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握200亿的欧洲美妆巨头,来中国做LP

报道 2个月前 (12-28)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融中财经(ID:thecapital)

作者 | 吕敬之 

编辑 | 吾人

来源 | 融中财经(ID:thecapital)

手握200亿的欧洲美妆巨头,来中国做LP

欧莱雅做LP,“横扫”中国。

欧莱雅看中中国已经很久了。中国早就成了欧莱雅重要的消费市场,2023年上半年,欧莱雅在财报中表示中国大陆地区的消费力有显著回升,因此整个北亚地区的销售额同比上涨了3.9%。

消费市场给力的情况下,欧莱雅也盯上了中国企业。

早在5年前,欧莱雅就开始了VC之路。2018年底,欧莱雅成立VC机构BOLD,2019年和2021年,欧莱雅先后和投中了拼多多、元气森林等多家明星企业的VC机构凯辉创新和高榕资本合作成立消费基金。去年,欧莱雅成立国内售价投资机构上海美次方。

今年,欧莱雅美妆科技大赛BIG BANG孵化出的杉海创新也收到了欧莱雅的投资。

不止欧莱雅,从大牌美妆雅诗兰黛、资生堂,到国产美妆品牌完美日记、贝泰妮、毛戈平、珀莱雅在这几年都在下场做VC/LP。

而他们不约而同把目光投向了中国。

在中国做LP“上瘾”

今年,一名哈工大的博士导师收到了欧莱雅的投资。

被投企业杉海创新公司成立于2017年,由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张嘉恒创办,公司以“超分子共晶/离子盐技术”为应用核心,进行材料改性,以改善各类原料生产过程中诸如杂质多、生物毒性大、生物利用率低、周期长、环境污染严重等问题,同时通过改善其溶解性能、稳定性能打破材料原有的配方应用局限性。就在今年6月,杉海创新还联合深圳诺奖实验室——索维奇智能新材料实验室发布了科技转化成果,以超分子智组装技术开发化妆品护肤品原料,如油橄榄提取物、层孔菌提取物、胶原蛋白、双重A醇、蓝铜胜肽等多款原料。

欧莱雅不只是杉海创新的投资机构之一,还是其重要的合作伙伴,目前杉海创新已为欧莱雅、华熙生物、敷尔佳、丸美、优时颜、溪木源等一众品牌定制专属原料并联合研发项目。

本次投资是欧莱雅通过上海美次方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次方”)以及欧莱雅BOLD参与的。这两家机构都是欧莱雅VC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8年12月,欧莱雅成立了风险投资基金BOLD。当年BOLD的第一比投资就是参与了法国定制香水平台Sillages Paris的战略融资,投资金额达数百万美元。和线下制香的其他创业公司不同,Sillages Paris是一家线上香水定制平台,通过询问你购买香水的对象、偏好香气的味道平台会自动推荐香水款式。融中财经通过平台尝试,选了“正式、木制、新鲜”三个选项后,被推荐了28号香水,香气由柠檬、桃子、广藿香等组成,在平台下订后可以直接送货到家。

从BOLD的第一笔投向就能看出,欧莱雅做VC并不局限于传统消费赛道,而是寻求消费与科技的结合与创新。

手握200亿的欧洲美妆巨头,来中国做LP
图片来源:Sillages Paris 官网

之后BOLD在欧洲的几个投资标的也延续着消费与科技创新领域的风格,比如主要重塑塑料盒纺织聚合物生命周期的生物化学公司Carbios、定制化美妆购物平台Replika Software。

在这期间,欧莱雅也逐渐将目光转向了中国。

2019年,欧莱雅通过BOLD主导完成了对风投基金凯辉创新基金的战略投资。对于此次消费创新基金的建立,欧莱雅表示,中国美妆科技公司正在重塑整个美妆行业,是全球科技创新突破的重要引擎。欧莱雅将陪伴处于成长期的中国美妆科技初创公司,实现其加速发展。

