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群外贸老板在AI的世界里“蹦迪”

报道 2个月前 (02-27)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鲸商(ID:bizwhale)

鲸商(ID:bizwhale)原创

作者|达尔闻

这群外贸老板在AI的世界里“蹦迪”

春节假期一晃而过,转眼就到了开工时刻。正月十二(2月21日)义乌国际商贸城新春开市,老板们忙碌的一年又要开始了。

而春节期间,科技圈另一件大事轰动全行业——OpenAI发布首个AI视频模型Sora,60秒文字构思的视频能实现一镜到底影视级特效,让AI视频即将迎来大变天。在国内,2024年央视春晚被称为“AI含量最高的一届”,李白带你云游长安、熊猫花花教学八段锦等节目火出圈。

这都是基于2023年AI应用的大爆发,国内外大厂纷纷入局的成果。

去年初,ChatGPT4.0上线刺激大模型遍地开花。腾讯“混元”大模型、百度“文心一言”、阿里巴巴“通义千问”、科大讯飞“星火认知”,苹果内测聊天机器人“Apple GPT”,抖音的AI对话产品“豆包”,快手的“快意”,微软推出AI助手Copilot,谷歌的人工智能模型Gemini……

拼多多市值首次超越阿里时,马云曾在内网发言,“AI电商时代刚刚开始,对谁都是机会,也是挑战。”李彦宏也断言,“这次大模型技术浪潮是 AI 过去 70 年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是完全不一样的机会。”

AI浪潮席卷各行各业,对传统外贸行业而言更是全新的转折。义乌老板们通过“数字老板娘”在镜头前无缝切换多国语言,和外商无障碍交流,还会AI工具获客、报价、接单。“世界超市”义乌老板们做生意的方式全然发生着变化。

外贸老板们对AI疯狂“上头”

过去,义乌老板们觉得AI距离自己的生意和生活都很遥远。

“从来没有接触过AI,只是听过。”星宝伞业的老板娘张吉英说道,她出生于1972年,家族三代人都做雨伞生意。张吉英小时候,父亲就开始走街串巷修伞,后来开始赶集卖伞,又在篁园市场租了一米摊位,再到1997年,父亲将张吉英送到义乌市场开店。

同为70后的英帝童袜业老板娘汤惠青也说道,“老早就听到AI,我在想是不是机器人?我觉得跟我好像没关系——我们就卖小商品,从未想过小生意能跟高大上的人工智能结合,像20年前我不知道网上还能卖货,感觉都是骗人的。”

早前,汤惠青曾在一家外贸公司负责采购,2008年义乌商贸城四区市场开业后,选择自己创业。店铺主营运动裤、童袜等品类,远销东南亚、欧美等地区。最开始店铺半年都接不到订单,通过小批量的订单获得了南美客户的信任,生意迎来了转机。电商爆发时也和运营商合作经营,但因选品产生了大量库存。外贸方面,老客户在流失,生意进入转型期,通过Chinagoods AI产品收获了新客流。

还有老板娘虽然听过AI,但并没有成功地运用到生意中。“那时候拍详情图贵的要好几千,我想着能不能便宜点。”80后金尚日用百货老板娘张施丹说道。

原本是一名辅导员的她,不满足朝九晚五的生活选择下海经商,在义乌经营置物架等塑料制品。去年年初,她通过朋友了解到ChatGPT,但ChatGPT是通用的工具,没有专门针对外贸的场景的算法,还需要人为训练,最终没有如愿应用到生意中。

90后老板娘义乌隆森包装老板娘吴雅丽说道,“最早是通过网络了解到AI,但是我们都没有使用过,感觉AI跟工作和生活都还有点距离。”她经历过连续创业,大学期间做过微商,毕业后开过服装零售店,还曾尝试过母婴品类的直播带货,最后和丈夫一起接手公婆的包装生意。

这群外贸老板在AI的世界里“蹦迪”
吴雅丽正在设置AI客服

直到2023年10月,中国义乌国际小商品博览会(义博会)开幕,小商品城发布了全国首个商品贸易领域的大模型及全新升级的Chinagoods AI智创服务平台(下文简称CG),使用过后的义乌老板们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张吉英义乌商贸城帮助她拍摄了一条介绍店铺的作品,通过AI翻译成英、法、德、阿、日五国外语,播放量一下达到了200多万。

“当时我的女儿去跟商城集团到迪拜参展,客人说我看到视频了,你妈妈这么厉害,会说那么多国语言!”张吉英说道,“很多外国客人不知道是AI,问我怎么越来越厉害了。”。视频发布近三个月,新添加了五六十位外商,许久不联络的老客户看到视频也来询问和下单。

