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五”爆单前夜,物流巨头们海外厮杀

报道 8个月前 (11-20)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时代财经APP(ID:tf-app)

作者 | 林心林

编辑 | 黎倩

“黑五”爆单前夜,物流巨头们海外厮杀

国内的“双十一”大促已经落下帷幕,但对跨境电商卖家来说,战役才刚刚开始。

“Temu黑五的流量太好了,货架上的商品几乎卖空了,9个商品都需要备货”“TikTok美国站爆了,女装类销量大涨。”随着黑五大促预售的开始,社交平台上已经充斥着卖家爆单的消息。

这是海外尤其是欧美消费者们一年一度的购物狂欢。在跨境电商出海“四小龙”中,拼多多旗下的Temu打响大促第一枪,从10月20日开始进入预热期;TikTok Shop紧随其后,于10月27日正式开启黑五网一大促;速卖通、Shein则在11月6日前后加入战局。

尽管预售期的出发点是为了平缓供应链和物流压力,但跨境卖家们还是避免不了卷入备货入仓的压力中。从10月底开始,某跨境电商平台卖家张馨就已经开始感受到发货台入仓量的紧张,而在今年3月,她的备货就因为爆仓受到了影响。

当然,爆仓的“元凶”不只是仓库库容量,还与整个物流链条通畅与否有关。今年6月,韩国海关清关拥堵也导致速卖通物流延迟。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当Temu、TikTok Shop、Shein、速卖通在全球电商市场一路狂奔时,跨境物流能力却成了掣肘。在这场电商巨头的海外战事中,快递企业们也挑起了新一轮的厮杀。

跨境电商订单暴涨,仓储不够用了

在跨境电商交易链条中,物流是极为复杂的环节之一。

从国内揽收到国外末端配送,跨境物流涉及到十几个细小环节,它产生成本在整个跨境电商运营成本中占比可达20%-30%。

11月初,菜鸟进行了一场48小时不间断的直播,展示跨境包裹是如何到达海外消费者手中。当消费者在APP下单后,商品在仓库被拣选、打包、分拣,在传送带上快速运转。

最终,直播镜头停留在机场停机坪上,包裹跟着其他货物被装入国际货运飞机。但一个跨境包裹的路途还远未结束,商品集运后将通过国际空运专线为主的方式运输至海外,再进行目的地国的清关、转运、末端派送,最终到达消费者手中。

这种跨境物流方式被称为国际专线物流,相对于传统的邮政小包、商业国际快递来说,它兼具时效与性价比,也是如今国内跨境电商主流的物流模式。与之对比的是,在跨境电商物流快速发展之前,海淘的时效动辄一个月甚至更久,而现在各大跨境电商在部分地区最短的收货周期甚至可达5—7天。

极致时效的背后,与盛行的全托管模式分不开。该模式下,跨境卖家们无须自行负责仓储物流问题,只要负责选品、供货,并把货品送到跨境电商平台的国内仓库即可。后续的销售、运营、仓储、配送、售后等均由平台负责,后者从而能够更好地把控中间环节及保证利润。

从事服装生意的Temu卖家胡戈告诉时代财经,以前做外贸出口时,一个月仅快递物流费就接近20万元。“现在我只需要负责把货发到广东仓的运输费用,平台会补贴50%,头几个月甚至是全额补贴。”

不可否认,这种模式降低了商家出海的运营门槛和成本,具有不小诱惑力。2022年9月Temu率先推出全托管模式,同年12月速卖通试水,随后TikTok Shop、Shopee等多个电商平台纷纷跟进。

全托管模式重构了跨境电商及物流的生态链,把之前相对散乱的物流推向集中,因而也容易出现仓储紧张。与其他外包的物流环节不同,为掌握库容和存货周期、压缩物流成本等,有一定规模的跨境电商企业大多会选择仓储自营。

以仓储供应链发展较成熟的Shein为例,一位仓储物流人士告诉时代财经,近几年Shein在广佛等地区租赁的中心仓面积达200万平米规模,且还在保持增长。但对Temu等一众起步晚、发展快的跨境电商平台来说,薄弱的仓储物流设施还是跟不上订单增长的速度。

据《晚点》报道,为解决仓储物流问题,Temu国内集货仓从最早的个位数提升到今年九月的26个大仓,分拣员工从几千人快速增长到近5万人。上述仓储物流人士透露,据其了解今年二季度以来拼多多就在广东清远、中山等地新增租赁17个跨境物流仓。

不止是Temu,世邦魏理仕数据指出,三季度广州仓储物流净吸纳量创下季度新高,主要是来自跨境巨头们在广州高标仓市场的新租面积,达83万平方米;佛山、肇庆、清远和中山等周边城市同样有合共近百万平方米的新租成交。

