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AIGC,都去哪“捞金”了?

报道 2周前 (05-07)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听筒Tech(ID:Tingtongtech)

文|饶言

编|才哥

中国的AIGC,都去哪“捞金”了?

全球爆火的AIGC,看上去似乎摸索到了赚钱的途径。

4月26日,“中国版Adobe”AIGC软件A股上市公司万兴科技(300624.SZ)公布了2024年一季度财报。

这家在海外市场表现活跃的中国AIGC企业,海外收入占比常年超九成。近两年来,其业绩高速增长,2024年一季度,万兴科技实现净利润2564.98万元(人民币,以下未标注则同),同比增长22.99%。

最近备受关注的“AIGC第一股”出门问问,同样实现了盈利,2021-2023年经调整净利润分别为-0.73亿元、1.09亿元和0.18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出门问问的海外营收占比亦超50%。

“对于国内的AI企业,尤其是AIGC企业而言,‘出海’同样是‘必选项’。”AI创业者强哥对《听筒Tech(ID:Tingtongtech)》透露,不仅万兴科技这样的软件企业热衷出海,字节跳动、百度等互联网巨头,以及大部分的AI创业公司,都在积极拓展海外市场。

也正因此,不少AI产品在海外市场“混”得风生水起,Heygen、Opus Clip、Meshy、PixVerse等国产AI应用,都在海外持续“蹿红”。

谈到出海原因,万兴科技副总裁朱伟表示,抛开其他因素,从付费意愿来看,海外市场更具备优势。

朱伟对《听筒Tech》坦言,“中国市场是最大的AIGC应用市场之一,但目前还不是一个很好的付费市场。”

当然,出海并不容易,对于中国的AI企业而言,摆在他们面前的难题还有不少。

“付费就不用了”的国内消费者

“你个人会不会为AIGC应用买单?”

对于大部分国内消费者而言,这并不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当《听筒Tech》在不同的AIGC微信群中发出此调查问题时,“免费试用后,如果收费,我就不会用了。”这是绝大部分网友的回答。

仅有少数网友表示,“如果真的有用,会花钱,但不会花太多。”

也有部分网友表示,“工作需要的时候会付费,不过,这种情况一般是公司付费,个人一般不会付费使用。”

对于《听筒Tech》发出的第二个问题,“一年会在AIGC应用上花费多少钱?”网友的回答同样真实,“不会超过100元,一般就花试用时的9.9元。”

“从来没用过‘包月’,或者‘包年’,完全没必要。”这是绝大部分网友的回答,也是很多国内网友的普遍看法。

对于这样的情形,强哥并不感到意外,“国内的C端消费者很少会为生成式应用买单,大部分消费者对这些应用的‘好奇’,均停留在‘免费’阶段。”

事实上,正如强哥所言,此前部分爆火出圈的AIGC应用虽然很火,但一旦涉及收费,热度就难以持续。

最为典型的例子,便是妙鸭相机。

2023年7月,凭借“9.9元和20张照片就能生成艺术写真级的个人美照”的噱头,妙鸭相机迅速出圈,多次登上iOS“应用”排行榜第一。

彼时,生成的“妙鸭美照”席卷朋友圈等社交媒体。公开数据显示,2023年8月8日,妙鸭相机APP开始霸榜“社交”,8月13日,更是拿下了“总榜”、“应用”、“社交”三个榜单的第一。

不过,这波高峰只维持了很短的时间,自8月16日开始,妙鸭相机排名一路下滑。时至今日,在苹果应用商店,妙鸭相机已经榜上无名,微信小程序评分也仅为2.4分。

中国的AIGC,都去哪“捞金”了?
图:妙鸭相机的微信小程序评分 来源:微信小程序  《听筒Tech》截图

“仅付费过9.9元,生成了自己的数字分身之后,便没有再付过费。”这是不少网友的反馈。

另一款爆火出圈的音乐生成应用Suno,同样没能逃脱这样的命运。

今年4月初,“一分钟便能根据需求生成不同风格的音乐,一天能写一百首”的音乐生成应用Suno火爆出圈,一时间,“人人都是周杰伦”。

不过,短短一周之后,Suno迅速沉寂,主要原因就是“收费”。

据了解,Suno一个账号每天仅能免费使用10次,10次之后,用户想要再生成音乐,就需要付费,收费标准为10美元/月。

一位试用过该应用的网友对《听筒Tech》直言,“只是试着玩,看到收费就没有再用过了。”

但对于海外用户而言,“付费使用”似乎并不是一件难以决策的事。

“大部分国外消费者对于‘包月’或者‘包年’,甚至付费’永久使用‘并不排斥。”一位定居美国的网友Avery对《听筒Tech》透露,“以Wondershare Filmora(万兴喵影海外版)为例,我身边不少人便购买了50美元/年套餐。”

争相出海的企业

“付费意愿更强”的海外市场,自然吸引了更多的国内企业争相入局。

互联网大厂是AI应用出海的主力军,字节跳动便是其中的典型。

公开资料显示,字节跳动延续了移动互联网时期“App工厂”的打法,在海外推出了一系列AI出海应用。目前在海外市场便有包括Cici、Gauthmath、Coze虚拟陪伴、AI教育、AI开发平台等6款应用。

字节跳动在2022年推出的一款帮助学生解答课后作业问题的应用Gauth,此前不温不火,却因为AI加持而快速“翻红”。

相关资料显示,在加入生成式AI相关功能后,Gauth在美国市场“爆火”。

据字节AI教育平台Gauth官网公布的数据,已经有超过2亿学生用户使用过该平台。根据七麦榜单,截至2024年3月27日,Gauth目前排名美国教育类应用第二名,仅次于Duolingo。