两年后,欧莱雅再次出手。2021年,成都市天府新区高榕四期康永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近日发生工商变更,新增合伙人广州欧莱雅百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这家被欧莱雅投资的VC机构成都市天府新区高榕四期康永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立于2019年6月,执行事务合伙人为西藏榕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而其背后正是国内知名VC机构高榕资本所成立的基金。

前后两年,欧莱雅已经成为了凯辉创新和高榕资本的LP。

2022年欧莱雅在上海设立首家中国市场VC美次方,进一步深化中国本土美妆科技企业的投资。

从消费,到科技

回顾欧莱雅的投资历程,一共就两件事:完善产业链、寻求高科技。

今年欧莱雅收购Aesop就是典型的产业链投资。4月份,欧莱雅以25.2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澳大利亚护肤品牌Aesop。这是近年来欧莱雅最大的一笔收购案。而且,还是欧莱雅和LVMH、资生堂等多个CVC竞标最后“抢来”的。

欧莱雅收购Aesop的意图有二:填补高端线空缺、进一步拓展中国市场。

Aesop品牌是业内首批提出将有机理念与天然植物护肤理念相结合的护肤品牌之一,并且2018年起就开始布局中国市场,陆续上线天猫海外旗舰店、小红书、微信商城等,Aesop的极简配方风格也非常符合中国消费者的口味,被列为宝藏小众品牌。收购Aesop后,欧莱雅再次扩充了自己的高端护肤产品线。并且,Aesop的上下游技术、原材料以及包装供应商也被欧莱雅收入囊中。

过去,为了充分扩充产品线,欧莱雅自1967年起 已经收购了44个品牌,包括兰蔻、乔治阿玛尼、圣罗兰、美宝莲、赫莲娜、科颜氏、理肤泉等,几乎相当于每15个月就收购一个品牌。可谓“买买买”大王。

扩充产品线,靠收购;探索科技圈,就靠做LP。要知道,凯辉创新、高榕资本,这两家GP也不是欧莱雅随便选的。

“欧莱雅投资凯辉不是单纯地追求财务回报,而是更希望借助凯辉来推动其全球创新布局。”这是当时欧莱雅中国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费博瑞(Fabrice MEGARBANE)对于投资凯辉创新的评价。事实上,2019年不仅是欧莱雅成为凯辉创新LP的一年,更是凯辉创新将目光更多聚焦在中国的一年。

而且凯辉创新在国内的投资标的也是选得又稳又“狠”。2015年,凯辉创新接触到拼多多,当时拼多多还没有被很多机构看好,但凯辉创新就会拼多多的投资非常坚定。2016、2017年凯辉创新连续参与到拼多多的融资中,最终助力拼多多上市。2016年,凯辉创新又看中了另一个新消费赛道企业,元气森林。2021年,凯辉创新参与到元气森林的战略融资中,当时元气森立估值是60亿美元,当年底元气森林完成新一轮融资的时候,估值已经翻了两倍不止。

巧的是,欧莱雅选择的另一家合伙人高榕资本同样参与到了拼多多和元气森林的融资中。除此之外,高榕资本还曾投过零食很忙、M stand等新消费品牌。

可见,即使在消费赛道整体并不出彩的这三年,凯辉创新和高榕资本还是选中了几个消费赛道的出色选手。欧莱雅选择他们作为合伙人,与其独特的眼光不无关系。

2019年,成为凯辉创新LP后,欧莱雅和凯辉创新以及开云集团、保乐力加集团等共同创立了消费共创基金,今年8月份,凯辉创新发文宣布消费共创基金超募关账。通过这只消费共创基金,欧莱雅也开始了对中国消费赛道的“买买买”。

今年4月,欧莱雅和凯辉一起发掘并且投资了一家中国护肤品牌,馥郁满(AromeManpo),这也是消费共创基金投资的首个护肤品牌。与传统护肤品牌不同的是,馥郁满铺致力开发使用国内领先自研微生物专利发酵原料组,并通过扎实科学配比添加芳疗精油,从芳香成分中予以皮肤科学的生理疗效及心灵疗效。从这项投资就已经能看出来,比起传统消费,欧莱雅更想找的是和科技与创新沾边的品牌。

美妆LP来“扫货”

