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扫外国人的泳池,这门生意被中国卖家做大

报道 3个月前 (12-04)
清扫外国人的泳池,这门生意被中国卖家做大

2005年,一对来自天津的学霸母子,付桂兰和儿子余浅,发现了泳池清洁的商机,开始研究泳池清洁机器人。 

第二年,望圆科技的第一代地下泳池全自动清洁机产品问世,可以在无人看管的情况下潜入水中,完成对泳池池底及池壁的彻底清洁,极大节省了人工清理的费用。 

18年后,望圆科技已成长为年销量42.34万台、营收3.04亿元的行业头部贴牌代工厂,其招股说明书显示,望圆科技2022年在泳池清洁机器人行业的全球份额达18%,为全球第三。 

望圆的招股书昭示着赛道的火热,新一波的泳池清洁机器人创业潮正在涌来。这些创业者履历漂亮、技术过硬,大部分创始团队有着扫地机器人的研发背景;另一头,追觅科技等以智能清洁为核心业务的新锐品牌,也推出了泳池机器人产品,就连以手机壳起家的亚马逊大卖杰美特也试图通过向深圳市思傲拓科技增资880万元,来加码泳池清洁机器人赛道。 

这也是一个备受资本关注的赛道,2023年国内就有Degrii众清科技和星迈创新两家泳池机器人创业公司的融资消息传出,且融资金额都达到了亿元人民币。 

围绕泳池做智能清洁,当真是门性感的生意吗?

亚马逊Top100商品53%来自中国卖家

11月27日-30日,正值两年一届的西班牙巴塞罗那国际泳池展Piscina Barcelona开展,全球各类游泳设备都将在此展览,望圆科技所处的泳池清洁机器人赛道是其中备受瞩目的一项。 

泳池清洁并不是一个新鲜的工作,由于人们在游泳过程中会留下皮屑、头发等杂质,且露天泳池容易有泥灰、叶子等沉淀物,因此泳池往往一个月需要2次左右的清洁。 

生产泳池清洁工具显然是一个颇有前景的行业,目前全球约有3000万个私家泳池,每年增长约5%,其中欧美占据近九成的数量。Pool & Hot Tub Alliance报告称,美国有1070万个游泳池,相当于33个人就拥有一个游泳池,更重要的是,其中1040万个泳池是住宅泳池,也就是家庭所有。 

另一个现实是,欧美人工费用颇高,清洁泳池的单价平均收费在100美元以上,北美的人工费用甚至高达300美元/次,高昂的人工花销让欧美家庭往往不堪重负。 

因此,早在40年前,初代泳池机器人便已问世。但欧美泳池机器人行业玩家数量少,市场集中度较高。目前全球泳池机器人的年销售量约为240万台,市场集中在Dolphin、Polaris、BWT、Hayward这4家品牌,分别来自以色列、西班牙、英国和美国。其中Dolphin的母公司Maytronics已经上市,根据其2023年Q3财报,2023年前9个月,Maytronics的收入为15.85亿新谢克尔(约合30.68亿元人民币)。 

根据预测,泳池清洁机器人的市场规模将在2025年达到140亿元。高集中度使得泳池机器人行业在近乎20年间产品功能没有突破性创新,这给具备智能产业优势的中国玩家留下了参与空间。卖家精灵的数据显示,在亚马逊美国站内,以“robotic pool cleaners”为关键词进行搜索,相关泳池清洁机器人的销量Top100商品中,约53%来自中国卖家。 

不过,当前泳池清洁机器人的渗透率仅有19%,且大多数用户使用的都是初级产品,也就是传统的有线缆、需要人工手动操作的机器,剩下81%的清洁方式仍需要人力大量参与。

清扫外国人的泳池,这门生意被中国卖家做大

德净智能联合创始人Jasmine介绍说,即便是Dolphin这样的行业领头品牌,产品迭代能力跟中国企业还是有一定差距的,可能4-5年才会迭代一款新的产品出来。“Dolphin去年上新了一款无缆绳泳池清洁机器人,零售价是1499美金,没有很智能的APP控制路径规划,续航能力只在150分钟左右,我觉得性价比一般。中国企业在供应链能力上是非常有优势的,大家加入竞争之后,行业的想象力会有很大提升。” 

