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这次真的危险了

报道 1个月前 (03-11)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虎嗅APP(ID:huxiu_com)

出品|虎嗅商业消费组

作者|周月明

编辑|苗正卿

TikTok这次真的危险了

TikTok在美国又又又又危了,而这次或许是最凶险的一次。

北京时间3月8日凌晨,美国众议员能源和商务委员会以50:0的投票结果一致通过了字节跳动旗下TikTok的剥离法案。该法案名为《保护美国人免受外国对手控制应用程序侵害法》,于3月5日由美国众议院19名议员提交,法案要求字节跳动165天内剥离对旗下短视频应用TikTok的控制权,否则将要求各大应用商店下架。

TikTok在美国一直命途多舛。

2020年8月,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令,称TikTok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要求字节跳动90天内剥离TikTok在美国运营的所有权益;2023年3月,TikTok CEO周受资参加美国国会听证会,经历了长达5个小时的询问;2024年2月,周受资再次出席美国国会听证会,在会上参议员多次追问其与中国的关系,周受资一再反复称自己是新加坡人。

虽然困境多多,但TikTok在美国始终没有被封禁。而这一次,TikTok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难关。

这个议案原本其实没有那么重要,但最近两天的新闻披露出的总统的态度,让这个议案成为一个值得严肃讨论的话题。”熟悉美国政治律法环境的美国纽约州、加州执业律师黄敏达告诉虎嗅。

TikTok这次能顺利过关吗?

总统态度是关键

“原本,这个议案本身还没有那么重要。”黄敏达说道。

这主要由于提交议案的议员属于中国特设委员会,而特设委员会是众议院的临时性协调机构,他们和常设委员会的最大区别是,没有法案的审查权。

而自中国特设委员会2023年成立以来,虽然其对国会有一定影响力,但其提出的议案目前还没有一个按照其提议正式通过成为法律的。

但北京时间3月8日议案被一致投票通过,影响程度却要大得多。

首先,对法案进行投票的美国众议院能源和商务委员会是众议院常设委员会,具有议案审查权,参与的是实质性的立法程序。本次投票通过后,很快就要进行众议院二读和三读的程序。共和党众议院议长迈克·约翰逊也支持该法案,并表示很快将在众议院进行全面投票。

而更为关键的是,“此次委员会审查速度之快,以及全员一致的投票结果50:0,是较为罕见的。”黄敏达告诉虎嗅。

一般来说,众议院400多个议员每年要提交大量议案,真正成为法律的不超过10%。

而且与此次TikTok议案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众议院中国特设委员会今年1月提交的关于药明康德的《生物安全法案》,时隔两个月,才于3月7日上午举行听证会。而参议院同期推进的《生物安全法案》,也是才在3月6日被美国参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投票通过,投票结果为11:1,接下来的审议时间也尚未公布,且此前参议院有许多议员明确表示支持这两家公司。

反观剥离TikTok的法案:从提交到审核一共才3天,且3月11日,众议院就会对这项提案“马不停蹄”地进行快速投票表决。另外,TikTok法案只有众议院在推进,参议院没有推进,会进一步加速。参议院对TikTok法案基本保持沉默,与对《生物安全法案》的态度有很大不同。

如果没有总统在背后授意,很有可能投不出50:0的结果。”黄敏达说。

在美国的政治传统下,虽然一项法案成为法律要通过诸多环节(比如众议院议员推动立法,要提案、委员会审查、众议院辩论表决、参议院通过、总统签署),但这其中,总统对该法案持什么态度非常关键。若总统力推某法案,有许多资源可与议员交换,法案的成功率也会高许多。

据外媒报道(美联社),3月8日,当拜登被记者问及该法案时说道,“如果他们通过了,我就会签署。”

白宫新闻秘书让-皮埃尔在投票当天称赞了这一提案,称拜登政府“希望看到这项法案得以通过,这样它就能被送到总统的办公桌上”。而在本周早些时候她还表示,TikTok立法“仍需要一些工作”才能获得拜登的支持。另外,据外媒称,白宫在该法案起草的过程中就提供了技术支持。

从拒绝发表立场到进一步表态,都透露出拜登政府对此法案的态度,这也令TikTok此番的处境更为艰难。

其实,从以往拜登政府的举措已经可以看出一些风向。

比如,2023年,拜登政府就曾试图推动TikTok的出售,但据外媒报道当时其认为法律基础不足,后来则不了了之。但此次国会立法可以给其足够的权限去推动出售。

又比如,拜登最近已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允许司法部和其他联邦机构采取措施,防止美国人的个人数据大规模转移到白宫所谓的“关注国家”,包括中国、俄罗斯、朝鲜、伊朗、古巴和委内瑞拉。

