海厂商争夺短剧赛道

直到2023年,ReelShort才逐渐引起了出海圈的关注。但实际上,这波微短剧出海热潮是从2022年下半年开始的。

2022年8月7日,一款名为“ReelShort”的竖屏短剧App上线,每集时长约为一分钟。这已经比之前社交媒体平台上火热的剧集短了不少。彼时只有英文内容的ReelShort,如今新增了印尼语、西班牙语、泰语、德语、葡萄牙语等版本。Sensor Tower数据显示,2023年7月,ReelShort在Google Play和AppStore的总下载量达190万,月总流水达600万美元。

2个月后,FlexTV上线,在其产品介绍中,表示要让用户在“碎片化的时间内享受到最高品质、最精彩的视频流媒体服务”。Sensor Tower数据显示,2023年7月,FlexTV在Google Play和AppStore的总下载量约为16万,月总流水约为50万美元。与ReelShort还有不小的差距。

即便是这样,仍有后来者入局,2023年6月,一款名为“GoodShort-Movies&Stream TV”的App上线,其发行商就是发布了GoodNovel、GoodFM、BueNovela、MegaNovel等多款小说App的网文出海头部企业新阅时代。智象出海了解到,新阅时代在2021年时年收入就已高达千万,重点布局欧美和西语区网文市场。

头部App海外月入600万刀,厂商争抢入局

观察这一波出海微短剧App背后的发行商,可以发现它们都在网文出海方面有着深厚的积淀。 

ReelShort背后的厂商是中文在线,中文在线旗下剧情互动手游《Chapters: Interactive Stories》,将小说以对话形式展开,让玩家在一些节点做出自己的选择,影响剧情走向。《Chapters》一度引发了剧情互动手游的热潮,后来者有Pocket Gem的《Episode-Choose Your Story》和Pixelberry的《Choices: Stories You Play》,Pocket Gem后来收到了腾讯超一亿美金的投资,Pixelberry则被韩国游戏巨头Nexon收购。 

FlexTV则是位于广州市海珠区的安悦网络推出的。2018年安悦便已开始带着娱乐App、工具App走向海外市场,旗下海外网文阅读App覆盖10个语种,累积用户1000万。招聘平台显示,近期安悦放出了短剧剪辑、短剧PM监制等职位招聘信息。 

从内容来看,出海微短剧的剧情大体延续了出海网文的核心要素,按照地区划分,欧美往往是狼人、吸血鬼、豪门等题材,东南亚则偏向于婆媳关系、虐恋等家庭伦理剧情,南美则会出现背叛、黑帮等内容,但类似先婚后爱、豪门恩怨这样的剧情,是具有普适性的。 

一位ReelShort的粉丝在AppStore留言表示:“我在其他应用程序上读过的一些网文,现在变成了短片,这很好。”这或许意味着精品网文IP的剧改也会有前景。 

Alex表示,尽管有相关的内容沉淀,但要将一部数十万字的网文改编成一集不到2分钟、一部五六十集的微短剧剧本,仍然需要花费巨大的精力,“2分钟之内,你要快速在开头吸引用户眼球,又要保证情节完整,能够展现足够的信息量。在末尾还要留下悬念,让用户想要接着看下一集,另外还要考虑剧情的连续性,怎么埋下伏笔,怎么把坑填上,都要有很强的把控力。” 

另外,对于中文在线来说,《Chapters: Interactive Stories》和ReelShort的差异更大,前者是用户掌控剧情走向的互动类游戏,年龄段集中在17-22岁之间,而ReelShort只是单向输出影视内容,不会有互动,平均用户年龄要偏大一些。 

在这之前,短剧出现在快手海外版Kwai,以及长视频平台爱奇艺、优酷、腾讯上,当然,TikTok、YouTube Shorts上也有一些内容账号做尝试。 

国内短剧鼻祖快手,在2019年8月时快手就上线了“快手小剧场”入口,正式布局短剧业务。2021年,快手在其海外版Kwai上引入了微短剧品牌Telekwai,并在其主要市场拉美,其中的西班牙语国家阿根廷、哥伦比亚、墨西哥等进行尝试。 

直到2022年4月,Telekwai才被引入官方语言是葡萄牙语的巴西。在Telekwai上线巴西的短短3个月里,就已经有了180多个短剧账号,创造了30亿浏览量。Kwai在2022年8月底在巴西上线的18集微短剧《Poliana Moça》,在倒数第二集还采取了互动的方法,邀请用户投票来决定大结局的剧情走向。 

在文化、审美等与国内较为相像的东南亚市场,爱奇艺、优酷、腾讯等中国长视频平台也尝试起了短剧内容。在2021年底,腾讯视频推出了业内首个微短剧品牌“十分剧场”,随后爱奇艺、优酷、芒果TV等也成立了自己的微短剧品牌,并逐步将微短剧频道搬到了国际版App上。但相较于短视频平台,长视频平台上的短剧,仍显较长,一集大约7-12分钟。 

制作成本30w美金,AI翻译国产剧跑马圈地

国内市场的微短剧盈利方式较为完善,大概有版权分销、平台分账、会员付费、品牌商务、电商带货这5种。数据显示,截止2023年6月30日,短剧在中国每天产生的收入已经接近1亿人民币。 

