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大厂,持续人事“地震”

报道 3周前 (01-29)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7点5度(ID:Asia7_5)

作者|Chester 

原文标题:《七五深度 | 东南亚大厂,持续人事“地震”》

东南亚大厂,持续人事“地震”

1、这3年,东南亚大厂下狠心裁员

2、钱快烧完了,裁员是控制成本的首选

3、科技人才仍有缺口,招聘涨薪也在继续

2023年,全球约有1186家科技公司共裁员超过26万人,比前年同期多出60%。今年目前为止,已经有超过1万个科技岗位被裁掉。全球“裁员潮”的影响持续到2024年,许多新兴市场的互联网大厂也在经历人事变动。

昨日,阿里旗下南亚电商平台Daraz的CEO Bjarke Mikkelsen宣布辞职,阿里旗下东南亚电商平台Lazada集团的首席执行官董铮(James Dong)将兼任Daraz代理CEO。阿里电商的人事变动风波还远不止这些。2023年2月,Daraz裁员11%;2024年1月,Lazada也传出裁员的消息。

除阿里之外,其实还有不少东南亚头部企业也在近3年经历持续的人事“地震”。这些人事变动事件正在释放哪些信号?2024年,大家对出海东南亚是否还有信心?

这3年,东南亚大厂下狠心裁员

在Lazada传出裁员消息的半个月后,印尼数字支付独角兽Xendit在今年1月中旬也宣布裁员数百名员工。这是该金融科技公司第二轮裁员,去年8月该公司的产品团队也有少数员工被裁。

再往前看,东南亚裁员潮早有“端倪”。早在2022年,东南亚互联网圈就经历了一波“裁员潮”。从当年5月开始,这波裁员潮的影响范围开始扩大,并逐渐在新加坡、印尼、马来西亚等国蔓延。“裁员潮”不仅影响当地的许多初创企业,上市大企业也是如此,不少公司也是来自金融科技、电商和在线教育等热门领域。例如,印尼互联网科技公司GoTo和新加坡冬海集团当年也进行了裁员。整个地区来看的话,公司的裁员幅度也都大约从5%到30%,大部分仍是非核心部门人员的精简。

到了2023年,东南亚科技公司裁员潮并未消减。2023年初,京东宣布在东南亚裁员并撤出印尼和泰国市场。新年不久,越南电动汽车公司VinFast就传出裁员。2023年3月,GoTo继续前一年的裁员决策,预计影响了600名员工。2023年6月,Grab宣布裁员约11%,人数超过1000人。而且,Grab联合创始人陈惠玲和GoTo CEO Andre Soelistyo均于2023年宣布辞职。除了东南亚上市公司,马来西亚二手车独角兽Carsome在2023年11月又宣布进一步裁员。

此外,出海东南亚的公司也不可避免地卷入这波裁员潮。“2022年的第一轮裁员大概有800-1000人受影响,然后公司在2023年8月开始了第二轮裁员。” 某国内视频网站出海项目工作人员Fay向7点5度说道。有分析称,2023年是东南亚科技行业的“过渡年”,此后公司的裁员和招聘工作将恢复到更正常的水平。大多数硅谷分析师也预计,2024年的裁员规模将比去年小得多,也更有针对性。

但裁员潮不只在东南亚市场“蔓延”,全球许多大公司这三年也在经历着这场“风暴”。

据追踪裁员数据的网站layoffs.fyi,全球科技公司在2023年1月经历了最为严重的裁员风暴,约有277家科技公司裁员,仅一个月内受影响员工就接近9万人。layoffs.fyi显示,总体看来,这3年全球科技公司裁员不断:2022年有超过1064多家科技公司裁员,削减超16万个工作岗位;2023年,1186家科技公司共裁员超过26万人,比前年多出60%。

而今年截至发稿时间,不到一个月就共有76家科技公司裁员,21370名员工被解雇 。而且,从行业来看,总体受影响的主要是来自零售科技、消费科技和硬件领域

外媒报道显示,亚马逊在2024年1月初宣布将要裁减内容创作部门的数百名员工,其中包括Prime Video和直播网站 Twitch,据悉Twitch直播部门将裁员超过500人,约为员工总数的35%。美国游戏引擎开发商Unity Software也宣布计划裁员约25%,涉及约1800个工作岗位,该公司去年11月还宣布关闭包括新加坡在内的十多个全球办公室。