沐霖智能创始人李旭晖表示认同:“国际竞品尽管现在占据90%的市场份额,但他们更新换代慢,我们产品的定位是中高端,不想从低端杀入,因为低端产品虽然卖得好,但退货率、差评率都很高,代表不了中国智造,我们想用科技来改变这个行业。” 

品牌工厂了解到,泳池清洁机器人的消费决策者往往是欧美的男性用户。因为在欧美市场,男性对家庭的参与度更高,园林的清洁基本上是男性的工作。

技术型新玩家入局

目前中国出海泳池清洁机器人主要玩家大体可以分为四类。 

第一类,是以元鼎智能为代表的已经量产的亚马逊头部玩家。深圳市元鼎智能于2015年4月成立,2019年起确立了通过无线泳池机器人+储能切入庭院及户外场景的发展思路,其核心产品的价位约为299美元,也同步在研发高价位段的产品。在亚马逊美国站中,元鼎的品牌Aiper的排名仅次于Dolphin。另外,亚马逊上还活跃着一些售卖代工厂贴牌产品的卖家,简单修改外观也能获得销量,比如望圆科技的第五大客户就是傲基。 

第二类,是以望圆科技为代表的代工厂,在代工的同时也在推出自己的品牌。望圆科技曾是元鼎智能的最大代工厂,目前也在为追觅做代工。望圆科技的自主品牌Wybot,第一年在亚马逊电商平台上就推出了18款新产品,并取得了近2亿元的销售额。

第三类,是以追觅、松灵为代表的,原本就以家庭清洁机器人著称的品牌,增加了产品线进入泳池机器人赛道。追觅目前已推出扫地机器人、四足机器人、通用人形机器人、商用送餐机器人、泳池清洁机器人、智能割草机器人等六个机器人品类,其泳池清洁机器人的核心产品处于低价位段。松灵科技的割草机器人已成功量产,其泳池清洁机器人以自主研发为主,主打高价位段的产品。 

第四类,是以星迈创新、德净智能、沐霖智能为代表的初创型企业,他们的创始团队成员都有着较高的学历,且大多有扫地机器人的研发背景。星迈创新的创始人王生乐有过4年科沃斯研发工程师经验,还曾担任追觅科技常务副总裁,星迈创新主打高价位段产品,而有华为基因的沐霖智能主打高科技含量产品。

清扫外国人的泳池,这门生意被中国卖家做大

德净智能是在2022年成立的,整个创始团队都与扫地机器人有着不解之缘。创始人Jasmine是从拥有Trifo扫地机器人品牌的远弗科技出来的,她的合伙人则来自科沃斯集团。 

Jasmine认为目前整个泳池清洁机器人的产品设计是比较传统的,整个行业趋势是从传统的人工清洁转向自动化清洁,“我们团队成员大多来自扫地机器人行业,在机器人的自动化、路径规划以及良好的用户体验设计方面,有非常好的经验和成绩。” 

沐霖智能的创始团队同样具备扫地机器人的创业经历。李旭晖说,我们团队大都有海外学习、工作经历,又在华为、360等大厂历练过,期待能够把地图构建、路径规划、蓝牙WiFi控制等中国企业在扫地机器人上已经运用成熟的技术,加到泳池清洁机器人上,实实在在地帮助欧美客户解决清洁效率的问题。 

当然,扫地机器人与泳池清洁机器人有着较大的不同。首先在产品设计方面,泳池清洁机器人要考虑到防水,另外,扫地机器人、割草机器人等信号传输以空气为介质,而泳池清洁机器人则需要以水作为传播介质传递信号,对无线、蓝牙的信号控制要求不一样,产品研发端要突破的难点也就不一样。为了让产品的信号传输更精准,德净智能为用户提供了遥控器和App两种控制方式。 

“我们通过调研发现。欧美无线WiFi的发展相对早期,家庭中使用的WiFi路由器型号多、年代久,一些智能硬件产品的投诉都与APP不好用或网络连接不顺畅有关,因此除了App控制,我们还给用户提供了遥控器。”Jasmine表示。 

