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出海人正在义乌经历“变形记”

报道 3周前 (05-27)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壹览商业(ID:yilanshangye)

作者|李彦

编辑|木鱼

出品|壹览商业

一群出海人正在义乌经历“变形记”

“我们公司楼下全是货代,前面那条路,我认识的光做阿里国际站的商家就有十几个。周边有太多出海的商家了。做Shein 、Temu、国际站、亚马逊的人,他们都从我这里拿货。”义乌市朵芙仿真花创始人陈金宝感慨道。

陈金宝做的是仿真花生意,因为大热剧《繁花》,今年以来,身边朋友时不时会来关心“宝总”的“繁花做的如何”。

陈金宝所在的义乌,是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中心,更是中国企业出海一大缩影。在2023年,义乌成为了全国首个年快递量超百亿件的县级市。据悉,义乌市场汇集的26个大类、210多万种商品,关联起全国210万家中小微企业、3200万产业工人,约24万家经营户在这里从事电子商务。

义乌跨境电商协会会长徐俨也明显感觉到义乌老板中现在整体的跨境氛围都更加浓郁了。壹览商业了解到,2024年4月以来,国际站上义乌的新商家数量同比增长77.5%。根据阿里国际站联合义乌跨境电商协会发布的“义乌出海产业带地图”,当地各个商家聚集的乡镇、街道几乎可以说已经成了“国际站小镇”“国际站小区”。

浙江义乌海关处数据显示,继2023年进出口额首次突破5000亿元大关后,2024年,义乌对外贸易继续保持强劲增长势头。2024年1至4月,义乌进出口总值达2010.6亿元,同比增长22.0%;其中出口1763.8亿元,同比增长19.9%;进口246.8亿元,同比增长39.5%。义务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世界超市”。 

世界的超市,出海人的大本营

历史造就了义乌“世界超市”的基因。

最早的“鸡毛换糖”交易模式就形成于义乌地区,那些拿着拨浪鼓、挑着担子吆喝着的人被称为“糖担”。用糖来换收破铜烂铁、鸡鸭鹅毛等,再回收至集中点卖出去。这一现象历经千年发展,随着宋元明清的发展推动,形成了“行担经济”。

到了1982年,稠城镇湖清门小百货市场率先开放,数万农民涌进城做生意,义乌有了全国第一个政府公开认可的市场,摊主经工商部门登记领取摊位证,就可以合法经商。

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让本就有着良好营商生态的义乌迈入了“国际商贸”时代。2005年,义乌的国际贸易额首次超过国内贸易额,标志着义乌市场从以内贸为主转型成外贸为主。

从阿拉伯的烤肉到南亚的咖喱,从非洲的果汁到中东的抓饭…在义乌,可以看到各式各样的餐厅,成群结伴的中东人在义乌街头侃侃而谈,偶尔还能听到他们在用中文砍价。一个190万人口的小城市,聚集了30多万来自60个国家的外国人,每年迎来送往数百万外国客商。

陈金宝在2010年左右入驻淘宝,做起了仿真花生意。在那个时候,开淘宝店还不用钱,用陈金宝的话来说,仿真花生意“几百块就可以拿货,方便后期操作。”

淘宝让陈金宝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然而,在陈金宝看来,C端要处理的问题更为繁琐,因此,2013年,他又开始上1688做起了批发生意。2021年,在内贸批发领域做得风生水起的陈金宝,打算趟一趟出海的路,看了一圈跨境电商平台,选了阿里国际站。

陈金宝对壹览商业坦言,做国内生意,只有15个点的毛利,做外贸却可以得到30个点的毛利。这是因为“跨国生意,有信息差,服务的维度、成本也更高。”

义乌市多赢饰品厂董事长曾红旗,更早嗅到了义乌的出海商机。2005年,已经41岁的曾红旗,到义乌闯荡,借了75万元专门做饰品外贸。靠着胆量和魄力,第一年就做到了几百万的营业额。到了2010年前后,已经奔五的曾红旗感受到了一点危机,“必须要做互联网了。”

2011年,已经47岁的曾红旗开始借助阿里国际站干起了线上出海,第一年就很猛地干到了几百万。据透露,曾红旗现在一年的外贸生意规模超2亿,出海团队更是扩张到了100多人。

义乌,正成为出海人的聚集地。跨境电商平台的不断更迭,更给商家做生意持续赋能。 

坐在办公室的出海生意

都说跨境电商改变了义乌出海人的“坐商”模式,陈金宝却仍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坐着挣老外钱”的老板。2019年,陈金宝将重心放到出海上来,开始布局阿里国际站。直到现在,陈金宝还从未出国国门,仅靠“线上接单”。

仅靠“线上接单”,如何做成千万量级的单子?半托管和各类AI工具的上线,大大降低了出海做生意的门槛。

通过使用TIKTOK、FACEBOOK等国外社交软件来了解国外行情。再使用跨境电商平台提供的AI和半托管服务来扬长避短,陈金宝把电商式外贸发挥到了极致。

义乌市灿源进出口有限公司总经理冯俊峰,也“坐着”实现了生意转型。

2016年,冯俊峰通过代理采购的出海生意,一年销售额高达1.5个亿。然而,老客户偶然一次的延迟打款,让冯俊峰经历了一次巨额的垫资。“最多的时候六七千万的货款背在身上,风险太大。”

也正因此,冯俊峰做出海生意的思路彻底改变了。

他开始减少垫资的生意,转型做现金交易,一个人研究跨境电商,势必要解决“资金回转”风险这一最大的痛点。在考察诸多平台后,选择了可以“客人先付钱再发货,不承担风险的”的阿里国际站。

转型做线上的出海生意,“全公司英语最差”的冯俊锋还得克服语言这一关。最初,冯俊锋利用平台的国际版旺旺跟他的德国客户交流,去年,AI生意助手上线后,能转换的语言达到了成17国,“在线上我们都能用各自的母语沟通。”

降低出海人的生意门槛,成为了跨境电商平台互卷的一大趋势。

2023年,TEMU凭借全托管模式在海外一路扩张,此后,速卖通、阿里国际站、SHEIN先后推出了半托管模式,并不断迭代自己的AI工具,为出海人保驾护航。中国海关总署最新发布数据显示,前4个月,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13.81万亿元,同比增长5.7%,规模创历史同期新高。

在壹览商业看来,一方面,平台推出的类似全托管、半托管的模式,为出海人提供了保姆式的服务,降低了出海门槛,另一方面,各类AI工具的上线,解决了做生意过程中最核心的语言问题,让出海人实现了坐在办公室成单。

在此基础上,义乌作为中国最老牌的一批生意人集中地,也变成了一个更加聚合化的城市。中国小商品市场,正以更快的速度变成“世界小商品市场”。

详情请点击 详情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