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家北京出海厂商,竟有这么多「隐形」大佬

报道 8个月前 (10-10)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游戏新知(ID:youxixinzhi)

声明 | 本文不含商业合作

作者 | 落日飞车

57家北京出海厂商,竟有这么多「隐形」大佬

北京游戏公司的出海历史应该是最悠久的。

当年完美世界作为首批出海的中国厂商,海外收入曾连续五年位居全国第一。其自研的《完美世界国际版》被日本以20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版权,登陆越南成为当地第一网游,在美国也有200万注册玩家。另一家北京厂商目标软件与完美世界为同一时代的弄潮儿,旗下《傲世三国》是第一款在美国E3上正式展出的中国游戏。

等到页游、手游时代,海外市场涌现的新星就更多了,智明星通、FunPlus、猎豹移动、壳木游戏……都是当时的出海翘楚。数年的熏陶与耕耘,使得北京厂商在SLG、棋牌、超休闲、混合休闲出海等领域构筑起了强大的优势壁垒。

不同于广深的游戏厂商出海纯属被动到主动的过程,北京专门从事海外业务的游戏团队就有很多。不过它们的风格总体比较低调,鲜少接受采访,也较少公开露面。只不过第三方机构的出海榜单让其中部分厂商时刻被关注着。

而游戏新知在盘点北京出海厂商的过程中,也对这片区域的「隐形大佬们」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SLG大佬有点多

早在第一波手游出海潮中,北京厂商就给人留下了SLG出海很厉害的印象。

以FunPlus、壳木游戏、龙创悦动、江娱互动、智明星通为首的北京SLG大佬,是中国发行商出海收入榜TOP30的常客,且它们的主要市场在欧美和日韩。

当无数老牌出海厂商海外业务大幅缩减、纷纷掉队之时,FunPlus是个例外。它很早就在做海外发行,涉足过MOBA、模拟经营、飞行射击等品类,直到2016年一款《阿瓦隆之王》的大爆,才确定了SLG方向,而后连续几年都做出了SLG爆款。其中,上线超过6年的《阿瓦隆之王》《火器文明》每年仍能贡献数亿营收,2019年推出的《State of Survival》则直接把公司推到了出海榜TOP3的位置。

虽然稳坐SLG出海第一梯队,FunPlus并不安于现状。最近几年,它在SLG的品类融合和题材方面做了许多尝试,陆续上架了SLG+三消《Call of Antia》、SLG+弹射射击《Stormshot》、SLG+RPG《Demon Slayer: Hunt》《World of Dragons》《Fading Earth》等创新玩法,近半年更是动作频频,测试了科幻(如《Project Entropy》)、魔法(如《Shadow Reaper》)、海盗(如《Sharpstrike》)等不同题材的SLG。

57家北京出海厂商,竟有这么多「隐形」大佬
《Project Entropy》:App Store显示预计于2024年1月2日推出

壳木游戏(Camel Games)专注SLG领域还要早于FunPlus。从2011年推出战争SLG《Little Empire》开始,公司正式进军海外SLG赛道。当前营收主力为2018年推出的末日丧尸SLG《Age of Origins》及2016年推出的魔幻SLG《War and Order》,它们常年位列Data.ai「中国手游出海收入30强」。前者上线超过4年,依然保持流水增长的趋势,今年上半年月均流水达3500万美元,后者今年是上线的第8年,月均流水仍稳定在1300万美元。

按照当前海外的流行趋势,壳木游戏也准备利用「SLG+」达到扩圈目的。明年它计划推出两款融合模拟经营玩法的SLG,分别是《Dreamland》(科幻题材)和《代号LOA》(文明题材)。其中《Dreamland》的目标用户为35以上的白人男子,这个群体据称是全球付费能力最强的玩家。

龙创悦动(IM30)的发展历程可分为两个时代:2015年推出的《丧尸之战(Last Empire: War Z)》在调优半年后意外获得成功,冲到了美国iOS畅销榜TOP30,而此前公司已有两款SLG接连失利;等到2018年推出《守望黎明(Last Shelter: Survival)》《泰拉贝尔(Rise of Empires)》,收获了更为巨大的成功,公司自此进入「守望黎明」时代。去年两款产品还分别创造了近16亿元的营收,2021年发行的《七号堡垒(Last Fortress: Underground)》紧随其后,贡献了超过12亿元的营收。

