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快一年,蜗牛游戏在海外做得怎样了

报道 8个月前 (10-16)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游戏新知(ID:youxixinzhi)

题图 | 《ARK 2》

声明 | 本文不含商业合作

作者 | 落日飞车

上市快一年,蜗牛游戏在海外做得怎样了

注:苏州蜗牛指苏州蜗牛数字,蜗牛游戏指美国蜗牛。

蜗牛游戏(Snail Games USA)与前员工打了两年的侵权官司,没想到迎来了和解的大结局。

涉案游戏是《方舟:生存进化(Ark: Survival Evolved)》和《帝国神话》。前者由Studio Wildcard研发,蜗牛游戏于2015年底取得游戏的全球代理权。后者是蜗牛前员工的创业项目,开发团队叫安琪拉游戏(其公开的工作人员名单里,82人中有60人曾在蜗牛任职)。

2021年底,蜗牛游戏联合Studio Wildcard指控《帝国神话》涉嫌侵权《方舟:生存进化》,并将安琪拉游戏告上美国法庭。蜗牛游戏称通过多方对比,证实《帝国神话》使用了《方舟:生存进化》的源代码。之后,仅上线17天的《帝国神话》被Steam下架。

官司断断续续打了两年,终于在昨日(10月11日)有了结果:三方发表联合声明确认版权争议已经解决。根据和解协议,安琪拉游戏将向蜗牛游戏支付版权费,同时双方将合作发行《帝国神话》(预计2024年上线,包括PC和主机平台),后期还将合作推出《帝国神话》的DLC和扩展包。具体细节没有公开。

上市快一年,蜗牛游戏在海外做得怎样了
点开图片,长按可进行翻译

而这条新闻不禁又让人想起了沉寂已久的苏州蜗牛数字(以下简称苏州蜗牛)。打官司时,苏州蜗牛还是蜗牛游戏(Snail Game USA)的母公司,但就在去年,负责海外游戏业务的蜗牛游戏被独立分拆出来,于年底登陆美国纳斯达克。而大家估计已经记不清此前它经历过多少次IPO失利了。

同样在这一年,苏州蜗牛创始人石海久违地现身海外游戏峰会,称自己在中国成立的蜗牛已经发展了20多年,现在公司总部位于美国洛杉矶,主要负责MMORPG以及沙盒生存类游戏的开发与发行。

自错过了移动时代, 这家老牌大厂的路线已经不知不觉转向了主机和PC端。上年财报中,蜗牛游戏提到公司有五款主机和PC游戏在研。如今距离它上市快一年了,海外业务进展如何了?

越来越像一家欧美厂商

蜗牛游戏现在越来越像一家(端游/主机)欧美厂商。

去年公司有将近86%的营收来自PC和主机平台,今年上半年这个比例依旧保持在较高水平,达到76.2%。而这其实是因为它有超过八成营收来自代理的多平台游戏《方舟:生存进化》(以下简称《方舟》)。

这是一款相当畅销的恐龙题材沙盒生存类游戏,自2015年先后登陆PC、XboxOne、iOS/安卓等平台,所占市场份额据称在沙盒生存类游戏中位居第一。其中,非移动平台的表现尤为亮眼,截至2023年6月30日,该产品在PC和主机平台安装量超过8720万份,在Steam和Epic平台的平均DAU(日活跃用户数)接近36万,去年6月DAU峰值还曾到过110万。

上市快一年,蜗牛游戏在海外做得怎样了
《方舟:生存进化》:曾长期位列Steam畅销游戏TOP25

早牛蜗牛游戏在海外还运营着《九阴真经》端游及手游、《太极熊猫手游》等产品,也做到过上亿元的营收,但由于广告费支出较大,抵消了收入增长,导致业绩出现亏损;直到在全球发行了《方舟》,公司才扭亏为盈。

自2016年起,《方舟》的收入就遥遥领先,每年达到数亿元。随着《九阴真经》《太极熊猫》等老产品的持续力日益消退,《方舟》逐渐成为了蜗牛游戏的核心收入来源,占公司总营收的比重从2019年的80%一路攀升来到90%左右。

期间蜗牛游戏通过关联公司SDE,Inc(财报显示由石海妻子控股)将《方舟》开发商(Studio Wildcard)收入囊中、成立海外发行品牌Wandering Wizard、而后又投资和收购其他海外工作室,发展出一支专业的团队。截至2022年12月31日,全职员工达到86名,基本都在海外,其中约八成位于北美,两成位于欧洲、中东和非洲(EMEA)地区。所有员工中,大约54%从事技术和内容开发,10%负责市场营销,36%属于一般管理人员。

