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物流新巨头,华裔制造?

报道 2个月前 (02-26)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巨潮WAVE(ID:WAVE-BIZ)

文 | 董二千

编辑 | 杨旭然

原文标题:《北美物流新巨头,华裔制造?|巨潮》

北美物流新巨头,华裔制造?

近些年跨境电商赛道受到了各方前所未有的追捧,满目皆是“单品销量同比增长超10倍”、“支付单量增长173%”、“爆款狂卖N亿元”等跨境品牌战绩。

据媒体报道,Temu在2023年第三季度的GMV突破50亿美元,而SHEIN在2023年前三季度的收入就已达到240亿美元,增长超过40%,超越了其2022年全年收入。美国电商分析平台Marketplace Pulse也评论道,SHEIN和Temu是最引人注目和最有影响力的颠覆者。

到2023年底时,它们已成为全球50个最大经济体下载量最前列的应用程序。

以史为鉴,每一代商流的变化都会带来物流格局的重塑,企业崛起的机遇酝酿其中。

一般而言,跨境电商物流环节包括前端揽收、运输分拣、国外报关、干线运输、海外清关、海外仓储、尾程配送7个环节。尾程配送是跨境物流全链条上的最后一公里,这对任何零售电商来说都是客户体验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同时也是最难啃的一块骨头,在北美的电商及物流市场尤为如此。

跨境电商火爆之前,UniUni创始人Peter Lu已经提前意识到这是在北美架构起一个大尾程配送网络的机会。

北美物流新巨头,华裔制造?
UuiUni创始人Peter Lu

据其回忆,当时做加拿大市场本地商超配送等业务一度很赚钱,而且价格是跨境电商配送的好几倍。但UniUni还是迅速全部投入进跨境电商的尾程配送,因为“商流转化为电商了,但物流却跟不上”,“我们觉得这个在未来能迅速帮我们实现起网。”

借鉴Uber的共享经济模式,UniUni成功挖掘了尾程派送市场的第一桶金。但是北美的尾程派送市场的竞争格局同样复杂,以“四大”为主的头部物流公司、国有邮政体系、众多中小型区域派送公司同台竞争,众包模式需要与传统模式分庭抗礼。与此同时,跨境电商件的低单价也是UniUni所必须面对的问题。

在价格、服务质量、运输时间和客户体验等多个方面,北美尾程配送市场都需要不断完善、跑通和稳固,这个过程可能意味着风险。但肉眼可见的,这是一块值得关注的巨大蛋糕。

商流,变化和问题

“太便宜了,不赚钱可能还亏钱。”

北美的物流市场主要由四大公司(UPS、Fedex、DHL和USPS)主导。然而这几家企业的模式都是由电商平台委托物流公司,再将商品从仓库运至客户处,消费者线上下单后不得不等待长达两周的时间,用户体验极差。

一个典型的案例是,亚马逊早期一直依托联邦快递和UPS运输电商包裹,但2013年购物季订单大爆发下,致使亚马逊的包裹遭遇大规模延迟,因此亚马逊开始自建物流网络,减少对外部物流的依赖。而如今亚马逊甚至已成为美国最大的快递公司。

疫情爆发下迅速崛起的SHEIN等平台,也面临着当时与亚马逊类似的问题。为了提升用户体验,电商平台需要极快的配送速度、优质的物流服务以及信息化的物流跟踪系统,而这对于传统四大快递公司而言是很难达成的。

元璟资本合伙人刘毅然也曾表示:“随着跨境电商机会的兴起,全球正在出现一波结构性的机会,传统为信件服务的物流形态越来越无法满足电商件的需求。”

Peter Lu则认为,传统物流公司的网络就不是为电商设计的,重资产投入、缺乏灵活性、成本高企统统是他们进入电商市场难以解决的问题。如工会制度下,UPS每个普通快递员的年人力成本就是17.5万美金,在UPS的成本构成中,薪酬福利开支占到公司收入50%,且增长趋势和收入一致。

北美物流新巨头,华裔制造?
UPS等北美传统快递巨头成本高企

UniUni选择效仿Uber,利用众包的模式,聚集起一帮兼职的众包司机们,配送员可以是各种职业,如宝妈、毕业生、超市兼职员工等,他们开车、骑摩托车等去送快递。这种轻资产模式迅速解决了传统物流重投入的问题。此外,与传统快递公司相比,UniUni在人口密集地区布局了3级分布式的配送网络,和海量注册且培训过的、自带车辆经验的司机池,能有效缩短交付时间,应对突发单量高峰。

2020年前后,某跨境物流公司预测疫情爆发后,加拿大邮政在单量峰值期间可能停摆,因此,他们在加拿大各地寻找区域配送公司进行后备合作。Peter Lu表示,“他们每一单给出的价格是4块左右,远低于当时的市场价10块。没有人响应,大家都觉得太便宜了,不赚钱可能还亏钱。”