近日,TikTok和谷歌也宣布裁员。1月22日,TikTok表示裁员主要集中在公司的销售和广告部门,为降低成本,美国以及部分“美国之外”的60名员工将受这波裁员影响。而Alphabet Inc的新技术开发部门Moonshot X Lab在1月22日也宣布裁掉数十名员工,这距离其旗下谷歌公司解雇数百名负责硬件、语音协助和工程部门的员工仅10多天。

钱快烧完了,裁员是控制成本的首选

“尽管裁员很突然,但公司出海后面临市场拓展、实际效益不如预期等问题。” 据Fay介绍,出海公司裁员的原因大多是公司战略调整,对海外投入减少和更集中拓展市场。

而这也是很多东南亚大厂裁员的原因:精简组织、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提升盈利能力。简单来讲就是:钱烧得差不多了,是时候重点关注如何把钱赚回来了。

在众多创业赛道中,电商被视为淘金赚钱的好赛道,也是极度烧钱的项目。以TikTok Shop在美国市场为例,目前其仍处于“烧钱换增长”的阶段,尽管2023年9月在美推出后订单量和销售额攀升,但TikTok Shop在当地重金投资,使得预估亏损或达到超5亿美元。而在东南亚市场,Shopee仍在为继续盈利而努力;Lazada在2022年也表示,力争在未来3年实现收支平衡或盈利;而印尼电商平台Tokopedia尽管销售收入在增长,但总体业务亏损仍在继续。

最大限度地降低成本可助力企业更快达到盈亏平衡点,也促使企业转向拥抱科技,降低劳动力成本。据了解,大厂部分人员被裁是因为某些岗位上越来越多地使用人工智能等技术。另外,尽管目前东南亚劳动力成本相对较低,但长远来看,人工智能工具的成本更低。因此,不少科技行业将目前的资源转移到开发新的生成式人工智能(AI)工具的竞赛中。何况,生成式AI被广泛视为下一个科技“淘金热”。

在东南亚,AI技术覆盖相对更多的是电商或金融领域的语音客服、聊天机器人等。2022年以来,不仅是东南亚,整个亚太地区的企业对人工智能的采用激增,AI使用比例几乎翻了一番。例如决心在东南亚深化布局的移动语言学习应用程序多邻国(Duolingo),在今年开年之际就表示,由于更多地使用人工智能,公司在2023年年底裁减约10%的承包商如翻译人员等,影响了数十种语言项目团队。

从宏观环境来看,经济下行、利率上升以及抑制通胀压力使得现实图景并非那么美好。据谷歌、淡马锡和贝恩发布的2023年东南亚互联网经济报告,与世界其他地区相比,东南亚地区更具韧性,经受住了全球宏观经济的逆风。该地区总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保持在4%以上,而通货膨胀率已降至3%,消费者信心开始增强。但在全球宏观经济不确定的大背景下,东南亚经济全面复苏仍然面临许多挑战。

其中最突出的挑战是企业难以获得融资,不得不集中资源进行重组、理性用钱来打造更合适的员工队伍。而且,不少东南亚大厂在2020年前后处于急速扩张阶段,大力招聘员工甚至提供比竞争对手双倍的薪水来进行挖角,造成人员组织架构越来越臃肿,为日后裁员埋下了“定时炸弹”。

东南亚融资在2023年上半年降至六年来的最低水平,东南亚2023全年的科技创业进入融资冬天,据Tracxn的数据,截至2023年12月5日,东南亚科技行业共获得了43亿美元的融资,比去年同期的124亿美元下降了65%。而从整个亚太地区的投资情况来看,毕马威报告显示,2023年第三季度亚太地区风险投资资金额降至203亿美元,创2017年第一季度以来的最低水平,融资资金短缺导致亚洲科技初创企业大概发出了超过20万份解雇通知。 

科技人才仍有缺口,招聘涨薪也在继续

“没有焦虑是不可能的,但我能预感不会落到我头上,毕竟公司裁员其实主要还是非核心业务人员的调整。”Robert说。就职于某头部新能源车企的IT开发人员Robert向7点5度表示,尽管今年其公司也宣布了较大幅裁员,但他所在的核心技术业务组无一人受影响。“而且,未受影响的员工即将迎来常规调薪。”