如今蜗牛游戏把业务重心放到了PC和主机平台,今年旗下品牌Wandering Wizard已经发行了三款Steam新作,并携着它们在9月份举行的PAX West 2023游戏展上亮相。

其中两款均于上个月发布,分别是《Survivor Mercs(EA版)》《Expedition Agartha(雅戈泰探险)》

前者是一款像素Rogue动作射击游戏,由独立工作室Wolpertinger Games研发。游戏融合了战略、战术、动作、冒险等元素。玩家扮演一支精英雇佣兵小队的指挥官,带领团队对抗一家巨头公司的私有机器人大军。指挥官在创建时会被随机附加一组属性(例如「色盲+自大+卧底」「聋哑+贪婪+单兵」的组合),每一名雇佣兵也有自己独特的武器装备和战斗方式,这都给任务带来了一定的不可预测性。

上市快一年,蜗牛游戏在海外做得怎样了
上市快一年,蜗牛游戏在海外做得怎样了
《Survivor Mercs》

后者由Matrioshka Games负责研发,是一款中世纪题材寻宝生存游戏,玩法体验有些类似《逃离塔科夫》和《雷霆一击》。本作采用第一人称PvPvE战斗模式,玩家可单人或与最多两个朋友组队的形式进行探险并逃出小岛。故事被设定在失落大陆的一个神秘岛屿上,游戏中,玩家可以探索古代洞穴、挖掘神话奥秘,掠夺或交易武器资源,也可以追杀其他玩家、躲避或对抗野兽和危险NPC的袭击。

上市快一年,蜗牛游戏在海外做得怎样了
《Expedition Agartha》

另一款《West Hunt(西部对决)》则是(1~4人)社交推理游戏,由NewGen负责研发,于今年3月上线。本作以美国旧西部为背景,玩家可扮演的角色有普通村民、不法之徒(隐藏在村民中,需执行附属任务才能降低恶名)、警长(需击毙不法之徒才能获胜,也可能会误杀村民)。据了解,游戏在Twitch直播观看时长超过70万小时,油管相关视频观看次数超过5000万,在TikTok也有超过2000万的播放量。

上市快一年,蜗牛游戏在海外做得怎样了
《West Hunt》

此外,公司今年还把《方舟:终极幸存者版(ARK: Ultimate Survivor Edition)》(含《方舟》游戏本体及所有DLC)、《方舟:生存大逃杀(ARK: The Survival of The Fittest)》(原为《方舟》中一个大逃杀mod,后被独立做成游戏)也带到了主机平台。

而从蜗牛游戏未来的储备也能看出,产品大多冲着PC平台而去。移动市场应该也会顺带考虑,但更倾向于做端游移植。

一款名为《Conquest of Empires 2》的战争SLG预计登陆Steam、iOS和Android平台。游戏前段时间开通了X(推特)/Facebook账号、以及Discord社区,从名称、图片猜测它很有可能出自「英雄之城」IP。2009年,苏州蜗牛推出一款战争SLG页游《英雄之城》;十年后其改编手游《英雄之城II(Conquest of Empires)》登陆移动平台(2022年8月下架),亦有不错的表现,采用1元付费下载和应用内购的形式,常年位居iOS游戏付费榜TOP20;2021年游戏又推出了Steam版本。

上市快一年,蜗牛游戏在海外做得怎样了
上市快一年,蜗牛游戏在海外做得怎样了
《Conquest of Empires 2》

一款融合建造、生存、战斗元素的开放世界游戏《Bellwright》计划于今年12月在Steam上线EA版本。游戏由Donkey Crew负责研发,该团队曾推出过生存类MMO《Last Oasis(最后的绿洲)》,后被蜗牛游戏全资收购。据部分玩家反馈,他们在《Bellwright》的试玩版Demo中看到了许多《最后的绿洲》的掉落物、建模原型。

上市快一年,蜗牛游戏在海外做得怎样了
《Bellwright》

当然最受关注的还是《方舟》IP的两款「新作」,在财报中多次被重点提及。

一款叫《ARK: Survival Ascended》,实为《方舟》的虚幻5次世代重制版,涵盖游戏本体、衍生作品,以及其他DLC扩展包和地图等内容,预计在今年10月底正式上线。它将作为独立包在PC和主机平台发售,价格为59.99美元,后续可能还会考虑添加一个全新的故事扩展包,并引入新的生物与功能。