对于UniUni来说这却是个机会。团队计算发现在其众包模式下,未来这样的价格是可以接受并且能够盈利的。

盈利,前景和难题

推动美国物流及尾程配送行业的结构性变革。

借助跨境电商带来的中小件包裹,UniUni迅速架构了自己的物流网络,但低价的电商件也提升了其获得利润的难度。据Peter Lu自述,UniUni能够在这种情况下实现盈亏平衡,主要归因于其强大的成本控制能力。

通过跨境电商件完成起网后,UniUni计划再依托高质低价的优势,覆盖更多北美本地客户,“我们这么低的cost control,未来做本地肯定是有机会的。”

数据显示,当前美国的单日包裹数量超过8000万个,市场规模超1800亿美元,但其中跨境电商只占到20%,来自中国的跨境电商可能只有10%,另外80%的单量都来自本地市场。“我们未来一定是做本地为主的,起网后,本地的量将来一定超跨境的。”Peter Lu对此非常笃定。

长期专注于全球市场华人创业,并在早期就决策了对Uni Uni进行投资的凯尔特创投合伙人陈洁也表示:“作为UniUni最早的风投机构,我们看到疫情的到来加速了北美电商渗透率的大幅上涨,投资UniUni团队解决北美电商物流贵,慢,技术落后的痛点,并见证了他在加拿大的通过精细化运营和良好的UE扩张到美国。”

实际情况和陈洁所所说的基本一致。一个例证是,2023年9月UniUni为了提升分拣效率引进了分拣设备,让洛杉矶从曾经的手动分拣700单/小时,增长到如今分拣机每小时能够处理8000单,这意味着其洛杉矶业务正在高速增长。

北美物流新巨头,华裔制造?
UniUni在自动化方面进行了大额投入

在Peter Lu的预想中,当前UniUni正在帮助北美物流行业从旧的物流模式,向电商匹配程度更高的新一代物流网络升级,“推动美国物流及尾程配送行业的结构性变革,并在该过程中成为北美物流行业的新一代领军企业之一”。

UniUni计划在未来几年内,包裹单日运营处理量达到500万个/天或更高,单量以本地订单为主,跨境订单为辅,形成一个高度自动化,数字化和面向电商定制化的美加大城市全覆盖物流服务网络,这意味着其企业规模、分拣和配送能力还将会有相当规模的扩大。

“第五大”,机会和挑战

物流行业最终比拼的无非是自动化与数字化。

谈及与竞争对手的差异时,Peter Lu做了一个差异化总结:“在所有搞众包式电商物流方案的供应商中,我们是最了解北美的;而在北美,我们又是最熟悉中国电商物流模式的。”

观察国内物流行业,会发现玩家们最终比拼的就是自动化与数字化,并最终显化为配送质量。UniUni在这些环节均做了前置布局,据公开报道,有技术创业背景的Peter Lu,在前期几乎投入了公司全部的资金和资源,自建技术团队,搭建起了三级分拣仓储网络体系,和数据、算法、网点、线下配送一体化的运营体系。

“在物流及供应链的世界中,我们无时无刻不在处理着客户与货物之间的关系,而新兴技术和模式,在这一过程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桥梁的角色。”Peter Lu表示。

举个例子,由于地址书写不规范,迈阿密的运单地址长期存在严重的经纬度解析问题。错误的地址导致包裹无法准确地加入派送路线,因此仓库团队往往要付出大量精力手动修改这些包裹的地址。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UniUni的技术团队创新性地引入了基于自然语言处理的机器学习技术,开发了地址弹性搜索服务,有效的自动修正错误地址,以提高配送效率和客户满意度。据悉,修正后地址库的命中率从7%提升到了30%。这些投入最后都能变成UniUni的品牌声誉。

“2023年旺季的时候,有电商平台停掉了北美几乎所有区域性的物流派送商,因为对他们的服务质量心里没有底,只留下了UniUni和一些老牌的本地服务商,是我们合力把整个电商旺季的物流配送撑起来的。”Peter Lu分享道。

这种品牌声誉是打造大型物流配送企业的刚需。因为想要在这个领域获得成功,向上要让电商客户满意,向下要让消费者满意,中间还要在模式之争中获胜。

北美物流新巨头,华裔制造?
众包模式面对物流模式之争

在中国等新兴市场,邮政快递在物流行业所占的份额都是很少的,商业快递占据起码30%的市场规模。但如今在北美市场,亚马逊是世界第一大电商快递公司,但之后就脱节了,众多区域性物流企业分食2%左右规模的市场,竞争极为惨烈,在加拿大市场,国有的加拿大邮政甚至仍在承担着大量的尾程派送任务。

Peter Lu认为,其中隐藏着出现第五大物流企业的机会,只要能占据15%以上的市场,就已经拥有了巨大的规模。北美如今的诸多玩家均在争抢这一机会,但以目前的资本吸引力和模式的创新性来看,UniUni已经是其中相当具有竞争力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