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迪扩张到新加坡,正面“刚”瑞幸

报道 6个月前 (01-02)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7点5度(ID:Asia7_5)

作者|Chester

原文标题:《七五热点 | 库迪扩张到新加坡,正面“刚”瑞幸》

库迪扩张到新加坡,正面“刚”瑞幸
图源|来自公众号:新加坡狮城椰子

1、从国内到海外,库迪缠斗瑞幸

2、库迪在新加坡,对手不止瑞幸

3、中国餐饮“卷”在东南亚

12月28日,库迪咖啡的新加坡首店在One Raffles Link正式开业。据了解,这已经库迪在开拓印尼、越南和泰国、马来西亚市场之后的第五个东南亚市场。而在此不久前的12月22日,瑞幸咖啡在新加坡的第30家店在新加坡Paya Lebar Link开业。

显然,瑞幸依然紧紧盯着库迪这一“老对手”,从国内到东南亚,两者的“缠斗”仍然没有结束。

从国内到海外,库迪缠斗瑞幸

相比在新加坡已经开出30家门店的瑞幸,库迪的东南亚扩张则从印尼开始。

库迪扩张到新加坡,正面“刚”瑞幸
瑞幸新加坡的第30家门店

今年8月,库迪在印尼的首家门店已在雅加达购物中心Kuningan City Mall正式开业。而相比之下,库迪进入新加坡选址One Raffles Link,有当地消费者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库迪的选址有点“过于偏僻,从地铁口走出来还要走6-10分钟。

据当地消费者透露,库迪新加坡门店之前试营业有免费试喝活动,但目前开业没有首杯0.99新币的优惠,仅有3.99新币的整体优惠价,相比平均每杯5新币左右的瑞幸更便宜一些。

库迪扩张到新加坡,正面“刚”瑞幸
左为库迪新加坡,右为瑞幸新加坡

而在12月初,库迪已相继踏足了泰国与越南。12月8日,库迪咖啡泰国首两家门店分别在Silom Complex 2楼与三洋中心Samyan Mitrtown 4楼同时正式开业,12月11日,库迪越南首店在胡志明市的Pearl Plazz开业。据其他媒体统计,目前库迪在东南亚开业的国家与门店数量分别为印尼3家、泰国2家、越南1家、马来西亚1家新加坡1家。相比瑞幸在新加坡开出30家门店,库迪似乎更喜欢在多个东南亚国家布局。

根据瑞幸最新2023年第三季度财报,瑞幸咖啡门店总数已超1.3万家,去年年底已成为国内最大的咖啡连锁品牌。今年10月,据库迪发布门店开业1周年的内部信表示,库迪全球门店数量已超过6000家。从两者扩张的模式来看,瑞幸采取直营与加盟的结合,而库迪则主打联营快速扩张。

再看国内分布,库迪并且是唯一一家业务覆盖中国大陆所有省份的咖啡品牌,根据数据显示,库迪门店主要集中在新一线和二线城市,在库迪门店最多的五个城市当中,北京、上海排在杭州与成都之后,而瑞幸则重点布局广东、福建与江浙沪沿海一带。据媒体报道,今年9月,每6.5家瑞幸新增门店就有一家开在广东。而从选址上,库迪与瑞幸都主打办公区优先覆盖,库迪在一线城市的门店60%为办公区,而瑞幸在一线城市办公场所的门店则占64%。

可见,在国内瑞幸依然占据主导地位,但已过疯狂开店的阶段,而库迪则正在迎头赶上,加速扩张;而在东南亚,库迪则随瑞幸的步伐。如果将收入与购买力较高的新加坡视作东南亚的“一线城市”,人口多而潜力大的印尼视作“二线城市”的话,库迪在东南亚追赶瑞幸的策略,似乎也与其国内如出一辙。

库迪在新加坡,对手不止瑞幸

尽管创始人的瑞幸背景,以及如瑞幸一般的扩张步伐,让人首当其冲地想到库迪与瑞幸的“战局”,但在新加坡咖啡市场,库迪的对手不止瑞幸。

早在1996年,星巴克就进入了新加坡,如今在新加坡约有130家门店。尽管在去年9月传出了顾客信息被网上兜售的丑闻,但作为全球咖啡行业的巨头,多年来的积累与口碑让星巴克依然是库迪无法绕过的竞争对手。1963年成立的跨国咖啡企业、美国品牌香啡缤(The Coffee Bean & Tea Leaf)在新加坡同样享有盛名,目前在新加坡约有70家门店。以咖啡和甜甜圈闻名的加拿大知名品牌Tim Hortons(简称Tims),其新加坡首店也在11月17日正式开业。