江娱互动(RiverGame)凭借着超休闲SLG的差异化打法,成为了2020年、2021年中国出海榜单上的一匹黑马。一款融合了「Merge(合并)」玩法的SLG《口袋奇兵》,单月流水破2亿,把公司送上了30亿年营收俱乐部。近期公司在海外上架了一款冒险RPG《TopHeroes(曾用名:TopWarriors)》,主要玩法为探索+养成,但从操作到内容上都做了极大简化,向着超休闲游戏靠拢。

57家北京出海厂商,竟有这么多「隐形」大佬
《TopHeroes》

相比之下,曾经的「SLG出海第一家」智明星通则有些星光黯淡,核心人员流失严重,最近几年还把此前投资的游戏资产(沐瞳科技、江娱互动)一一卖出去。不过,在多年未有新爆款推出的情况下,它如今仍能保住出海榜30强的位置,实属不易。过去其营收主要来自战争SLG《列王的纷争》,2021年推出丧尸SLG《The Walking Dead: Survivors》才有了新的核心收入来源。后者改编自美国知名IP《行尸走肉》,去年贡献了7亿流水,今年上半年月均流水超过5000万元。

有这几位出海大佬坐镇,北京聚集了不少优秀的SLG人才。或许是基于此,这里的SLG创业氛围也比较浓郁,一些明星团队从老牌厂商出走创办公司,有的甚至成为了新晋的SLG大佬,令人不由产生一种「新老交替」的感觉。

最典型的是「智明星通系」。龙创悦动的创始人、江娱互动的创始人都曾是智明星通的核心成员,两人在创业初期都拿到过老东家的投资。

智明星通另一位创始人谢贤林于2020年辞职,创办了北京元趣娱乐,后者致力于中国游戏IP出海全球化,已发行SLG有海岛题材《TopWar(口袋战争)》(全球下载量破亿)、火星题材《Build Master》(下载量超500万)、丧尸题材《LastWar: Survival》等,同时专注SLG领域的投资,投资的公司就有龙创悦动和江娱互动。

值得一提的是,谢贤林还投资了一家叫北京元点互动的公司,后者在研欧美卡通项目,大概率也是SLG,其创始人叫郑泽,据说是《守望黎明》前制作人,脉脉有用户称FunPlus之前就想把郑泽从龙创悦动挖过来。

北京原力棱镜(Volcano Force)的创始人万毅也在智明星通待过。2012年,智明星通为了换取职工服务,曾将少量股权转让给万毅,当时还与其共同设立一家叫智明互动的子公司。万毅于2017年离职创办原力棱镜,旗下运营有一款《兵人大战》的SLG,自2016年上线以来曾登上30多个市场的iOS畅销榜TOP10,另有一款海岛生存MMO《迷失蔚蓝》和一款据说是「兵人大战2」的产品《Army Men Defense/Warfare》也值得关注。

57家北京出海厂商,竟有这么多「隐形」大佬
《迷失蔚蓝》

再有智明星通前技术总监舒圣林持股20%的乐橙创娱也是一家创业公司,公司简介称要聚集欧美中重度休闲及策略类游戏,他们的标杆和目标是估值100亿美元休闲游戏巨头Playrix。

从FunPlus出走的核心亦有不少。被报道最多的应该是获得三七互娱和点点互动投资的羯磨科技。其创始人刘宇宁、高健为FunPlus前制作人、前运营负责人,公司旗下产品包括三消+SLG《Rolling Knight》《The Matching Dead》、三消+RPG《Myth Wars & Puzzles》,成立第二年三款产品即年流水破2亿。近期公司又在海外上线了一款欧美卡通风格的丧尸题材三消+SLG《Breaking Dead:Puzzles vs Zombs》。

57家北京出海厂商,竟有这么多「隐形」大佬
《Breaking Dead:Puzzles vs Zombs》

同样是做SLG,也有一些创业团队选择去没有那么「卷」的市场。例如一席互娱和龙日科技,都专注于中东市场。

一席互娱(Joybox)的创始人为王巍岩,早年曾在搜狐畅游、联众游戏任职,2015年与龙腾简合创始人马志军联合创立了一家中东出海公司MENA Mobile,后来又离职自己创办了一席互娱。公司当前已上线一款写实风SLG《Destiny of Armor》,游戏在埃及、阿联酋(MENA地区)取得过iOS免费榜、畅销榜TOP100的成绩。

