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漫第一IP《斗罗大陆》,为何困于亚太出海?

报道 1年前 (2023-04-06)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

文 | 大娱乐家

国漫第一IP《斗罗大陆》,为何困于亚太出海?

随着国漫崛起,出海也一度成为了国内动漫作品的必经之路,不论是大银幕上的《大护法》《哪吒之魔童降世》《白蛇:缘起》,还是视频平台主导的《斗罗大陆》《天官赐福》《伍六七》系列,都逐渐开始让海外观众认识到了国漫的新气象。

其中更新长达五年,总集数已经突破250集的《斗罗大陆》,在2022年四月份宣布动画总播放量突破400亿,毫无疑问的成为了国漫第一IP,是少有的长周期开发却依然保持着IP活力的国内动画作品。

不过这样一个国漫超级IP,却并没有在国漫出海大潮中获得其对应的影响力。

国漫第一IP《斗罗大陆》,为何困于亚太出海?
《斗罗大陆》剧照

不论是在日韩还是东南亚,都少有动漫爱好者会将热情投注到《斗罗大陆》上,反而像《魔道祖师》《伍六七》等后来者,往往在海外动画迷对国漫喜爱程度排行上占据着前列,前者更是MyAnimeList上唯一排进前一百的国漫作品。

《斗罗大陆》动画的海外讨论度尚不及其真人剧集,细究原因,其实也不难发现《斗罗大陆》出海所面临的三重难关——IP源自男频爽文构成了天然壁垒,3D画风在亚太市场的弱势,以及发行渠道与本土化上的滞后,共同造成了《斗罗大陆》动画在海外的人气不足。

不可否认的是,在国内市场其依然具有独特的IP商业价值,对于后来者而言,却反而贡献了一出生动的出海避坑教程。

网文与国漫的出海“错位”

《斗罗大陆》作为唐家三少的玄幻小说代表作,早已成为了网文界的顶级IP之一。选择这类IP进行动画改编的好处可想而知——原著用户基数庞大,内容热度天然有基础,作为动画内容不再是单纯的冷启动,唯一需要做好的其实更多是照顾原著党的需求。

从这个角度来说,作为IP衍生本身的《斗罗大陆》动画,能在国漫市场上快速占据优势也的确得益于网文打下的群众基础。而其成功,也为之后的《魔道祖师》《凡人修仙传》打下了基础,让整个行业看到了网文IP衍生不仅仅只应该局限在真人影视作品上,动画其实也是一个可选项。

国漫第一IP《斗罗大陆》,为何困于亚太出海?
《凡人修仙传》剧照

不过对于出海而言,诞生于网文的IP作品天然就形成了入坑门槛,尽管过去一两年时间里,以阅文为首的网文平台也在大力提倡出海,但更早之前绝大多数网文作品的影响范围依然局限在国内。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早期网文就完全失去了对外输出的机会。

2015年,就有一家名为”BlueSilverTranslations”的美国网站专门翻译了唐家三少的代表作 《斗罗大陆》,吸引了不少读者,其中关于唐三后传的部分,这位站长表示他用了整整6年时间来翻译。

之后又出现一家名为Wuxia World的网站,专门翻译和推广国内的网络小说。不过绝大多数时候,这些内容其实都没有经过官方授权,站方更多也是为爱发电,并且主要还是英文翻译为主,辐射范围更多是欧美读者。即便是阅文力推的海外版Webnovel,目前也是主打英文版。

这其实也与国漫的出海形成了错位。

即便是最火热的这两年,国漫出海的一线目标依然还是亚太市场,核心则是二次元动漫大国日本与韩国,然而不管是《斗罗大陆》还是其他热门网文IP都罕有推出日韩版本,从基础而言,《斗罗大陆》动画的出海很难获得其IP本身影响力的红利。

国漫第一IP《斗罗大陆》,为何困于亚太出海?
《斗罗大陆》剧照

加上因为《斗罗大陆》动画依然沿袭了其起点网文主人公一生开挂的爽文思路,在国内市场无疑能够保持其传统优势,却很难在类型更多元并且竞争更为激烈的海外市场吸引到太多观众的注意。

事实上,IP作品本身的类型也会对后续动画改编的影响力产生不小影响,从《魔道祖师》和《天官赐福》动画版的走红其实不难看出,相比男频爽文,针对女性观众的BL类型反而更容易在日韩以及东南亚市场获得快速传播,并且激发起观众的二创热情,甚至反向影响到网文本身的输出。

3D画风难以撼动2D霸主地位

在日本动画界看来,中国动画竞争力提高的标志之一其实就是大量应用CG的3D动画技术。这类动画的特点是利用CG立体绘制人物及背景等,像实物一样重现,影像表现逼真。

不论是当年大火的《哪吒之魔童降世》,还是《斗罗大陆》动画版,选择3D动画技术最终更多还是动画资源的长处与表达需要,并不存在路线的高下之分。甚至像《斗罗大陆》因为做成周更年番模式,对于制作公司还有着更高的要求,如果不是背后有腾讯超高制作成本的投入,一般的动画制作规模显然很难如此大规模使用3D技术。

国漫第一IP《斗罗大陆》,为何困于亚太出海?