Avery向《听筒Tech》透露,Gauth在美国颇受学生群体欢迎,主要的原因在于“学科覆盖面广”,且“其社区交流功能也有利于增强用户黏性”。更重要的是,“相对而言,收费不算太贵”。

中国的AIGC,都去哪“捞金”了?
图:Gauth的应用界面 来源:网络 

据Avery透露,目前Gauth分为三档收费模式,包括11.99美元(约合人民币86.78元)包月、21.99美元(约合人民币159.15元)包季,以及99.99美元(约合人民币723.66元)包年,“包年的群体居多。”

事实上,不仅仅是大厂,不少软件企业,早已经在海外布局,万兴科技和昆仑万维便是其中的典型。

成立于2003年的万兴科技,可以说是软件企业的“出海先锋”,2007年开始,便布局海外市场,其视频创意应用软件如Wondershare Filmora、文档创意软件产品如Wondershare PDFelement在北美、欧洲、日本等市场占有一定的市场。

朱伟向《听筒Tech》透露,目前,万兴科技已在北美、日本、新加坡、韩国等主要销售区域设立了分公司及子公司,销售客户遍及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

另一家国内较为知名的软件企业昆仑万维也是“出海老兵”。

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21年8月,昆仑天工就已经将AI技术应用在出海音乐应用StarMaker上,其消除人声算法的技术,让StarMaker迅速打开东南亚等市场的K歌场景。

就在2024年4月,昆仑万维再推出了音乐大模型产品“天工SkyMusic”。

当然,还有一些“闷声发财”的出海企业。据Avery透露,此前,一款AI短视频工具Opus Clip在美国市场“出圈”。

Avery表示,Opus Clip可以在短时间内,将一个长视频剪辑成10个短视频,并且自动裁切人物主体,生成标题、文案等内容。

“用户可以将剪辑好的视频一键发布至TikTok、YouTube Shorts和Instagram Reels等平台,很受美国市场的用户欢迎。”

从公开资料看,截至目前,Opus Clip已在全球累计超50万用户,获得光速、DCM、红杉、高瓴等机构投资。

另一类典型便是一些垂直赛道的企业,如作业帮,2023年5月,也在美国、印尼等地上线AI拍照和解题助手Question AI。公开数据显示,Question AI在北美市场周活跃用户接近200万。

“总结感觉,海外市场的AIGC应用比国内更为活跃。”在Avery看来,在美国市场,AIGC应用的推出频率非常高,尤其是2023年下半年以来,“几乎每个月都可能出现一款‘爆火’的产品。”

强哥亦对《听筒Tech》表示,活跃的海外市场,为中国企业在海外提供了巨大的发展空间,“尤其是一些初创型的企业,海外市场的’出圈‘机率远高于国内。”

出海也不容易

尽管企业热衷于出海,但出海并不容易。和其他出海企业一样,AIGC企业出海同样存在诸多阻力。

在创业初期,强哥同样将产品瞄准了海外市场,他和团队研发的是一款浏览器插件,该插件能够帮助用户实现多个页面的翻译功能。

在强哥团队的调研和构思中,该插件拥有一定的市场空间,“随着国内企业的出海加速,以及全球市场的海外用户对在线翻译的需求非常大。”

但遗憾的是,强哥的产品并没有打开市场,在强哥看来,“一方面,与国外的AIGC应用相比,国内的技术还有一定的差距;另一方面,市场竞争也相当激烈。”

朱伟亦认可强哥的观点,他对《听筒Tech》表示,现阶段,与国外相比,中国的AIGC发展,在算力的投入及数据训练上,仍存在一定的差距。

中国的AIGC,都去哪“捞金”了?
图:Sora的应用界面 来源:《听筒Tech》截图

以Sora为例,朱伟指出,业界推论,目前Sora至少采用了1万卡以上的集群在做算力训练。但在国内,“目前采用千卡集群的公司都不多。”

除此之外,数据训练也存在很大的差距。“Sora至少有500万小时的视频数据做训练,但国内的同类型应用,训练的数据差距非常大。”

“仅从这两点就能看出,国内的AIGC应用,与国外相比,存大较大的差距。”朱伟直言。

除此之外,文化差异、政治因素等,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AIGC企业的出海。

在强哥看来,文化差异是制约中国AIGC企业出海的重要因素,“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对文化的理解不同,即便是产品技术达到了需求,也很有可能因为不符合当地文化,而无法打开市场。”

也正因此,“本地化运营”成为不少企业出海的一项重要战略。

强哥告知《听筒Tech》,为了解决“文化差异”和“开发思维”的问题 ,绝大部分企业都会在本地组建团队,“虽然成本比较高。”

以万兴科技为例,其不仅在全球设立了多家分公司和子公司,还吸纳多语种、多文化背景、熟悉海外市场的外籍和归国精英人才,开展全球各国家(地区)的产品本地化、海外品牌推广、市场拓展等工作。“本地化运营有利于客户沟通,更快捷地解决客户需求。”

当然,尽管现阶段看来,海外市场仍有较大空间,但朱传和强哥都强调,国内市场仍不可或缺。

朱伟便向《听筒Tech》指出,万兴科技未来将加大以中国为主的全球新兴国家市场拓展,持续降低对单一国家的收入依赖,增加收入来源地。

强哥亦承认,接下来,将扩展国内市场及东南亚市场。

而在朱伟看来,AIGC都仍有很大的市场空间,“不管是国内,还是海外,关键在于产品能否真正解决用户需求,只有真正解决用户问题的产品和服务,才能赢得市场的认可和发展空间。” 

(文中强哥为化名。)(头图来自Pexels。)

参考资料:

1、《中国AI,全球掘金 | 智涌深度》,来源:《智能涌现》;

2、《那些你不知道的AI产品,正在海外闷声赚大钱》,来源:《新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