龙日科技(WafaGames)的CEO龚晓思并非业内人士,过往在多个国际化组织担任重要成员或代言人的角色,仅仅是出于喜欢游戏才开始创业。团队虽小,但首位制作人便是中东最大游戏公司FalafelGames的联合创始人,CTO则是完美世界的初创人员。旗下产品为一款历史SLG《Swords of Glory》,已登陆中东市场。

休闲赛道的「掘金人」

在大众看来,做休闲游戏很难建立自己的竞争壁垒,因为它们大多生命周期短暂、同质化严重、没多久就得进行更新迭代。但在海外,北京厂商正慢慢刷新人们对这一品类的认识。

点点互动、海彼和柠檬微趣是少有的凭借休闲品类跻身出海榜TOP30的厂商。

点点互动的初创团队出自FunPlus模拟经营项目《Family Farm》,当年被独立拆分出来卖给了上市公司世纪华通。它是做模拟经营游戏起家的,最近两年在海外不断发力,去年收入同比增长了41%,今年上半年保持增长态势,而这主要得益于它在题材多元化和品类融合上找到了窍门。

其中,模拟经营游戏《Family Farm Adventure(菲菲大冒险)》通过加强叙事从而有了长线竞争力,还在买量素材方面做文章,多以狗血的家庭伦理剧情吸人眼球。新上线的两款冰雪生存题材游戏《Whiteout Survival(寒霜启示录)》和《Frozen City(冰封时代)》也都是「模拟经营+」逻辑下的产物,只不过前者更偏向重度SLG,后者则在多元玩法上做了轻度化处理。另有《Idle Mafia》《飞龙岛历险记》也贡献了不错的营收,同样是吃到了品类融合/副玩法的红利。

57家北京出海厂商,竟有这么多「隐形」大佬
《Whiteout Survival》

海彼(Habby)是近年来表现非常亮眼的出海黑马,成立至今才五年时间,已经在中国厂商出海收入榜TOP15占有一席之地。这家公司一直定位在中度休闲领域,当年以一款《弓箭传说》被业内熟知,游戏的成功也让大家看到了混合休闲的更多可能性。而早早就走通了IAP+IAA混合变现模式的海彼,之后又逐步摸索出一套「休闲+Roguelike」的思路,《弹壳特攻队(Survivor!.io)》《砰砰法师》《SSSnaker》相继走红,其中《弹壳特攻队》自上线以来长期位居美国、韩国畅销榜TOP60。

值得一提的是,还有一家叫九鼎无双的北京厂商在混合休闲领域也展现了比较厉害的变现能力。旗下一款《Art of War》将传统的策略玩法变成了入门级玩法,成功给SLG打上了「休闲游戏」的标签,截至今日,它在Google Play单平台下载量就突破了5000万次,当前仍是九鼎无双最赚钱的产品。

柠檬微趣(Microfun)近两年把目光转向海外,并从三消转向了合成、模拟经营玩法,得益于以往在消除游戏品类积累的经验,它的探索也比较顺利。旗下《Gossip Harbor》在合成玩法的基础上加入了订单系统和剧情内容,一度做到了2022年流水第二高的Merge-2游戏(即合成游戏中的细分玩法:二合一),另外几款合成游戏《Merge County》(含模拟经营元素)、《Seaside Escape: Merge & Story》(同样有订单系统和剧情内容)、《Merge Fables》的年营收也都超过千万美元。

57家北京出海厂商,竟有这么多「隐形」大佬
《Gossip Harbor》

关于品类融合,贝塔科技和天龙互娱也有所得。

贝塔科技其实一开始只是一家做应用出海的互联网公司,公司成立第六年才决定转型做游戏出海。当时对于这个毫无游戏基因的团队来说,休闲赛道无疑是最佳选择,而公司在尝试了字谜、动作、跑酷等十几个细分品类后,终于在2018年有了一款小爆产品,即字谜游戏《Word Crossy》。

然而之后两年公司再无爆款接力,期间团队把休闲游戏、市面上热门的玩法试了又试,甚至从轻度游戏向中度游戏靠拢,都不尽如人意,直到2020年推出了一款装修+消除玩法(非常规三消玩法,而是纸牌接龙形式)的游戏《Solitaire Home Design》才有所转变,后者在去年从美国iOS畅销榜1000多名的位置稳步上升至100左右,截至目前仍是公司的营收主力。