除了国际品牌之外,一众东南亚本土品牌也正在加入新加坡咖啡战场。今年9月,印尼咖啡独角兽Kopi Kenangan登陆新加坡,其品牌定位介于咖啡街边咖啡档和星巴克之间。目前在印尼已经超880家门店,并且在去年第四季度在马来西亚开设了五家门店,新加坡首店开业时也曾被当地媒体以“平价咖啡天花板”予以报道。

同月,由印尼风投East Ventures孵化的印尼咖啡品牌Fore Coffee在新加坡首店开业,其模式同样是以瑞幸为蓝本,旨在为印尼人提供平价的竞品阿拉比卡咖啡,计划在今年底前在印尼扩张至超过200家门店。

库迪扩张到新加坡,正面“刚”瑞幸
从左到右依次为Fore Coffee、Kopi Kenangan、库迪、瑞幸和星巴克

新加坡用户Vincent向7点5度分享道:“新加坡喝咖啡的人多,每个人几乎每天都要喝,新加坡的咖啡行业也挺卷的。但瑞幸在新加坡好像挺受欢迎的,有活动的时候也挺便宜。相比瑞幸,库迪、Kopi Kenangan和Fore Coffee显得更小众一些。” 

在Kopi Kenangan、Fore Coffee、瑞幸、库迪与星巴克之中,Fore的价格最为便宜,新店开业的库迪目前正在折扣活动期间,价格最低但非原价;与此同时,瑞幸也依然有会员首杯0.99新币的折扣。从产品来看,除了产品较为传统的星巴克与Kopi Kenangan之外,其他品牌的咖啡饮品都有果咖、气泡咖或者茶咖等较为新颖的类型。

东南亚是全球三大咖啡种植区之一,尽管新加坡并不生产咖啡豆,但新加坡是世界八大最佳咖啡城市之一,也是亚洲唯一上榜的城市,每年消耗约15000公吨咖啡,人均每年消耗2.6公斤。因此,作为城市国家的新加坡,对于各路咖啡企业来说是一个兵家必争之地,而对于中国或东南亚本土品牌,新加坡更是一个开启品牌国际化的绝佳起点。

但也正因为新加坡咖啡市场巨大潜力,各路豪强加入也让新加坡的咖啡市场愈发的“卷”了起来,更有甚者不幸出局。今年5月还在宣布融资5千万美元、一度被称为“东南亚版瑞幸”新加坡本土品牌Flash Coffee,却在多次传出裁员与迟发工资之后,于今年10月申请结算清盘。而库迪新加坡门店的地址似乎恰好是Flash Coffee门店的旧址之一。

中国餐饮“卷”在东南亚

而除了库迪与瑞幸,近期还有其他中国饮品品牌在其他东南亚国家开出首店:12月1日,喜茶已在吉隆坡的Exchange TRX购物中心开设了其在马来西亚的第一家门店。几乎在同一天,奈雪的茶在曼谷的Emsphere商场开设了泰国首店。

除了饮品赛道,海底捞、江边城外、探鱼、太二酸菜鱼以及呷哺呷哺等中国餐饮品牌也在近年来将新加坡选为出海的第一站。东南亚地区不仅有大量的华人群体,文化上也更加包容且连贯东西方,尤其新加坡国际化程度更高,因此也理所当然地成为中国饮品乃至餐饮品牌试水出海的首选。

但回顾喜茶与奈雪的茶出海东南亚五年来的历程,显然东南亚的饮品市场已经越来越“卷”。而主打平价低价的蜜雪冰城,则在2018年选择了越南开出海外首店,并快速向东南亚其他东南亚国家逐步延伸,直到2022年才进入新加坡。相比之下,喜茶与奈雪的茶显然在东南亚经历了更为严峻的市场考验。蜜雪冰城的扩张也似乎证明了在海外以平价打开市场有更高的可行性。

而在越来越卷的东南亚饮品市场,库迪与瑞幸的战局又将如何持续?值得我们继续关注。

详情请点击 详情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