在外商需求下滑的背景,新客人成为生意关键。经过一些数据统计和代表商家的回访,使用AI产品之后,曝光增加约5000多万,询盘约有30%多的增长。

以前靠户外去做广告宣传,花很多钱也看不到效果,像这样拍一个视频还有几百万人看到,我感觉特别好。”张吉英说道,强大的曝光量起到了品宣的效果。

之前义乌老板们外语有短板,白天看店晚上补英语课是常态。“有些翻译只会商务用语,一些产品的专业词汇不会讲。比如,糖胶应该怎么翻译,他也不会。”因为爱情从百度辞职的80后宏盛玩具老板娘孙丽娟说道。现在AI翻译官面对面翻译,让老板和外商之间的交流更专业。

降本增效的效果,让义乌老板们感到前所未有的惊奇,汤惠青说道,“一张照片的生成上传,一分钟就可以搞定,此前我上一个产品可能半个小时,还得找个小妹帮我传,效果也不一定理想。现在不需要专门雇个人做线上的运营。”

义乌隆森包装老板娘吴雅丽也表示,“以前至少是一个运营一个美工,再有一个仓库小哥打包发货。有了 CG平台的AI产品,美工和运营省掉了,我一个可以顶两个。

过去义乌老板们并没有赶上电商及互联网的红利,张吉英的父亲教导她,“看店不离柜台,种田不离田头”,同时守好线上和线下的生意并不容易。

张吉英开始尝试直播带货,直播四个小时精疲力尽,雨伞的销量却只有一两百把。张施丹在各大平台都开了账号尝试直播带货,但线上和线下的生意无法兼顾,分身乏术。CG的AI数字人技术能够把主播克隆出来,帮助义乌老板们进行24小时直播带货。

尝到甜头的义乌老板们开始对AI疯狂上头,不停“整活”。

AI重构义乌市场,产品技术如何通过“压力测试”

在CG的智创服务平台出现以前,科技感满满的AI和传统的义乌市场看起来毫无关联。毕竟传统外贸就曾因为依赖线下、流程繁琐的特性已经错过了互联网红利。在大厂群雄逐鹿的大模型中,义乌小商品城是如何用AI给外贸做增量的?

“大模型是一个技术革新时代的开始,我们要紧跟风口,不能落后于别人。从2023年初就开始有意识地去了解各个大模型的能力。”CG公司产品研发部技术总监楼勤峰说道,“现在大模型遍地开花,AIGC其实更加适合B端的商业应用。基于义乌市场的情况,用AI给大家做商贸的增长,这是我们的初衷。

这群外贸老板在AI的世界里“蹦迪”
义乌老板娘在开市现场

要如何做增长?和大厂流量变现的逻辑不同,CG只能从服务破局,解决老板们的痛点,才能真正产生价值,形成交易闭环。这主要是因为外贸的利润普遍偏低,老板们对抽佣和广告付费意愿不强。外贸在前期双方不熟悉时需要平台背书,几次交易转化为私域从平台流失,成为外贸公司线上官网。

明确定位之后,技术团队面临的第一大问题就是,国内外通用大模型爆发,但在外贸垂直领域中却是一片空白。这对一个没有大模型背景的传统地方国企团队而言,研发难度翻倍。

义乌小商品城选择从服务的角色出发,自研和第三方结合从场景切入,帮助商家更高效地经营生意。

“所有的东西都自己去做是肯定来不及的,包括大厂也好,他们都找合作伙伴,我们先把别人成熟的东西先‘拿过来’,后续可以用自研产品慢慢替换掉。”CG公司产品研发部技术总监楼勤峰说道。

在一众大模型中找到真正符合义乌市场再通过组合在一起,耗费了团队不少时间和精力,也走了不少弯路。目前CG的自研比例超过了30%,第三方合作方有清华大学、科大讯飞、百度等。

义乌市场是出口为主,经营户很想宣传,但最大的困难还是在语言沟通上。我们就想到这么一个功能,让老板娘去说一段中文语言,我可以把它转成他想要的目标国的语言宣传出去。”CG公司产品研发部高级经理余晓辉说道。

但这一场景也面临新的痛点,“如果把它转换成英文的话,口型也要变化的。每个国家语种它的口型都不一样。大模型的多模态能把语言视觉都做一个相应的转换,而且让外人感觉不出这种变化。”,技术人员巧妙地解决了问题。

同时针对导购场景下的语言不通,线下有AI翻译官可以面对面翻译外商需求,还可以通过拍照把报价单全部翻译完成。线上小商AI也可以对外商的需求进行分析,聚焦给对应的店铺。例如,外商需要一元钱以下的饰品,系统可以进行推荐。小商AI还可以为外商提供义乌当地的酒店预订。

另一大难点是如何快速把商品数字化。商品越新上新越快,外商就越愿意到上面搜索。不少外贸老板很擅长做生意,但面对店铺的运营并不在行。如何节省上传的工作量,便利化运营,提升外贸老板上新欲望,成为新的挑战。