天龙互娱通过在医院题材模拟经营游戏中加入ASMR副玩法,并搭配挤痘痘、采耳、丧尸化妆等猎奇的买量素材,在吸量上颇有奇效。自应用副玩法买量后,旗下多款医院模拟经营+ASMR游戏在海外的排名有了很大的提升。以美国市场为例,天龙互娱的《Happy Hospital:ASMR Doctor》闯入畅销榜前200后,排名一路攀升,近期在100名左右徘徊。

57家北京出海厂商,竟有这么多「隐形」大佬
《Happy Hospital:ASMR Doctor》

以上这些都是不走寻常路的游戏公司,除此之外,北京厂商在传统的休闲游戏领域也有比较突出的表现。

首先北京有不少棋牌出海的佼佼者,它们把棋牌游戏(特指博彩类)成功带到了欧美市场,从而占据了一席之地。在这个领域,可以说北京厂商拥有绝对的领先优势。代表公司包括创智优品、蜂鸟于飞、智胜新格、新创娱游、大鱼竞技、北京红桃尖、魔币科技、博乐科技(已被韩国公司收购)、明途真(已被韩国公司收购)等。

有趣的是,其中部分厂商在棋牌出海有所斩获后,也曾试过拓展其他品类,但都没有成功,最后又回归自己擅长的棋牌领域了。

涂鸦移动、红海无限、猎豹移动、乐信圣文、掌游天下、游道易、索斯亦思特、兵驰网络、优目科技、王牌互娱、7k7k过往则比较专注常规的休闲游戏(尤其是超休闲游戏)。它们之中也有不少产品或是覆盖数千万乃至上亿的用户,或是做到了过亿元的流水。

例如乐信圣文的填色游戏《Paint By Number》曾连续3月位居中国出海手游下载榜TOP30,Google Play下载量破亿;索斯亦思特的休闲音游《Dream Piano》海外双平台下载突破9000万;兵驰网络发行的跳一跳游戏《Tofu Girl》在Google Play一个渠道也有上千万的下载量;王牌互娱的休闲塔防《D-MEN》历时3个月的推广实现全球流水过亿,并拿下十多个市场的畅销榜TOP5。

而或许是因为北京有休闲游戏的基因,又或许是因为休闲游戏相较于二次元、射击、MMO,技术门槛没有那么高,研发周期也比较短,它成为了许多创业者的首选。往北京的创业团队中随便一指,有可能就是一支做休闲游戏的团队。

欢乐扬帆、天天玩家、快海智投、科维智娱、乐易互娱都是成立2~3年的公司。

其中,欢乐扬帆主要成员来自猎豹移动,公司此前推出的打僵尸游戏《Mow Zombies》在海外拥有百万DAU,下载量超过500万次,另一款僵尸题材Roguelike弹幕射击游戏《Zombie Waves》于去年上线,在调优半年后流水突破千万。科维智娱既做休闲游戏也做社交游戏,当前已上线消除游戏《Zumma Blast: Shoot Marble》(类似《祖玛》的消除玩法)、三消+《Castle Crush》、棋牌类游戏《Buraco Bacana》等产品。乐易互娱也是一家专注海外休闲游戏研发和发行的初创公司,旗下一款文字类游戏《Word Crossy》据称全球下载量接近1亿,月流水破千万。

另有两个创业团队由于特殊的出身背景也受到小范围的关注,分别为鲸甲科技和Starscape。

鲸甲科技(Playorcas)原为贝塔科技旗下工作室。据介绍,团队于2021年年底注册新公司独立运营,主做海外休闲游戏品类,包括3D体育竞技类、2D模拟经营类、三消类。目前上线产品包括台球游戏《Infinity 8 Ball》(下载量500万+)、网球游戏《Extrem Tennis》(下载量10万+)、合成游戏《Panthia》,以及一款卖给了Zynga的运动游戏《Golf Rival》(下载量1000万+)。

FunPlus前商务副总裁濮冠楠去年在老东家的支持下创立了Starscape(北京旁客科技),在此之前他的团队已在FunPlus内部孵化长达两年的时间,据介绍,他们从2020年开始专注直播互动游戏,去年在Steam平台上线了直播产品Pwnk,提供大型互动式沉浸式云游戏,之后公司在抖音推出一款弹幕互动游戏《萌宠宠之战》,并做到了抖音对战类的头部产品,据说月流水破亿。