内容计划如下:

The Island (同步推出);Survival of the Fittest: The Island & Scorched Earth map variants(同步推出);Scorched Earth (同步推出);Aberration (2023年Q4添加);Extinction (2024年Q1添加);Genesis Part 1 (2024年Q1添加);Genesis Part 2 (2024年Q2添加);所有社区创建的地图(包括Fjordur、Ragnarok、The Center、Lost Island、Valguero、 Crystal Isles)也将在2024年陆续发布;

上市快一年,蜗牛游戏在海外做得怎样了
原版和重制版对比

一款是《ARK 2》,同样采用虚幻5引擎制作,原先计划和次世代重制版捆绑销售,遭到大量玩家反对后调整为分开发售。官方于一年前发布的预告片在油管获得了574万的播放量和18万点赞,可见期待值之高。去年游戏在Xbox & Bethesda游戏展上亮相,当时宣布会在2023年发售,然而经过几轮跳票大概要推迟到2025年了。

上市快一年,蜗牛游戏在海外做得怎样了
《ARK 2》

至于手游方面,蜗牛游戏的data.ai账号显示,旗下《Dark and Light Mobile》或将于2024年1月上架iOS,这款游戏大概率是《黑暗与光明手游》的海外版本。《黑暗与光明》是一个被苏州蜗牛捂了很久的IP,它与《魔兽世界》属同一时代,2008年游戏版权落入苏州蜗牛手中,但过了八年才传出移动端的开发信息。《黑暗与光明手游》自称「方舟手游姊妹篇」,于2022年5月登陆中国大陆iOS,几乎一直居于畅销榜400名之外,后被下架。

上市快一年,蜗牛游戏在海外做得怎样了

另有一款类Rogue射击端游《Zcrew(Z字特遣队)》在去年9月发布了正式版,当时蜗牛游戏表示在筹备手游版本移植,不过目前仍没有动静。

值得一提的是,蜗牛游戏还在布局Web 3领域。它计划把区块链技术融合到新作《Project Hermes》中。后者是一款太空题材沙盒生存游戏,据称是蜗牛游戏迄今为止最野心勃勃的项目之一。

上市快一年,蜗牛游戏在海外做得怎样了
《Project Hermes》

根据加密货币平台CoinGecko近期给出的数据,全球已有超过七成的顶级视频游戏公司涉足Web 3领域,包括微软、腾讯、索尼、任天堂、EA、Take-Two、Garena等。现在一些风光不再的老牌厂商都把希望寄托在Web 3或元宇宙,蜗牛游戏做出此举也不意外。

总体看来,它的产品处于稳步推进之中。其实在被分拆上市之前,它就已经发行过多款Steam游戏(以代理为主),例如前文出现过的《黑暗与光明》《最后的绿洲》《Z字特遣队》,以及海盗题材生存游戏《ATLAS》、像素沙盒游戏《PixARK(方块方舟)》、西部题材生存游戏《Outlaws of The Old West》等。

反观苏州蜗牛,2019年之后在国内就鲜有新作推出,无怪乎江湖上有传闻称,创始人自从收购Studio Wildcard后,觉得国内团队开发不如国外团队高效,把国内研发的新项目都砍了。甚至就连五六年前宣布代理的《黑色沙漠》端游国服、《方舟》手游国服,至今也未见踪影,而《黑色沙漠》手游都有了版号且已上线(由腾讯、创梦天地联合发行),《方舟2》手游也在去年传出研发的消息。

巅峰早已过去,前路漫漫

苏州蜗牛成立于2000年,是中国最早从事3D网游研发的公司之一,当时凭借《航海世纪》《英雄之城》《帝国文明》《九阴真经》等产品,积攒了不小的名气。其中主打「MMO+沙盒」的武侠端游《九阴真经》以超前的理念,成为了众多玩家心中的白月光。

到了手游时代,苏州蜗牛一度有要稳居第3名(腾讯、网易之后)的势头,旗下《太极熊猫》系列、《九阴真经》、《天子》等人气手游能给公司创造30亿的年流水,并且那时候的月流水不像现在要扣掉很高的买量成本。

