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亿美元独角兽崛起背后,中国“送水人”走向全球

报道 8个月前 (11-02)
600亿美元独角兽崛起背后,中国“送水人”走向全球

2023年5月,跨境快时尚巨头SHEIN完成新一轮融资,投后估值达到660亿美金。而更早些时候,2022年4月,SHEIN估值一度达到1000亿美金。

当SHEIN由一头隐形巨兽生长为不可忽视的大象时,与之相关的生态也开始显形,其中最惹人关注的一条生态链便是物流。

中国已占据全球服饰供应链高地,以此为基础,SHEIN等跨境快时尚巨头在全球攻城略地,与之相伴的中国物流商也在海外落地生根。

SHEIN庞大的单量灌溉着它们,随着SHEIN的脚步到达中东、拉美、非洲,这些有着华人背景的物流企业,有的随之在新兴市场开疆拓土,有的则借势迅速壮大。“中东顺丰”iMile与“巴西跨境物流的拓荒者”安骏物流,就是其中的典型。

做高质量末端派送的公司,中东市场可选项并不多

“整个中东电商市场还处在欠发达阶段,疫情对中东电商的渗透率是很大的刺激,但直到现在还是很难在电商平台满意地购物。”一名生活在中东的消费者告诉品牌工厂。

国际上通常将中东和北非视为同一个市场,统称MENA 地区。据迪拜南部电子商务区发布的报告数据显示,2022年,MENA地区电商市场规模达到370亿美金(约2700亿元人民币),不到东南亚电商市场规模三分之一。

事实上,中东不差钱,互联网渗透率也不低。

中东地区有着近5亿的总人口数,人口平均年龄25岁。那里是世界主要产油带,土豪遍地,有钱人买跑车,甚至会一口气将不同色系全部收入囊中。在互联网使用方面,中东是全球数字化渗透率最高的地区之一,其中阿联酋、沙特手机普及率达到100%。另据数据分析公司 Global Web Index 研究显示,中东地区互联网用户人均拥有8.4个社交媒体账号。而在2020-2021年,中东娱乐应用增速为 387%,远超东南亚的215%。

电商发展却拖了后腿,主要原因要归咎于物流——多年来“最后一公里”迟迟难以改善。

中东地区很多街区划分模糊,更没有详细的门牌号码。消费者网购时填写地址,只能写“清真寺旁边”“紧邻家乐福超市”等模糊地址,这对派送效率和妥投率影响显而易见。

雪上加霜的是,COD是当地电商主流支付模式。这等于将商家收款压力转嫁至物流公司,如果遇上旺季退换货暴增,对物流公司的仓储、回款能力都是极大考验。

糟糕的物流也在很大程度上劝退了电商。因为收货时间长,货品寄丢,商家常被消费者投诉。疫情前,中东地区电商渗透率不到5%。

iMile创始人黄珍对此是深有体会的。创办iMile前,黄珍曾有过华为中东和阿里云中东项目的工作经验。在中东工作和生活期间,她也深刻感受到,“富可流油”的中东,本身却几乎不生产消费品,消费依赖进口。2015年,中东电商第一轮爆发之际,SHEIN就开始加码中东,2016年,SHEIN已在中东获得2亿元人民币销售额。

当看到越来越多的商品通过电商平台涌入中东,黄珍萌生出创办一家真正解决物流痛点公司的念头。2017年,中东电商经历第二轮爆发,亚马逊收购本土电商平台Souq,另一家本土电商平台Noon上线,iMile也于当年在阿联酋迪拜成立。

iMile最初定位于“中东顺丰”,做直营快递。Noon和中国跨境电商平台Club Factory是iMile早期大客户,iMile将其电商件运送至中东。经过短暂试水后,iMile将业务聚焦于“最后一公里”。

如何啃下电商快递“最后一公里”这块硬骨头?iMile的解法是通过IT技术手段提高签收率。

在距离中东5000公里外的杭州、深圳等地,iMile技术员们正在不断优化一套数字化系统。他们开发的这套数字化系统,快递员可以获取最优派送路线、预约投递时间,消费者则可以实时掌握商品物流信息。