出海大潮中的突围与求变

还有一些北京厂商在SLG、休闲游戏之外的赛道找到了突围的机会。

有爱互娱(C4games)以一款放置RPG《放置少女》在日本市场站稳了脚跟,游戏上线超过六年,近一年大部分时间都保持在日本iOS游戏畅销榜TOP40。出色的海外业务也吸引了字节跳动,后者于2021年4月完成对有爱互娱的全资收购。

乐元素、枫悦互动的女性向手游在海外亦有不错的表现。

前者自研的偶像养成3D Live音游《偶像梦幻祭!!Music》常年位列中国出海手游收入榜TOP30。游戏于2020年3月登陆日本这个全球最大的音游市场,随后开启强势吸金之路,不仅打破了日本手游市场的坚实壁垒(成为继《荒野行动》《原神》之后第三款登顶日本iOS游戏畅销榜的国产手游),还是全球收入最高的音游,不到两年总收入就突破了3亿美元。

后者专注于女性向AVG游戏,整个团队由作家、研发、美术和产品组成。公司于2017年在海外推出了一款叙事互动类游戏《Chapters: Interactive Stories》,内置上百部「玛丽苏」视觉小说,以此推动游戏剧情走向。某种程度上,它更像一个能够提供沉浸式体验的互动阅读平台。这是一款长线的内购变现的产品,在欧美市场很受欢迎,一度攀升到美国畅销榜TOP10,MAU过百万,年流水过亿。官方表示,从收入维度看,《Chapters》是女性向叙事类产品的NO.1。

57家北京出海厂商,竟有这么多「隐形」大佬
《Chapters: Interactive Stories》

枫悦互动隶属于中文在线旗下的Crazy Maple。今年4月,为鼓励Crazy Maple独立经营发展,中文在线进行了改组,将对Crazy Maple的表决权从50.90%调整为47.81%,主导权转交给了游戏管理团队,变更完成后,Crazy Maple将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紫龙的战棋RPG在国内几乎可以说是无敌的存在,因为仅有的敌手也可能已经被它收入囊中,而在以日韩为主的海外市场,它也颇有收获。紫龙成立于2015年,产量不高,却屡有爆款,在它快速崛起的路上,海外市场功不可没。

公司至少从2017年就开始出海,最早是带着代理的国风卡牌《封神召唤师》闯荡中国港澳台和东南亚,在当时进入过畅销榜TOP10,后来又把自研的二次元战棋《梦幻模拟战》成功推广到美国、日本、韩国等市场。不俗的海外发行能力受到网易、简悦、完美世界等大厂的青睐,它们也把产品(某个市场)交给了紫龙代理。

去年年底,紫龙推出了一款战棋RPG《Archeland》,游戏在韩国市场的表现还算可以,在畅销榜TOP10待了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两个月保持在前50名。今年6月,《Archeland》登陆了日本地区,成绩最好时到过畅销榜第七名。

而以字节跳动、乐游方舟、绿洲游戏/幻想悦游为代表的厂商,要么规模庞大、资金雄厚,要么具有一定的出海资历,它们涉足的品类就比较多了。

字节跳动自去年开始加快海外的产品布局,陆续上线或测试了SLG《Land of Empires: Immortal》、《花亦山心之月》的海外版本、卡牌对战游戏《MARVEL SNAP》、科幻生存游戏《星球:重启》、末世生存游戏《Mission EVO》、「龙与地下城」题材的CRPG《Dragonheir: Silent Gods(龙息:神迹)》等产品(收购来的上海沐瞳、有爱互娱也对部分游戏进行了测试)。

其中,《MARVEL SNAP》成为了公司最大的王牌,据SensorTower,近一年贡献了将近40%的游戏营收。《星球:重启》则打入了中国港澳台、日本等市场的iOS畅销榜前50。《Dragonheir: Silent Gods》近期拿下了日韩、泰国、德国、中国港澳台、美国等28个市场的下载榜TOP10,以及77个市场的畅销榜TOP100。

57家北京出海厂商,竟有这么多「隐形」大佬
《Dragonheir: Silent Gods》

乐游方舟(GameArk)是昆仑万维旗下的全球移动游戏平台,旗下游戏涵盖MMO、ARPG、SLG品类,近年来在尝试孵化二次元、休闲益智等新品类。乐游方舟在2021年推出了一款自研MMORPG《The Legend of Neverland(圣境之塔)》,游戏已上线中国港澳台、欧美、日韩等市场,单日最高流水突破20万美元,目前仍是公司的营收主力。