好消息是,与其他家用机器人相比,泳池清洁机器人在应用场景上是相对确定的。如割草机器人使用场景可能是相对开阔的草坪,扫地机器人的使用场景则是相对狭窄的家居环境,它们对边界的设置要求非常精确。而泳池清洁机器人所面对的清洁环境是泳池,欧美市面上的泳池形态大致有十几种,可以对操作环境做出相对应的预判。 

就价格而言,品牌工厂接触到的新入局泳池清洁机器人赛道的技术型玩家,几乎都以中高端价位切入。根据品牌工厂的观察,亚马逊上,低端的泳池清洁机器人价位往往集中在150-200美金之间,中等价位约为399到600美金之间,沐霖智能则想要打造售价在600-1000美元之间的产品。 

据了解,泳池清洁机器人的主要旺季是从每年的4月份到8月底,9月份之后会进入淡季。Jasmine指出,中高端产品主要应用于恒温泳池,所以使用时间可以更长,因此一年之中售卖的时间会比入门级产品要长很多。 

清扫外国人的泳池,这门生意被中国卖家做大

开“卷”前夜

尽管泳池清洁机器人赛道中的新玩家很多,但在一位关注泳池清洁机器人赛道的投资人看来,这个赛道还是个蓝海,处于开“卷”前夜,“虽然说现在加入进来的品牌很多,但其实真正能大量出货的是元鼎、望圆等老牌玩家,大部分新进入的品牌到明年才开始推出产品,所以还不算太卷。” 

品牌工厂了解到,追觅的泳池清洁机器人在9月发布,星迈创新的产品刚刚问世,沐霖智能计划在明年年初推出其新一代产品。而Jasmine所在的德净智能,在2023年以OEM和ODM的运营为主,预计在2024年开始推出自主品牌,他们的长远目标是聚焦清洁行业做智能家居产品。 

Jasmine认为,如果某个行业本身是由海外品牌作为主导的,那么,对于拥有供应链优势的中国公司来讲,都有非常大的机会。“可以说,任何一个智能硬件行业,都值得用中国供应链的能力,颠覆并重新定义。” 

李旭晖表示,虽然现在有不少的扫地机器人品牌也加入到了泳池机器人的竞争中,但这个市场是一直在高速增长的,沐霖智能不惧怕竞争。业界人士兴奋的是,他们都看好这个赛道,认为未来10年会有20-30%的稳定增速。 

当下传统泳池清洁机器人采用随机清扫或惯性导航路径清洁,效率低下,清洁有遗漏不彻底。智象首席分析师潘超星在《庭院智能化跨境品牌报告》中指出,目前欧美C端对于泳池机器人的智能化要求倒逼产品进行轻量化与智能化的革新,主要表现在水下续航、便携、导航三点。 

各家品牌都将精力投入到了技术的应用层上,希望泳池清洁机器人能够具备自主的路径规划、方向调整能力,以追求更高的清洁效率和覆盖率。除了清理路径问题,泳池清洁机器人的续航问题也是品牌们追求创新的关键点。据悉,菲亚兰德集团最新研发的机型,以40小时的续航运行测试获得吉尼斯称号“运行时间最长的无线泳池清洁机器人”。 

目前泳池清洁机器人的产业带以珠三角为主,长三角个别的工厂主要生产一些比较低端的产品,Jasmine认为它们在未来的竞争中会被淘汰掉。她透露,德净智能在2024年即将上市的产品,已经能够完成自主充电,未来2-3年期待能够实现泳池消毒、水质检测、垃圾处理等功能。星迈创新近期推出的Beatbot A100 Pro,号称行业首款5合1无绳泳池清洁机器人,不仅能清洁泳池的地板、墙壁、表面,还能进行水质净化。 

“最终,泳池机器人的形态,应该是全方位、一体化的,能够自主做好泳池底部清洁,也能爬墙清洁池壁,还要能够漂浮起来,清理池面上漂浮的落叶等。”李旭晖说,“我觉得最终比拼的是每一家企业在研发和营销上的策略,目前国内泳池清洁机器人还没有出现真正的领军企业,未来几年肯定会有千亿市值的公司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