“目前广佛区域引领仓储扩张势头的主要包括Shein、Temu、TikTok Shop等,均为租赁形式,呈现出扩张速度快、需求面积大、围绕白云机场布局的特点。”世邦魏理仕华南区产业地产负责人邓伟对时代财经称。其还透露,跨境电商海外扩张势头不减,目前一些在建项目也已获得跨境电商租户的整租预租。据世邦魏理仕数据,广州仓储工业物流用地每月每平方米39.1元,一个可用面积10万平的仓库月租金逼近400万元。

跨境电商巨头砸重金扩仓之下,胡戈等卖家也明显感到平时抢仓位没有那么难了。但到了黑五等大促时还是免不了出现爆仓、上货难的情况,“除非你有爆款,才会让你优先入仓。”

快递商结对出海,有订单量才是关键

除了扩容前端仓库,跨境电商包裹后续的干线运输、清关、中转、配送的环节也至关重要。Temu们加快攻城掠地的当下,构建更完善的物流保障体系仍任重道远。

全球电商巨头亚马逊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尝试自建物流,年复一年地将数以百亿的资金投入基建,慢慢搭建自己的全球供应链、物流与仓储体系。2019 年,亚马逊就已开始为欧美数个国家付费会员提供次日达服务。

但对于迫切起量的中国跨境电商们来说,时间与金钱都是稀缺,尤其坚持自营物流意味着成本更高,商品价格很难实现“全球最低价”。

因此,爆发的订单需求亟需跨境物流来支持。然而,目前还没有一家物流企业具备整合跨境物流全链条的能力,行业极度分散。

以Temu为例,其物流链条大致可以分为三段。头段为卖家将商品发货至国内仓库,卖家可在平台提供的物流服务商中选择。胡戈称,目前其发货入仓可选择极兔、圆通、中通、顺丰、安能、跨越速运等快递快运公司。

接下来的国际干线运输、海外尾程配送段,Temu则主要与极兔、云途物流等物流服务商合作。其中,尾程配送段,这些服务商大多会根据时效要求与当地邮政或UPS、FedEx等快递公司合作完成。也就是说,完成一个跨境电商订单的配送,大多需要多个快递企业在不同阶段承担运输和配送。

显然,国内快递公司当前的国际基建和配送网络还无法跟上跨境电商的爆发,除了国内段的快递揽收外,其他环节能力均需要大量、长期的投入。

事实上,此前国内快递企业出海已探索数年,并在2017年前后掀起一股合作投资潮,但发展却不尽人意。

在广东省跨境商品贸易协会常务副会长张炯看来,一众国内快递企业中,目前顺丰、极兔、菜鸟在跨境物流上发展较快,三通一达则略显平平。其认为,跨境电商平台会更倾向于选择具备国际航线经验、服务能力的合作对象,相较而言,三通一达缺少海外供应链及客户基础。

单量、效率、基建、服务口碑等是跨境物流商所需具备的素质,其中,单量是重中之重,支撑着企业后续能否搭建发展起其他元素。张炯认为,发展跨境物流首先需要有充足的货量,正如菜鸟有阿里系支撑、极兔与Temu紧密合作、顺丰借道嘉里填补货量,“如果没有‘靠山’,在诸多环节很难有议价空间”。

以国际专线物流中最核心的跨境干线运输为例,该环节一般占据整个物流链条费用的50%。据时代财经了解,当跨境电商平台将该部分跨境承运交给菜鸟、顺丰、极兔、云途等物流商后,后者会与航空公司或者国际货代公司签约合作拿下仓位。

“当你没有庞大的货量和客户基础的时候,就很难和它们‘压价’,而目前跨境电商们又都在打价格战,自然也会管控物流成本。”张炯称。

跨境电商平台的扩张离不开物流的支撑,物流企业海外业务的发展也依赖平台的订单。在这样的天然“捆绑”关系下,Tiktok Shop母公司字节跳动参与投资了跨境物流头部企业云途物流背后的纵腾集团;速卖通则与同为阿里系下的菜鸟深度合作,并以平台优势为菜鸟带来可观的商流。

超级独角兽Shein则相对独立,一方面自建供应链的自营模式令Shein对仓储、中转等物流环节的掌控力更强,另一方面,随着第三方商家的入驻及规模扩大,Shein也在撬动更多物流资源。据了解,目前Shein合作的物流商主要包括顺丰、跨越速运以及一些中小型物流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背靠电商巨头的京东物流,在跨境物流业务上却要逊色于顺丰、菜鸟等。