绿洲游戏(Oasis Games)为幻想悦游旗下游戏发行品牌,公司最早是做主机游戏出海,把《鲤》《像素大作战》等国产主机游戏发行到欧美地区,接着又与国内厂商联合在海外推出了《神曲》《弹弹堂》《傲剑》等页游的海外版,之后转型做起了手游出海,尝试过卡牌、RPG、SLG、模拟养成、动作冒险、休闲益智等品类,发行的产品包括《死神:不朽灵魂》、《一拳超人:英雄之路》、《乇亍乇亍魔王の異世界冒險錄》、《Refantasia: Charm and Conquer》等。前段时间打入美国畅销榜TOP100的新游戏《Isekai:Slow Life》(模拟经营+RPG)也疑似归属于绿洲游戏旗下。

受外部环境的影响,稍有余力的厂商都必须去争夺海外市场,而在巨头涌入、大中小厂商竞相出海的趋势下,海外市场还有什么机遇——这个问题越来越难琢磨。为了追赶上时代的浪潮,更多北京厂商选择走出自己的舒适区。

华清飞扬早年十分擅长挖掘军事题材的产品,其研发的模拟海战类游戏《战舰帝国》、二战题材手游《Warship Saga》等产品都有过不错的出海成绩,其中《战舰帝国》在日本颇受欢迎,上线三年月均流水仍有3000万元。2021年华清飞扬突然扭转了产品方向,在海外推出了一款二次元放置游戏《龙与少女的交响曲》,后者一举取代《战舰帝国》成为公司新的拳头产品,去年继续推出同类型的《Idle Huntress: Dragon Realm》,本作为公司当前在海外最赚钱的手游之一。

奇酷工场曾被业内称为「人均GDP最高的公司」。公司成立于2014年,过去一直做卡牌和SLG发行,并专注于日本市场,截至2019年,仅发行了4款游戏就做到了15亿的总流水,而当时团队只有20多人的规模。在沉寂了一两年后,奇酷工场带着首款自研产品重新回到大众面前(没错这家公司转型自研自发)——去年它在日本推出了《龙与少女猎人》,游戏融合了卡牌、Roguelike、挂机等元素,上线不久就来到了日本下载榜第一。

老牌MMO大厂搜狐畅游向来被吐槽吃老本,今年也一反常态,在海外发布了10多款游戏的包体,从包体的信息可以看出,它在尝试MMO之外的陌生品类。例如6月份上架的《Chest Master》的玩法类似《疯狂骑士团》,同月上架的《OvalOdyssey》的玩法估计参考了《吸血鬼幸存者》,9月份上架的《Rragon Rider》是一个沙盒玩法。

掌趣科技以往的出海产品大多是内销转出口,而在2021年的亏损达到12亿元,公司随即宣布调整组织架构,聚焦突破SLG产品。目前已经在海外上线了一款黑帮题材SLG《City of Crime: Gang Wars》,另有两款产品《The Last Rafts》(融合模拟经营元素的海上漂流题材SLG)、《The Last Ark》(加入放置卡牌玩法的海难题材SLG)悄悄进行了测试。

攸乐科技(TOPJOY)由玩蟹科技创始人叶凯于2017年创立,两年后获得了腾讯投资(腾讯为第一大股东)。公司此前主要面向国内市场,专注卡牌和IP手游研发,如今也把目光放到了海外市场。

去年它在海外上线了欧美风SLG《Empire’s Calling: Kings War》、末日题材生存放置手游《Rapacity》,今年推出了三国SLG《乱世逐鹿》的海外版本、卡牌冒险游戏《Bunnyverse》。其自研的《街霸:对决》海外版本也在年初上线,由索尼旗下Crunchyroll负责发行,据了解首月流水过亿。

再如前文提到的休闲游戏厂商,最近几年已经有不少因为在海外「卷」不过别人而掉队了。业务大幅萎缩之际,它们也在寻找其他出路。像兵驰网络就借助了TikTok等社交平台「病毒式」的传播能力,带动旗下产品下载量实现大飞跃。打造过《钢琴块2》《滚动的天空》等全球爆款的超休闲王者猎豹移动貌似转型去搞AI了,至于涂鸦移动,去年频繁推出健身、睡眠跟踪、烹饪食谱APP,休闲游戏反而没有几款,今年数量才又多了起来。

结语

北京的游戏产业,常常被当地从业者吐槽研发技术停滞不前,但在海外,我们却不得不承认,它是一位非常值得重视的强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