如果派送不成功,iMile系统则会启动另一套流程:第一次派送不成功,快递员需上传凭证后重新派送;第二次不成功,快递则会进入iMile客服系统,由客服电话预约派送时间;客服预约三次后仍未成功,快递将进入“暂时未投递成功”状态,由商家联系消费者。那些很难联系上买家的快递单,可能需要派送6次才能妥投。

一名iMile人士告诉品牌工厂,目前iMile 2000多名驻办公室员工中,有300多名中方员工,半数以上中方员工是技术人员。技术开发的目的,就是尽可能简化快递员工作,提高末端派送效率。“电商客户重视签收数据,如果能帮客户提高0.1个百分点,都是实实在在的利润。”

在经历了2015、2017年两轮电商大爆发后,中东物流企业开始混战。据晚点LatePost 2023年8月报道,iMile的电商小包单量已在中东市场排名第一,且实现全面盈利。

另据品牌工厂了解,疫情期间SHEIN订单量在中东实现了爆发式增长,2022年据估算在中东实现近30亿美元销售额,而SHEIN正是iMile大客户之一。

一名中东电商从业者向品牌工厂表示,做高质量末端派送的公司,中东市场可选项并不多,在iMile之前,主要是本土综合性物流公司Aramex。中东电商快递货到付款的特殊性,对签收率要求更高,在这方面,iMile的专注在解决问题方面发挥了优势。目前除亚马逊、Noon等自建尾程物流的平台外,其他涉及中东电商业务的平台,基本都与iMile建立了合作。而iMile客户结构的变化主要取决于各电商平台自身发展,不排除未来TikTok、Temu有可能发展成与SHEIN同等单量规模。

中东电商爆发式增长,引来各路物流玩家涌入这片新世界。2021年,极兔狂奔至中东,仅用8个月,就在阿联酋和沙特起网,这让iMile感受到了压力,iMile开始从中东走出去。

而从国际物流行业格局来看,FedEx、UPS、DHL等头部物流公司都实现了全球化布局。物流跟随商流走,当SHEIN等中国跨境电商巨头的脚步已扩张至拉美、欧洲等地,他们显然更倾向于选择全球化的物流合作伙伴,而不是在各个区域分别选择物流公司。

顺势而为,2021年下半年,iMile开始在墨西哥起网。2022年,iMile进入巴西。

“在其他新兴市场,iMile和SHEIN也会有合作,但我们也会对当地市场进行考察,看市场成熟度如何,政策对跨境电商是否友好,毕竟物流是重资产投入,需要去每个国家搭建基础设施。”上述iMile人士说。

“SHEIN不是我们最早的客户,却是最重要的客户”

中东之外,巴西正成为SHEIN最重要的新兴市场之一。

2022年媒体上一直在流传一则关于SHEIN的神秘创始人许仰天的动向:新冠疫情最严重的时候,许仰天曾亲自飞去巴西考察服装供应链,并与当地一批服装供应商见面交流。

据Sensor Tower的数据,2021年,SHEIN在巴西的总下载量高达2380万次,位列时尚电商第一。据估算,2021年,SHEIN在巴西市场的收入达到4亿美元。

巴西总人口2.1亿,是拉美第一大市场,极具诱惑力。据statista数据,2021年整个拉美地区线上零售额为850亿美元,预计到2025年翻一倍。其中,巴西占比高达31%。但巴西素有“万税之国”的称号,进入门槛也高,中国做巴西跨境电商存在两个难点,货发不进去,钱出不来。其中,货发不进去,物流是一个大难关。

速卖通在巴西做了十几年,增长一直不温不火,物流不通是一个很大的原因。所以各电商平台进入巴西,都很谨慎。但随着近几年Shopee、SHEIN在巴西的频繁动作,2023年,全球电商平台纷纷加注巴西。

而解决物流问题,成为进入巴西市场的首要任务。

如果说SHEIN在中东通过iMile打通了本地尾程物流,在巴西则有安骏物流与之打配合。

“2020年,SHEIN紧跟Shopee,开始在巴西布局,2021年开始重点做巴西跨境和本对本业务。我们从2020年开始和SHEIN接触,在此之前我们的主要合作对象是速卖通,2019年,速卖通在巴西遇到一些问题,像低申报导致货物被罚扣,通过与安骏一年多的合作,速卖通的整个物流时效得到了提升。在这之前,中国到巴西的时间是30-90天,线路打通后,在巴西主要的城市中,80%的货量能够实现9-14天送达,巴西中西部的物流时间大概在14-25天。”安骏物流创始人方轲告诉品牌工厂。

