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in、Temu拓荒背后,中国快递业“卷”向海外

报道 3个月前 (12-06)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潮汐商业评论(ID:daily-case)

作者|潮汐商业评论

编辑|Ray

Shein、Temu拓荒背后,中国快递业“卷”向海外

在中国互联网行业,软银创始人孙正义有一个耳熟能详的“时光机理论”,意思是充分利用不同国家和行业之间发展的不平衡,在发达市场获取经验,然后利用这些经验去开发落后的市场。从发达市场到落后市场的穿越,就仿佛利用时光机穿越过去和未来。

过去多年,这一理论也被中国互联网产业所实践。以前是从美国Copy To China,现在随着中国各个产业逐渐赶上甚至达到全球领先,许多中国公司也开始走向海外,利用“时光机”,将中国成熟的模式和产品引入海外市场,一路攻城略地,并收获颇丰。

其中的代表不仅有智能汽车里的比亚迪、蔚来,也有短视频里的TikTok、Kwai以及电商行业的Temu、Shein。最近这个名单里还要再加上一些新的名字,在跨境电商平台海外拓荒的春风下,作为电商行业的下游产业和重要配套设施,多年来卷到极致的中国物流快递行业,也纷纷走向海外市场,意图在海外输出中国快递模式,获得市场机会。

抓住10-20年代差,中国快递巨头围猎海外

在全球快递行业,中国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

根据必能宝包裹运输指数(Pitney Bowes Parcel Shipping Index)显示,2022年中国共完成1100亿件快递业务量,成为全球第一大快递市场,美国以213亿件发货量位居第二,日本以91亿件成为第三名,其后则是英国、德国、印度、法国和巴西。

而国家邮政局监测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截至12月4日,我国快递年业务量首次突破1200亿件大关。

不单单是业务量大,中国快递还又快又便宜。国家邮政局调查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重点地区快递服务全程时限为57.08小时,半日达、当日达、次日达也已成为快递常规速度。在价格上,2023年一季度,国内异地快递平均单价为5.62元/件,而在美国快递价格最低为3美元(人民币约22元)起步。

在这种竞争环境下,“喂养”出了通达兔、顺丰、京东等快递巨兽。以中通为例,2022年完成业务量243.9亿件,比全球三大快递UPS、FedEx、DHL三家总和还多。除了中通,其他中国快递市场中的“幸存者”们也个个都是实力强大的“六边形战士”。

“在全球快递市场中,中国领先其他国家10-20年”,在一位快递行业的从业者看来,由于中国快递数量占据全球超过一半的份额,这种规模带来了技术、管理等全方位的优势。

当中国快递市场卷生卷死的时候,海外市场的庞大红利让整个行业眼馋。

就拿美国来说,2022年中国的快递量是美国的五倍多,但市场总价值仅有美国的80%。从单个企业的营收规模来看,中国企业的差距更大,UPS2022年营收达到1003亿美元,折合人民币7195亿元;同期,顺丰、京东物流和菜鸟实现的营收分别为2675亿、1374亿和557亿元,三家捆起来还是被UPS碾压。

毫无疑问,与其在国内卷生卷死不如到海外降维打击,面对海外“肥肉”的诱惑,中国快递企业纷纷开启了出海之路。

近期菜鸟向香港联交所正式递交招股说明书,在招股说明书中,全球化成为菜鸟力推的亮点,公布了多项跨境物流的数据,并且招股书表示未来IPO募集资金用于进一步发展国际物流能力及网络。

2013年诞生的菜鸟对于出海有着强烈的意愿。在今年6月份的全球智慧物流峰会,菜鸟集团董事长蔡崇信为菜鸟的发展指出了三条路,第一条就是全球化,立足中国根基,着眼全球市场,持续构建全球化的物流网络。

除了菜鸟之外,其他快递巨头对于海外也虎视眈眈。

资料显示,顺丰目前跨境电商包裹业务覆盖了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国际快递业务覆盖84个国家和地区,累计运营国际航线超过30条,提供包括国际标快、国际特惠、国际小包、国际重货、保税仓储、海外仓储、转运等不同类型及时效标准的进出口服务。

在出海方向上,顺丰方面曾表示优先做好东南亚新兴市场。2010年,顺丰就已经出海东南亚,在新加坡设下了第一个网点,2021年顺丰收购东南亚最大的快递公司之一嘉里物流。通过收购获得了对方成熟的本土配送网络。2022年5月,顺丰国际对东南亚网络进行了升级,国际快递时效提升至2-4天,跨境电商时效提至4-7天,最快48小时高效送达。

三通一达等其他快递巨头在出海方面也迈出了步伐。中通方面2012年成立中通国际,2017年进入柬埔寨,2018年中通与土耳其航空、太平洋航空组建合资企业。2019年投资中非跨境物流商速达非,后者的主要业务集中在非洲、中东以及南亚市场。

京东物流的出海步伐虽然稍慢,但也在迅速追赶中。目前京东物流已经在全球拥有近90个海外仓、保税仓、直邮仓,未来3年内将建设覆盖全球主要国家的供应链物流网络,构建包括海外仓网、国际转运枢纽、海外国家本土的运配网络及跨国干线运输网络于一体的全球供应链网络。值得注意的是,当国内快递企业征战海外的同时,海外的华人创业者们也选择了拥抱机会。

华人系海外快递企业崛起

中国快递行业的出海有两种路径,一种是快递巨头的空降着陆,还有一种就是来自中国的创业者在海外创立的本土化快递企业。前者一般从跨境物流着手,而后者则专注于承接最后一公里,铺设门对门的快递网络。