“经营户不想花太多的时间在店铺打理上,最好能一键上传。最早的时候抠图没有背景的。很多经营户可能最多就是趴在桌子上拍一张产品照就结束了,和大的电商平台去比,图片质量低。我们也想办法把它模板化。”CG公司产品研发部高级经理余晓辉说道。

在CG的AI一键图片生成功能下,用户只需要拍一张产品照片,背景图就有多套不同模板进行更换。商家可以根据产品的特点,输入关键词,CG通过语言模型和数据分析能力对标题和利益点分析并生成到文案当中。

同时AI会对内容进行风控,人工进行抽样审核。CG还将推出“阿凡达”的全身克隆功能可以打造属于商家自己的数字人,方便进行个人IP打造。

忙碌的义乌老板很难兼顾线上运营,针对订单的相关问题,CG平台的智能客服机器人可以快速匹配答案自动回复,24小时解答客户的疑问。

这群外贸老板在AI的世界里“蹦迪”
CGAI数字人老板娘与义乌市领导互动发开市红包

相比于传统B2B平台困于流量模式当中,CG已经通过AI打造出数字外贸的新基建,领先一大步。据不完全统计,从平台正式上线到现在近一个半月里,尝试使用AI工具来辅助做生意的商户已超过1万户,占到整个义乌市场商户的20%。

从生意到生活,AI加速渗透全产业链

AI改变了经营户赚钱的方式,也影响着这群人的生活。AI正变成一种思维。

感受到科技力量后,张吉英家里安排了洗碗机、洗衣机等智能家居。她表示:“比请阿姨打扫的更干净,机器人能完成的事情让机器人去做,可以解放自己的时间,做更有创造性的事情。”

“AI跟生活是越来越近的,理想汽车升级也有对话了,有时候我小孩在路上的时候,当天课上有些没有解决的问题,我马上就去问AI,它就会给出答案。”张施丹说道。

当然CG的大模型刚刚起步,场景相对有限,正在逐渐渗透到细分类目,解决经营户更多痛点。

有商户反馈,产品图只有背景可以更换,没有效果图设计,图案样式无法进行直接更换,商家和同行套进去的可能是同一个模板,不利于差异化竞争。

也有商户希望直播间增加美颜滤镜,加强UI设计和数字人视频背景等等。未来CG还将会带来更多惊喜。

立足“第四方服务平台”不仅解决B2B平台的痛点,也打开了CG在线上线下、产业带、流通端和制造端联动的想象力。

在线上线下联动方面,CG已经尝试在店铺门口放置了显示屏,数字老板娘可以随时随地介绍店铺和产品。

这群外贸老板在AI的世界里“蹦迪”
张吉英展示自己借助“AI数字老板娘”制作的多语种视频

“经常有客户国际友人停下来,想听西语或者英语他都会去点一下,蛮有趣的,客人很喜欢。”星宝伞业老板娘张吉英说道。未来随着大模型的逐渐完善,外商可以通过AI了解产品信息,老板娘或许不用再守着店铺寸步不离。

同时,CG也在努力打通其他站点,减少义乌老板们的重复工作量。针对不同站点的不同语言,通过AI逐渐完成产品图的一键生成上传,缩短工作时间,打通内外贸。

义乌完善的基础设施红利也会吸引其他产业带的公司来市场开店。

目前AI和数字化的发展更多只是渗透在流通端。随着CG第四方服务平台的发展,当内外贸的数据打通,也有利于数字化向产业制造端进行渗透。在价格内卷和上新加快的趋势下,制造工厂很容易积累不必要的库存难以出售。

不妨想象一下:未来AI如果能够将多方流通端的数据打通,也能提前了解市场动向和采购趋势,再传导到制造端数据打通,也有机会实现电商方面C2M反向定制。帮助工厂减少库存,减少信息差跟紧市场潮流,走上高质量的发展之路。

外贸风云变幻,义乌不断转型升级。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义乌以“一米摊位”出发,到跑量思维下的“前店后厂”,互联网趋势下的柔性供应链升级,价格内卷下的品牌破局,再到当下AI浪潮下全球首个商品贸易领域大语言模型的诞生。

义乌始终以最快的速度跟进市场变化,数字老板娘的爆火也只是开始,传统外贸已经开启AI时代。仅仅依靠义乌单方面的力量,要实现AI从流通到供应链制造环节的全链路打通,其挑战难度极大、投入成本极高,但CG的牵头摸索将吸引更多科技、产业力量来创新。

量变正在引起“智”变。以义乌为首的产业带,将在外贸中展现出更大的竞争力,共同把中国出海的“舞台”做大做实,用更高效的模式开启生意的全新增长。

详情请点击 详情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