从东南亚的科技公司裁员比例来看,裁员的大部分也仍是“非技术”员工,例如在新加坡,被裁员的十名员工中有八名从事非技术岗,包括营销、人力资源、财务等此类公司职能岗位。与此同时,科技人才的缺口在东南亚整体上仍然存在。随着东南亚经济数字化进程加快,科技人才仍将供不应求,核心业务和技术岗的人才仍旧很抢手。例如此次Lazada裁员消息一出,据称不少公司就随即在社交平台向受影响的人员抛出了橄榄枝。

“头部公司技术人员分工比较明确,每个人负责各自的模块,他们去小公司再就业还是很轻松的。” 有10年以上工作经验的IT开发人员Ives和7点5度分享道。裁员变动以及更高的人才流动性,总体上将为更多初创公司提供了建立核心团队的机会,不少公司也愿意拿出更有吸引力的薪酬招聘顶尖人才。Robert对科技人员再就业也很乐观,他表示,“只要核心业务能力强,被大公司裁员后去小公司就职拿到更高薪资的可能性还是蛮大的。”

在Fay看来,大公司也是相对较稳妥的就业选择。“大厂的主力营收项目发展前景会比较好,主力营收项目可以大胆尝试。对于刚毕业的大学生,大厂无论从流程还有制度化相关的管理,都还是比较成熟的,可以学习到很多,后面的职业选择自然也会更多。” 对于已经有一定工作经验的人来讲,大厂“工资会更稳定”,同时工作时可以考虑晋升或者二手准备应对风险。

另外,随着更多中国公司出海东南亚,也为当地带来了更多岗位选择。“像出海创新项目,能接受高风险、高回报、高失败率的,可以挑战下。”  Fay观察认为。“目前,出海创新项目相关的机会还是比较多的。像海外区域运营,GTM岗(产品规划与制定、目标国市场策略研究、竞品分析等)以及用户增长的岗位都会比较吃香。”

那么,还有哪些领域或岗位更受欢迎呢?LinkedIn的研究显示,以新加坡市场为例,技术或工程职位在过去5年时间里正在崛起,如云工程师、网络安全工程师、后端开发人员和人工智能工程师。据了解,此类职位几乎占新加坡 LinkedIn职位列表的50%。另外,帮助企业在经济波动中实现增长或长期可持续增长的工作岗位也更加受青睐,如专注于业务增长和获取新客户的工作,包括销售拓展、业务开发和需求挖掘等。

公司人才需求的变化,使高科技员工能够赚更多的钱。新加坡的科技人才职业发展平台NodeFlair发布的2023年技术薪资报告显示,科技公司正在寻求多技能人才,如全栈开发工程师(同时具备前后端能力),而且对人工智能人才的需求也在变强,科技人才的工资上涨也在预期内。另有预测显示,东南亚地区中高级人才的薪酬不会从目前的水平下降,但初级人才的薪酬可能会受到影响。

2023年随着ChatGPT大火,猎聘调查显示,AIGC(人工智能生成内容)的整体需求在2023年1-8月期间新发职位同比增长139.76%,整体AIGC新发职位招聘平均年薪为41.09万元,薪资同比有微涨,涨幅为0.88%。其中,深度学习、图像算法、自然语言处理(NLP)招聘公司位居前三,招聘平均年薪均超50万元。例如,报道显示,ChatGPT背后的OpenAI公司去年招聘的机器学习研究员岗,年薪范围达到了20万美元-37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42万-262万元)。

不断变化的竞争环境和宏观经济,加剧企业业务战略调整的灵活性和敏捷度。越来越多的公司已经重新定位,从强劲增长到转向可持续增长,将盈利能力置于收入的快速增长之上。而东南亚大多数领先的科技公司基本处于亏损状态,即使是那些预计扭亏为盈的公司也需要一段时间,这意味着东南亚科技企业在可预见的未来仍将会维持削减成本的措施。业内人士分析称,即使不裁员,公司对招聘也会持谨慎态度。

说回到大公司裁员潮,Ives表示,降低被裁风险最重要的还是要处于公司的核心业务+核心岗,至少要一直参与到业务一线。而当公司从增长思维转向效率思维,不稳定成职场新常态,个人则必须找到在不断变化的环境中保持韧性和工作成效的方法。“其实,稳不稳定都是相对的,世界上没有绝对稳定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