对于平台而言,它们更关注产品的安全、时效以及在尾端各种异常问题处理的可触达能力。速卖通的这条线路打通后,SHEIN注意到了安骏。

“SHEIN不是我们最早的客户,但却是最重要的客户,给了我们很大的订单量的支持。”方轲说。

安骏与SHEIN刚合作时,SHEIN已经有三家服务商,一开始给过来的订单也不多,几百票,2020年跨境订单一年有几千票,SHEIN给安骏的订单量是不断增加的。在这个过程中,曾遇到过避税问题、巴西肥胖率高导致的退换件问题,SHEIN与安骏一起改良了物流模型。

从方轲的视角,能够从物流角度看到2021-2023年SHEIN的发展。方轲提到,2021年后,SHEIN的跨境订单就到了一个高峰期,2021年下半年、2022年初,SHEIN开始重点做本地,在跨境保持一定增长的同时,更多的增长其实在本地业务。

而安骏也在这个期间,与SHEIN共同成长。

2022年3月,SHEIN首先选择在巴西试点平台模式,让商家开店销售。2023年4月,SHEIN宣布计划未来几年在巴西投资7.5亿雷亚尔(约1.5亿美元),并与当地2000家服装制造商建立连接、形成供应网络。到2026年底,SHEIN巴西约85%的销售额应来自当地制造商和销售商。

从时间线能看出,SHEIN的本地业务起网非常快,需要快速地去建仓库打通供应链。在初期,SHEIN本地公司还未注册下来时,安骏通过在巴西收购的两家公司的资质,帮助SHEIN垫付了采购资金、代买仓库货架设备,包括取得一些采购的跨境清关资质,保证了SHEIN本地业务起网初期的流畅。

“SHEIN在巴西的整个拓展保持了高效率、降成本。在SHEIN进军巴西的这几年,无论是本对本业务还是跨境业务,它的物流没有亏钱,甚至是盈利的,而Shopee进到巴西第一年,物流就是亏损的。”方轲告诉品牌工厂。

执御JollyChic前几年在中东折戟的原因之一,便是自建尾程物流。物流是一个重资产,在巴西就更是重资产,无论是买车、建仓、派送还是各种加盟,这些都不容易。方轲提到,去年,安骏的车辆在巴西曾被持枪抢劫,仓库的每个环节都有丢货。在巴西自建本地物流,难度可想而知。SHEIN决定将这一揽子交出去。

“SHEIN更倾向于和物流商去一起优化它的物流方案。”方轲说。而安骏的优势除了在跨境,还有和巴西邮政的密切合作,在巴西,邮政在尾程派送方面具有极大的本地优势。

而为了贴合SHEIN的本地业务需求,2022年,安骏开始大规模地建设本地团队,着重强化运输能力和揽收能力。

2023年8月1日,巴西合规递件计划(Programa Remessa Conforme – PRC)正式生效,从海关和税务等多个方面对进口电商产品进行限制。这一政策的正式出台,倒逼着各大电商平台加速本地化,整个巴西的电商生态也在发生着巨变。而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安骏已经布局了本地电商快递,与巴西电商生态共振,将业务触角伸向本地。如今,在巴西的揽收方面,安骏拥有最完整的基础设施能力。

“目前来看,巴西本地业务无论是极兔还是安骏,所占份额都很小,加起来也不到5%,剩下的95%都是本地物流企业的。安骏的跨境物流现在是营收大头,但我们现在的重心在向本地偏移,巴西本对本业务后续将是安骏的重要增长点。”方轲说。

如今,随着电商平台涌入,整个巴西的货量在持续增加,安骏每年的订单量占去巴西整个跨境订单量的50%。在SHEIN全球扩张的同时,安骏也正成为巴西物流尖子生。

“未来安骏还是深耕于巴西和南美市场,将电商快递的业务做起来,形成整个揽收、仓储、干线运输以及派送网络,成为一个真正的巴西电商快递公司。”方轲说。

详情请点击 详情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