“美妆与科技,天生一对。”这是欧莱雅喊出的slogn。

为进一步挖掘、孵化中国的美妆科技企业,欧莱雅在2020年策略了国内首个美妆科技天战赛平台BIG BANG,第二届BIG BANG大赛,欧莱雅与上海市奉贤区委区政府打造的美妆大健康行业品牌东方美谷合作,以其产业落地政策、产业基金投资、产业链创业合作和全媒体宣传推广等支持进一步赋能参赛企业。此外,BIG BANG还联动法国商务投资署,为有意向开拓中国市场的法国创新企业开设了法国赛道。过去三年,BIG BANG已吸引超过1500家中国初创公司及近20家法国企业参与,成功孵化超过50个落地项目,其中包括开发生物可降解聚合物、智能拣选机器人、集团全球首个数字品牌代言人等共创案例。

上文提到来自哈工大博士创立的被投项目,就是BIG BANG四年来孵化的首个获投项目。

手握200亿的欧洲美妆巨头,来中国做LP
图片来源:欧莱雅中国资讯中心

除了欧莱雅,近年来多个本土和国际美妆品牌开始加入VC赛道。

2021年,雅诗兰黛设立了早期投资和孵化部门New Incubation Ventures(NIV),当年,NIV领投男士美妆品牌Faculty、英国可持续护肤和香水品牌 Haeckels,今年NIV宣布完成了英国小众香水品牌 Vyrao 的少数股权。今年NIV宣布投资网红周扬青创立的护肤品牌COMEMINT纨素之肤。

去年,资生堂入资成立了首个中国投资基金公司,厦门资悦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注册成立,注册资本5.01 亿元,旗下基金资悦基金主要投向是美妆、健康领域的新兴品牌。目前,资悦基金已经参与了创建医疗的A轮融资,后者是国内聚焦新型生物材料与创新蛋白、核酸药品研发、生产与销售的科技创新型企业。

海外美妆巨头转做VC/LP的带动下,国产美妆也像“下饺子”似的跳进投资圈。珀莱雅去年参与到了微创及无创能量医学整体解决方案供应商威脉医疗Pre-A轮的融资中;毛戈平出资1亿元在杭州注册成立杭州星屹股权投资有限公司,并且给生物科技企业华美康妍投了约126万元,占股14.14%;微诺亚母公司贝泰妮从2021年至今已经参与了6起公开投资,包括国风虚拟组合“未央”的IP运营方“幻次方”、新健康消费品牌“原本自然”、底妆品牌“方里FUNNY ELVES”以及医美材料初创公司“伊正生物”等;今年4月,完美日记母公司逸仙电商向中山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捐赠1000万元,在广州设立“中山大学-逸仙电商科研发展基金”…

归根到底,美妆做LP,为了三件事:扩大产品版图、增加销售渠道、押注新兴技术。

和欧莱雅收购Aseop一样,为扩充产品线而做的投资是美妆投资的传统放心。比如,珀莱雅投资的彩棠、丸美股份投资的恋火、去年贝泰妮耗资近千万元领投的彩妆品牌方里FUNNY ELVES,核心目的都是为了把现成的品牌收过来成为自己集团的第二、第三增长曲线。

产品线扩充完了,就要考虑如何扩充销路。近两年从李佳琦魔性的“买它买它买它”到各个电商平台大大小小的主播崛起,美妆显然已经和直播带货越绑越深。因此,短视频和直播带货赛道也成了美妆VC的热门投向。比如丸美股份去年投资了MCN机构“白兔视频”,拉芳家化设立了珠海拉芳品观华熙投资基金合伙企业,主要投向就是美妆行业线下服务方案提供商。

光是卖还不行,产品还得升级,所以美妆VC不能只盯着消费,还得多看科技。比如玻尿酸起家的华熙生物、欧莱雅都在探索合成生物赛道的投资机会。资生堂在国内的基金成立后首投也给了胶原蛋白生物材料生产商。

美妆LP,始于供应链,涌向产品创新。始于消费,忠于消费,但不止于消费,美妆LP仍大有可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