在海外华人创立的快递企业中这最成功的是极兔速递。极兔由OPPO印尼业务创始人李杰2015年于印尼首都雅加达创办,开始的业务主要是配送OPPO产品。依靠OPPO遍布印尼的手机经销网络,李杰成功搭建起了运输渠道链,迅速占据了印尼物流市场,后来更成为东南亚区域内的快递霸主。

2022年,极兔在东南亚处理了25亿件包裹,占据东南亚快递市场约22.5%份额,是第二名的3倍。在东南亚站稳脚跟之外,极兔快递还积极进入了更多国家的市场,比如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墨西哥、巴西、埃及等13个国家。

在中东地区,中国创业者黄珍创立了iMile也已经成为中东市场排名第一的物流独角兽。黄珍出身于华为和阿里,由于感受到电商发展的前景和中东快递物流低效率之间的矛盾,她发现了商机,于是在2017年创办了iMile,专注于解决中东电商物流派送的问题。

资料显示,在中东电商小包单量市场中iMile超越了全球快递巨头DHL、UPS、Fedex以及其他本地竞争对手,排名市场第一,并且实现全面盈利。此外iMile还进入拉美和欧洲市场,其中拉美单量超越了中东。

在加拿大,40岁的华人鲁俊伟创办的UniUni成为当地快递界黑马,从2019年创办开始,仅仅三年多时间,UniUni就成长为北美市场增速最快的物流平台,每年交付超过2000万个包裹。

仔细研究可以发现,极兔和iMile、UniUni这些从海外创业的快递行业新势力,无一不是从中国快递行业中汲取到了重要的发展力量,不光是中国物流快递的管理运营模式,还有中国快递行业的人才以及中国快递业的技术能力。

比如拼多多旗下海外业务TEMU在进入很多市场时选择与极兔合作,在美国和东南亚市场的干线+尾程快递流程中,主要使用极兔进行服务。

而黄珍还透露,iMile在发展早期,由于在中东很难找到国内快递业这种处理过海量订单的人,黄珍从国内挖来快递高端人才,此外中东本地客户的消费习惯、用户地址不清晰,本地快递员效率较低导致成本较高,于是iMile在杭州建立了研发团队,研发了自有的跨境运输系统、司机端APP和数仓系统。

通过将中国的快递经验和数字技术与当地的场景进行融合,iMile解决了难题,成为当地市场中的领先者。UniUni成功的源头则是吸取了国内众包模式的优点,聚集起一群兼职的众包司机们,他们通过使用私家车、摩托车、自行车等方式,将包裹送到客户手中,自己则从中赚取报酬。此外UniUni的团队中大部分也来自中国互联网大厂,比如腾讯、阿里、京东、拼多多、高德地图等,该公司也和菜鸟集团进行了合作。

中国快递出海,不是碾压局

虽然中国的快递公司们拥有强大的实力,但如果仅此就认为出海是小菜一碟,那就大错特错了。

举例来说,三通一达们在海外多年,但一直没有打开局面。以2013年出海的申通国际为例,经过10年发展依旧没有打开局面,资料显示,2020年前8个月共完成订单量才突破5000万票。其他几家快递巨头的国际业务也处于“丑媳妇不敢见公婆”的境地,很少透露业务数据情况。

而海外华人背景的快递公司也大多处于创业初期。除了后来进入中国的极兔,没有形成碾压对手的局面,只能说暂时领先,业务单量虽然亮眼但并不惊人。

之所以会出现情况,与海外市场环境有关。

首先,海外市场环境复杂,许多国内行之有效的经验在当地都失去了作用。

以中东为例,当地80%以上的消费者对于网络支付都不太信任,更愿意选择COD(Cash On Delivery),即货到付款的方式。然而由于基础建设的问题,快递地址不清晰,经常出现配送员找不到地址,从而引发用户退货。而在印度等国家,当地政策对于外来的物流快递公司呈现出复杂的情绪,印度政府认为,中国数字物流公司的进入将对其国内市场造成威胁,并且可能导致垄断局面的出现,从而损害印度的经济利益。

所以,印度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限制中国公司在印度市场上的运营和扩张,对于使用印度本地资源和劳工也进行了限制,监管也更加严格。

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和地区,过高的人力成本也让中国快递擅长的人力密集型模式失去了价值。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美国快递员的平均月收入为3300美元,约合人民币23000元。一名经验丰富的货运司机每年的工资和福利收入可达17.5万美元(约合127万元人民币)。

相比之下,中国快递员的平均月工资在5000元至8000元之间,年工资和福利大约在6万元至10万元之间。如此大的差距,让中国快递公司雇不起太多快递员。

在国内几家快递公司的发展攀上了电商平台的大腿,但是在海外,各国的电商渗透率参差不齐的同时中国电商平台也还没有太多的建树。

但是近年来,随着TikTok以及Shein、Temu等电商平台在全球风靡,让更多国家和地区的用户享受电商的便利,背后快递服务的需求也开始极速释放。数据显示,Shein和Temu每天寄送美国的包裹数量就超过60万个,Shein在全球范围内年均发出的包裹量超过6亿件。

迅速膨胀的快递需求,推动了快递企业海外业务的发展,比如借助阿里海外的业务扩张,菜鸟方面表示全年跨境包裹总量超过15亿件。

或许,这将成为中国快递公司全球腾飞的新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