苏州蜗牛也是最早出海的那批中国厂商,2004年就把《航海世纪》推广到韩国,以15亿韩元的价格把代理权卖了出去,后面又带着《机甲世纪》《舞街区》等网游打开了日本、欧美、东南亚市场的大门。手游出海方面也有不错的成绩,连续几年核心产品都能分别贡献上千万元乃至上亿元的营收。

这家公司有过许多高光时刻,使得创始人石海多次萌生上市的念头。

据媒体报道,2006年底,苏州蜗牛就提出两年内实现纳斯达克上市,但后来石海称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该计划被搁置。之后苏州蜗牛把目光转向了国内资本市场,它在2012年、2015年、2018年三次对创业板、A股发起冲击,但要么因为长期处于亏损状态、对单一游戏依赖过大,要么就是因为产品的持续力不乐观、运营能力欠缺、研发投入与回报不成正比……IPO之路以折戟告终。

这无形之中也加剧了公司的人才流失。根据公开信息,2016~2020年,短短四年就缩编超过1800人。在这里走出来的人不少成为了业内翘楚。

例如,前蜗牛-黑金工作室负责人张御离职后,于2018年创立苏州幻塔并被完美世界全资收购,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该团队研发的《幻塔》于2021年公测后,突出的表现使其跻身完美世界的王牌产品之一。前蜗牛研发总监蒋孝黄在2010年创办苏州宝将,这是玩友时代的前身,其于2019年底赴港上市,现在已是苏州实力最强劲的游戏公司之一。网易投资的武侠开放世界游戏《燕云十六声》团队,据称也有来自蜗牛-九阴工作室的研发人员。

再有,原副总裁何一希、原技术中心高级专家冯红文、核心骨干赵月宾等也都出走创业……曾有业内调侃「苏州基本都是蜗牛出来的人」,某种程度上它也算是苏州游戏行业的「黄埔军校」。

受此影响,苏州蜗牛国内的游戏业务也停滞不前,慢慢地退居N线。许久没有新作的消息,公众号更新的内容基本是在维护老游戏IP,至于传了很多年的《九阴真经2》,每年都有小道消息传出,掀起粉丝的怀旧情怀,但至今官网仍停留在首测预约页面。现在回想起来就好像是上市企业的日常炒作。

上市快一年,蜗牛游戏在海外做得怎样了

近年来公司好像把重心放到了其他业务上,疑似设立有海外新能源汽车相关的团队,根据招聘信息,位于深圳的办公地点在招聘汽车相关岗位。不过今年4月有知乎用户称深圳团队「不发工资了」,暂未确定二者有无联系。此外2014年拓展的虚拟运营商业务「蜗牛移动」,高管在近期采访中透露公司已有1860万用户,每年能带来4亿以上的营收。

把海外游戏业务分拆,在美国上市,可以说一偿了石海十多年的夙愿,估计也是想「摆脱」国内业务,去海外寻找更多生机。而独立出来的蜗牛游戏,经过了一系列运作后,由石海夫妇控股,二人共计拥有90%以上的投票权,股权结构上已经看不出和苏州蜗牛有什么联系。

然而前路也没有很乐观。一方面,蜗牛游戏自从代理了《方舟》之后,游戏的畅销让它在海外拥有了一定的声量,但是以往出现过的一些惹人非议的操作也让不少玩家对其始终抱有戒心。它曾多次被用户质疑把「旧游戏」拿出来二次售卖,类似「把《最后的绿洲》包装成《Bellwright》」、「《ATLAS》像《方舟》的一个模组」的抱怨时有发生,此前《方舟》重制版和《ARK 2》的捆绑销售计划也存在炒冷饭的嫌疑。

上市快一年,蜗牛游戏在海外做得怎样了
上市快一年,蜗牛游戏在海外做得怎样了

另一方面,它的财报也不是很好看。首先营收从2020年开始持续下滑,今年上半年营收仅有0.23亿美元,同比下滑了46%。虽然2020~2022年连续三年都盈利了,但2022年已经到了一种十分勉强的地步,营收7440万美元,净利润只有100万美元。果不其然今年上半年由盈转亏,亏损达到840万美元(去年同期净利润为576万美元)。原因在于旗下多款老产品的销售额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新游戏发行带来的收入增长难以抵消。

上市快一年,蜗牛游戏在海外做得怎样了

回归端游、专注海外,一切看起来仿佛回到了最初的起点。而它又能否走出一片新天地,再现往昔辉煌呢?

详情请点击 详情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