而且,拜登于2022年就禁止联邦政府近400万员工在其机构拥有的设备上使用TikTok,但出于执法、国家安全和安全研究目的的情况除外。

不过,拜登政府对TikTok法案的态度虽然有一些风向,但“明显总统府内部是有不同意见的,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竞选办公室帮拜登开了TikTok账号,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发言人却支持剥离TikTok的法案。”黄敏达说。

目前,部分业内人士仍认为在美国大选结束前,TikTok法案应该不会签署生效。在他们看来,对于拜登政府而言,在大选如此激烈的时期,做如此有争议性的重大决策看上去并不十分合适。

但美国大选态势诡谲,非常规事件很有可能发生。

特朗普对TikTok法案的态度180度大转弯就是个明显例子。

要知道,美国政府对TikTok的追杀正是从特朗普任期开始的,但3月8日特朗普突然发文称反对封禁TikTok,并把矛头指向马克·扎克伯格的Facebook。

据外媒分析,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共和党大金主杰夫·亚斯反对封禁TikTok,他持有价值330亿美元的TikTok股份,据称其已警告共和党人,谁支持剥离法案,他就撤销金援。

亚斯可能会为特朗普的竞选活动慷慨捐款,特朗普目前基本锁定了2024美国总统大选共和党候选人提名,但他的竞选资金并不宽裕。

“激进”自救

当TikTok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之时,其也在努力自救。

3月7日,TikTok在应用程序中向用户弹窗推送通知,称这将“剥夺1.7亿美国人的宪法自由言论权”、“损害数百万企业、摧毁全国各地无数创作者的生计、剥夺艺术家们的观众”,并呼吁用户给国会拨打电话。

据外媒报道称,大量TikTok用户“潮水般”致电美国国会办公室,要求议员投票反对该法案。其中,有许多打电话的是美国青少年。

据黄敏达描述,在美国,选民通过电话或其他方式向国会议员表达诉求是很常见的,也曾有公司号召用户向国会议员表达意见。例如,Uber在2015年曾号召用户和司机向议员提出意见,要求反对某些地方政府和立法机关对Uber的禁令。但像TikTok这样体量的公司在全国范围内号召支持者打电话并不常见。

“这个举措更像是秀肌肉,显示他们对民意的掌控能力,但实际影响可能有限。”他说。

首先,TikTok的用户可能是平均分布在各个区域,分布不集中的话不一定影响选举结果。

另外,若拥护TikTok的多是青少年,他们的投票率也远远不及他们的家长(有的青少年甚至没有投票权),虽然有靠年轻人选票当选的议员一直支持TikTok(如Jamaal Bowman),但青少年的政治影响力相对有限。

对于TikTok的这一做法,美国主流媒体的声音多是“radical(激进)”,也有众议员直指TikTok“胁迫”用户抵制法案。还有部分外媒认为,大量青少年为支持TikTok给国会打电话,恰好印证了美国认为其对青少年舆论影响的担忧。

“美国的言论自由是相对的,有些想被隐去的事件却在TikTok上广泛传播,引发美国政府对于舆论控制力的紧张。”某在美国生活工作多年的业内人士告诉虎嗅,在其看来,美国之所以一直要封禁TikTok,除了数据安全等考虑之外,这是核心因素之一。

对于TikTok来说,一旦该法案通过,其很有可能会选择起诉。不过,此番它面临的挑战相较2020年其起诉美国政府时,难度不可同日而语。2020年,特朗普签署的是行政令,而2024年则是国会立法,两者的法律基础与权力有很大区别。

要知道的是,2023年TikTok美区小店终于开通,无论是TikTok本身,还是国内出海卖家,对TikTok在美国的发展都投入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度。

某深耕北美市场的出海品牌创始人曾告诉虎嗅,TikTok是北美出海圈最火热的话题。而2023年11月起,TikTok在国内工作的许多员工(数据、算法等岗位)都陆续接到转岗至海外工作的通知,其中美国也是重要目的地。

在经历诸多波折之后,TikTok在美国的商业化终于要茂盛之际,却再次陷入新的困境,令人叹惜。

详情请点击 详情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