京东物流国际物流欧洲区相关负责人就表示,区别在于国内以商流带动物流,在京东物流出海的过程中,物流和商流是同步在探索发展路径,譬如京东物流会服务海外本土客户做供应链业务,帮助其电商业务的物流履约。

电商平台掌握主动权,物流被逼内卷

商流带动物流,跟随大多跨境电商平台步伐,目前中国快递物流出海的主要阵地集中在东南亚。

继TikTok Shop搅动东南亚市场后,今年8月以来,Temu正式上线菲律宾、马来西亚等站点,切入东南亚市场;而阿里旗下Lazada也加大了注资,在蒋凡带领下重新实现东南亚份额回升。

物流方面,起步于东南亚的极兔有着天然优势,TikTok Shop在印尼的本地末端配送业务便主要由极兔承运;顺丰在入股嘉里物流两年后,于今年加速整合收购了嘉里的东南亚快递公司,且不断加大航网覆盖;菜鸟则于近几年在东南亚大手笔投建物流枢纽,11月,其与阿里等组成财团拟私有化百世集团,后者在东南亚布局颇深。

不过,随着商流涌动,国内快递公司们避免不了向竞争激烈、人工成本高昂的欧美市场挺进。

伴随速卖通的布局,菜鸟在欧美市场的发展领先于国内一众快递公司,今年9月其落地的“全球五日达”便覆盖了英国、西班牙等国家,彼时菜鸟集团副总裁丁宏伟对时代财经等媒体表示,菜鸟正在北美、亚欧等其他国家进行第二批五日达落地的准备工作。

据时代财经了解,随着海外大促到来,不少速卖通卖家欧洲订单暴涨,一汽车配件卖家开售当天销量达3万多单,约为平时的5倍。

当Temu在北美与亚马逊、Shein叫板厮杀时,极兔也有意分割这块蛋糕。

“极兔在香港上市的目的很明显,就是吸金打入美国市场。”张炯告诉时代财经,极兔正筹备在美国建立物流中转中心,且不排除未来通过收购方式打开市场,“如果极兔以东南亚起网的方式去做美国的快递网络便很烧钱,且Temu也等不及了。”

烧钱在短期内或成为快递公司们角逐海外市场的常态。自建航空网络的顺丰,光是参投湖北鄂州花湖机场工程就斥资约200亿,采购一辆退役客机的成本至少也要数千万;而近些年不断扩大海外基建网络的菜鸟、极兔如今尚未实现盈利,“想要进军国际市场,烧钱是必须的。”张炯直言。

因此,顺丰、极兔、菜鸟扎根在港股上市的意图不言而喻。今年8月股东大会上,顺丰董事长王卫回应H股上市时就提及主要是出于国际化的考虑,希望在未来能够用资本方式扩张,“顺丰在国际化上要抓住机遇,不能比友商走得慢。”

尽管国内快递巨头们乘着跨境电商的浪潮出海,但它们并没有绝对的主动权,电商平台们凭借自己的流量与订单优势,倒逼下游的快递物流行业走向内卷。

有跨境物流从业者就告诉时代财经,今年以来某大型跨境电商平台对于物流服务商的考核愈加严苛,近乎“变态”,包括须专门开通物流跟踪接口、及时把国内外的物流轨迹节点回传等等,“时效达不到就会扣款,有一些物流商扛不住都退出了。”

张炯同样表示,如今跨境电商平台凭借时效服务抢夺市场,同时又将压力传递给了物流服务商,“物流商也很无奈,很多时候最后一公里通常都是由当地邮政或者本土快递公司负责,决定权并不在它们手里。”

当前,跨境电商的配送时效相较过去有了不小提速,全球范围内从下单到收货仍普遍只需要7到10天。但对于拼时效的跨境电商平台来说,尚有“内卷”的空间。

而跨境电商们也在加大对物流设施的投入自建,试图在物流履约上更具有掌控权,今年9月Shein便宣布计划在美国建立三个大型配送中心,以便进一步缩短订单运输时间。

另一方面,由于空运成本高昂,跨境电商还尝试优化物流成本。近期36氪报道指出Temu正与美森、达飞、马士基、中远海运等船公司展开合作,拟通过海运快船形式解决跨境电商物流问题。这也意味着,以往根据实际订单从国内空运发货的主流模式或将改变,推动跨境物流竞争维度进一步多元化。

当Temu们奔向全球时,快递企业们宛若船桨,伴随并支撑着船体出海,彼此需要又相互制衡,它们都希望在这场海外战事中杀出一条生路。

(以上受访者张馨、胡戈为化名)

详情请点击 详情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