不过长期以来,长期霸占亚太地区市场的日本动画,其主要卖点除了创意,在表现形式上依然是以2D表现为主。

过去几年里,不少日本动画也开始大量尝试3D技术制作动画内容,像是吉卜力工作室2020年上映的剧场版《阿雅与魔女》是该公司首部全篇采用3D制作的长篇动画。

而在Netflix上出现的复刻日漫IP,不论是《攻壳机动队:SAC_2045》还是《机动奥特曼》也都采用了全3DCG的表现手法,不过这些作品最终评价其实都差强人意。灌篮高手剧场版《The First Slam Dunk》也因为使用了与过去番剧不同的3D画风饱受质疑。

可以说日本动画的确希望在3D类型上进行探索,但碍于成本、技术积累以及更新频率的限制,回顾过去几年大量的日漫热番,比如《鬼灭之刃》和《间谍过家家》等等,依然还是以2D为主,3D技术更多只是作为辅助手段。

国漫第一IP《斗罗大陆》,为何困于亚太出海?
《间谍过家家》剧照

即便像是《魔道祖师》采用了不少3D技术的作品,最终依然还是会转换成2D画风以便更好迎合市场需求,并且在如今的动画制作市场上,“三转二”往往是将两种技术结合,从而放大各自优势的最好选择。

强烈的风格偏好从一些网站排名中也不难看出端倪,在最近一家日本动画网站进行的“中国アニメ人気ランキング”(中国人气动漫排名)的票选中,前五位清一色都是2D作品,包括《魔道祖师》《通灵姬》和去年在日本相当流行的B站新番《时光代理人》。

类似的偏好也不仅仅只是动漫圣地日本,在国漫出海同样密集的东南亚市场,因为深受日漫画风影响,当地用户对传统2D动画的接受程度同样更高。

从B站海外版的动画区评论就不难看出,《凡人修仙传》这类3D作品单集评论往往很难过百,但《时光代理人》和《天官赐福》动辄的单集评论都上千条。

国漫第一IP《斗罗大陆》,为何困于亚太出海?
《天官赐福》剧照

对于国漫来说,从早期来看,选择3D制作的确弥补了国内动画技术的部分短板,尤其是画工过硬的画师不足的情况,并且也让国内观众更快的接受3D动画所带来的艺术风格。

但回到出海亚太这一点上,3D画风则具有先天的劣势,除非能做到迪士尼和皮克斯那般碾压式的水准,不然3D动画在短期依然很难与深耕这一市场的2D风格作品抗衡。

学会本土化才是王道

过去两年国漫出海成为话题,很大程度上与发行渠道的进一步拓展有关,其中无法忽视的自然还是流媒体。

最典型当然是就是泡面喜剧番《伍六七》,2019年被Netflix买下版权播出前两季之后,第三季找来著名喜剧明星钱信伊、Shinji Saito、Max Boublil、Daniel Sosa分别担任英文、日文、法文、西班牙文版的配音演员,并配上了超过29种语言字幕,在全球超过190个国家和地区播出,一举奠定了这部作品在海外的声势。

国漫第一IP《斗罗大陆》,为何困于亚太出海?
《伍六七之暗影宿命》剧照

根据制作公司啊哈娱乐创始人邹沙沙的说法,光是前两季通过Netflix播出后,在海外的社交媒体上累积了十几万的粉丝,并且Netflix也续订了刚刚在B站上线的新一季。

《斗罗大陆》动画版在腾讯视频海外WeTV上线之前,基本没有进入任何正经海外本土发行渠道,其YouTube上官方更新的版本从时间上看也是两年前才开始大批量搬运过去的,甚至到今天为止,官方也没有开设一个官方推特账号以加强运营。

Netflix对于亚太内容在全球的传播贡献力度之强过去多有提及,即便不谈Netflix的影响力,国漫出海其实也都更需要依靠本土化,不论是渠道还是内容本身。

像《魔道祖师》《天官赐福》这类作品,除了与ABEMA、WOWOW、U-Next这些日本本土流媒体合作,更重要的是早早将版权卖给像TOKYO MX这类电视台,通过本土电视的渠道来辐射更多传统动画观众,而非仅仅只是针对上网的年轻观众。

国漫第一IP《斗罗大陆》,为何困于亚太出海?
《魔道祖师(第三季)》剧照

更重要的是这些作品不仅仅只是单纯售卖版权,在本土化方面同样颇为用心。

除了在日韩都选择豪华声优团队进行重新配音之外,《魔道祖师》登陆日本时更是由索尼旗下的动画制作大厂Aniplex专门重新制作了配乐,本土化程度之高,已经超越了不少本土动画的规格。

就在最近第三季即将更新完结时,官方还顺势在日本市场推出了衍生的蓝光碟特典,进一步扩大这一IP在日本本土市场的价值,进而也带动了小说、真人剧的重新火爆。

可以说,《斗罗大陆》不论是发行渠道还是海外本土化方面,都与这些最终出海成果不俗的国漫作品有着不小差距。

诚然,作为年番周更累积下来的庞大数量进一步放大了其劣势,毕竟不论是《伍六七》还是《魔道祖师》,最多也就只有四五十集的体量,超过250集的《斗罗大陆》光是重新配音无疑就是一笔不小的成本,如今在WeTV上提供的版本,能够提供多国语言的后期字幕已经算是相当大的进步。

国漫第一IP《斗罗大陆》,为何困于亚太出海?
《斗罗大陆》已更新至251集

或许《斗罗大陆》作为国漫第一IP并不太追求海外市场的成功与否,但对于更多还在成长的国漫来说,抱有国际化的野心绝不是异想天开,尤其是在这个渠道越发多元的时代,内外兼修自然也能够获得更广阔的市场,同时,文化产品最终也只有在频繁的交流中才会真正枝繁叶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