但在海外,短剧的商业化路径不太明晰。ReelShort、FlexTV、GoodShort采取了充值后单集解锁的付费方式,ReelShort还尝试了观看广告获得应用货币从而免费解锁内容,GoodShort则尝试了订阅制,从99.99美金到399.99美金不等。 

尽管Kwai、ReelShort也有和合作伙伴分账,但在TikTok、YouTube Shorts等社交媒体上发布微短剧的账号,既不能获取平台分账,也不能在应用内实现闭环付费,往往需要导流到网站上再引导付费。Alex表示,TikTok上目前还没有小程序,如果能够像抖音一样有小程序的话,微短剧变现就会很丝滑,否则都是长路径。 

快手娱乐剧情业务中心负责人于轲曾在一篇报道中透露,目前快手微短剧制作成本不会超过百万。2分钟一集,共25到30集,对应的也就是50分钟到60分钟。平均下来大概是2万块钱一分钟,制作成本已经算偏高的了。 

短剧出海从业者Richer则指出,目前在海外拍一部短剧至少要15万美金,早期一部精品剧的制作成本要30万美金,并且只有约10%的爆率。这就给短剧出海厂商带来了不小的经济压力。 

Richer所在的短剧出海App团队,早期都是用自己的剧本,雇佣海外影视制作公司去拍摄微短剧,单部剧集的成本偏高,从市场回收和投放的角度不划算。后来他们就精选了部分剧本,这些精品剧会由海外合作伙伴拍摄,同时启用了大量的国内内容,用字幕翻译的形式,充实App内容,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不过,据智象出海观察,想要在海外找到合适的拍摄团队非常困难。Richer透露,他们尝试了在国内找到外国人去拍摄短剧,“交流起来他们更容易理解,在国内也更好把握拍摄进度和质量,这些国内的外国演员成本比中国演员成本要稍微高一些,但还是会比在美国制作低很多。” 

“这样我们的内容成本就降低了不少,我们也发现海外的受众他们也能接受华人脸的短剧,”Richer表示,“但留存和持续的付费并没有欧美面孔的精品剧效果好。如果持续地去做华人内容,会固化内容平台的调性,因此未来我们还是会更偏向于生产本土化内容,采用欧美演员阵容。” 

目前海外微短剧数量较少,用户还处于“给什么看什么”的阶段,为了快速翻译短剧内容,跑马圈地,厂商们便采用了AI机翻+人工的方法,把大量国内短剧翻译好字幕送到海外用户面前。甚至有厂商雇佣几百个实习生,对台词进行人工标注,然后再翻译。 

面对这个全新的增量市场,已出现了不少AI翻译服务商。招鲤科技就是其中之一,其AI翻译语种涵盖多个小语种,目前已经服务了数百短剧公司和爱好者。招鲤科技VP悟空表示:“我们和部分客户做过一些测试,大部分微短剧其实不需要更高成本的人工标注,只要简单纠错即可,因为即便是直接机翻,发布到海外社媒平台上的自流量也很好,这个场景就好像就中国人听老外说中文一样,他说的不一定对,但你是能理解的,所以不太影响流量。” 

但在具体实施上,想要用AI高质量的为短剧出海服务,这里还是面临巨大挑战的。 

悟空指出,现阶段如果想用AI来助力短剧出海的话,其实首要面对的就是效率问题,前期的算法模型的选择,训练,优化,算力资源是否充足,都直接影响效率,如果处理达到一定量级,这部分的投入是避免不了的,而且是相对较高的。对算法模型的优化,更是持续性的投入。

另外大部分的厂商采买的短剧都是压制后的视频,上面有大量的中文字幕,这里面需要擦除中文字幕,然后替换成目标国家语言字幕,如果不能擦除字幕,可能会影响用户观感,也有让用户有明显感知到是二创视频。这部分处理对服务器的需求也是极大的。我们的客户在处理同时还会对画质、尺寸等等有更多的要求,这些都需要大量的算力作为支撑。 

其次是本地化的质量,虽然说现阶段很多剧不需要大量的标注,但是从长期来看,高质量的内容才是可持续的,所以针对短剧更适配的翻译引擎也是刚需。这里面其实就需要大量的标注,因为短剧的语境要求比较高,背景带入比较强,简单直译效果就会比较差,所以招鲤科技有部分客户都要单独标注。这部分的成本也被拉上去了,同样的处理效率也会被拉下来。 

智象出海观察道,大部分搬运国内微短剧到海外的厂商,只是做了简单的字幕翻译,并没有配音。因为人工配音的成本很高,而AI很难识别短剧中人物的音色和音调,悟空讲到,“短剧里通常有很多很微妙的语气,比如委屈巴巴的声音,又哭又笑的声音,AI很难理解。”虽然这部分目前来看,是有难度的,但是对这部分的投入是必须的,只有从多方面解决短剧出海的问题,才能从根本上让AI给短剧最大的助力。 

也有一些厂商将AI应用在微短剧剧本的写作上,但尽管AI可以实现快速搭建文本框架、起好主角名字等,但受限于技术,一些AI模型在写作内容变长后,就会失去控制,并且生成的内容往往会显得有些机械。

详情请点击 详情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