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中东去!

报道 1年前 (2023-04-14)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数智前线(ID:szqx1991)

文|赵艳秋 徐鑫

编|石兆

走,到中东去!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一批批中国机构和企业开始涌向中东。一个有趣的标志是,在沙特首都利雅得,已经不知不觉新开了多家中餐馆。

伴随中东各国从石油经济向多元化转型,来自中国的企业,正在加速将在中国本土市场验证过的成熟商业模式和数字化解决方案带入中东。

中东,一片我们经常听说但又难言熟悉的地方,正成为中企出海的新焦点。

过去一段时间,很多人认为全球化已死,尤其是一向能平衡各方利益的老手、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也大呼“全球化几近死亡”,引发关注。但事实上,业界人士发现,“有很多新的东西在萌生”

作为全球化的一个新动向,中东这一新兴市场存在诸多宏观红利及行业机遇。来自中国的企业正在加速将在中国本土市场验证过的成熟商业模式和数字化解决方案带入中东。相比此前单纯的商品和应用出海,新一代中国企业更重视当地运营。他们已经意识到,需要借助在当地运营的产融资本和数字化基础设施服务商的力量,抱团进取。

中东成了风口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一批批中国机构和企业开始涌向中东。一个有趣的标志是,在沙特首都利雅得,已经不知不觉新开了多家中餐馆。“你会发现,中东好像一下子到了风口之上。”一位常驻利雅得的观察人士告诉数智前线。

去年,沙特当地中国投资机构易达资本接待了超过500家中国来访企业和机构。但2023年,到访中东的代表团和企业更为密集。

春节刚过,沙特和阿联酋就迎来了香港特首李家超带领的香港代表团,他们不仅拜访当地政府部门和企业,还与资产总计超过4万亿美元的四家主权基金见面。紧接着,内蒙古自治区商务厅带领51家外贸企业到访。3月初,沙特和阿联酋又迎来了广西经贸代表团。最近,广东、北京等地代表团也纷至沓来。

在中东地区常驻已有10年的华为云中东中亚云业务部总裁戴伯尧,也感受到了这种扑面而来的变化。他告诉数智前线,随着疫情阴影散去,中国企业的海外投资与贸易开始迅速升温,非常多的中国企业到中东来,而中东各国政府也有很强意愿与中国合作。

2月,在沙特举办的科技峰会LEAP上,有非常多中国企业参展。在峰会结束当晚的一个聚会上,一批中国企业围坐在一起。“什么行业的都有,电商、物流、游戏、云计算、SaaS服务…….”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数智前线,“所有人都在谈论‘中东热’,大家在相互打气,称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把事业做起来”。

“现在有种‘天时地利人和’的感觉。”一位今年出海中东的人士告诉数智前线,中东各国处于经济转型期,每个国家都制定了宏大的规划,发展非石油经济,想往上走。但一些国家基础相对薄弱,期望借鉴成熟市场的经验。

实际上,中东由20多个国家与地区组成。在这其中,尤以沙特、阿联酋、卡塔尔、科威特、阿曼、巴林组成的“海湾六国”最具出海潜力。2022年“海湾六国”GDP增速是全球的两倍多。其中 ,沙特GDP增速为8.7%,放在全球也是“一枝独秀”。而相关预测称,2023年,海湾六国的GDP增速仍将是全球平均水平的两倍。

“每个到这里的人都无比兴奋。我们看到有这么大的市场,处于一个百业待兴的状态,我们又能以一种非常成熟的姿态进入,感觉大有可为。”一位出海考察的人士说,每个人都希望半年之内再来一趟,把相关的事情进一步落地。

全球化的新通路

中东为何引发中企出海淘金热?这背后有着深层原因。

中国的“中东外交年”与中东国家集体“向东看”,让双方相向而行。去年12月,三场密集的峰会成为中阿、中海、中沙关系发展的里程碑事件。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丁隆撰文称,中国与中东的政治关系与战略合作逆势而上,处于历史最好阶段。

一位在当地的中方人士称,尤其2022年中阿峰会召开后,他接触的沙特客户,本来采购欧美产品,也主动来看中企的方案。中东舆论环境中立,而现在对中企的态度更加友好。

而中国这些年一直是中东最大贸易伙伴,双方在能源与工业、科技产品市场互补。“有这样一层坚实的经济基础,又在这样的宏观环境下,可以预见双方的交流合作会越来越大。”一位国际贸易业人士对数智前线分析说。

如果再进一步,长久以来,大众对于中东资本市场的关注仍然远比不上它的体量。截至2022年底,中东主权基金的资产管理规模高达3.64万亿美元,掌控了全球1/3的主权财富基金。最近这几年,沙特、阿联酋的股市也高速发展,规模比肩新加坡。从“富得流油”到全球投资新兴产业,阿拉伯人天生的商业基因正在悄然改变市场。

这是中企参与的好机会。之前多年靠VIE架构、接受美元投资、赴美IPO的这条路已经受阻,中东资本市场给他们提供了另外一种选择。他们可以在中东拿美元投资,参与到包括中东的全球科技创新中去,再在中东、中国香港等地上市。

“很多人都在讨论这件事。”戴伯尧说。某种程度上,科技企业在这里的估值和受认可度更高。

易达资本管理合伙人Jessica Wong告诉数智前线,以中东体量最大、位于沙特的Tadawul交易所为例,他们正在以非常积极的态度推进现代化改革,与国际市场接轨。

“当前来说,上市公司主体,必须是沙特股份制公司,且在沙特有办公场所。公司市值要达到八千万美元以上,但无硬性收入和盈利上市测试标准;上市后外国投资人持股比例不得超过49%等等。”Jessica Wong说,易达资本投资的四家企业今年正在筹备上市。

中东的主权基金也瞄准中国市场。有人士估测,之前这些基金对中国的投资占比恐怕不到5%,但如今Mubadala(阿联酋穆巴达拉投资公司)、ADIA(阿联酋阿布扎比投资管理局)、ADQ(阿布扎比主权财富基金)都加快成立中国办公室,着手推动中国投资。

前几天,戴伯尧接待了一位中东投资人士,对中国能源项目非常感兴趣。他诚恳地向戴伯尧表态:“可以让你的用户来,我去谈合作,大规模合作都行”。

“在我看来,只要有决心走出来,海外市场的机遇是非常丰富的。”一位正在当地创业的人士称。中东正成为全球化一条新通路。 

中东的数字化雄心

中企现在出海中东的机会在哪?业界观察,中东各国正处于急迫的经济转型期。

得益于一直处于高位的油价,中东这几年财政充裕,投资也变得非常激进,各国都推出了非常进取的“国家战略愿景”,从石油经济向多元化转型,最重要的是两个方向:一是新能源,一是数字经济。

在这些战略愿景中,显示出中东有一颗数字化雄心。比如,过去几十年最依赖石油的沙特,2016年就发布了“2030愿景”规划,投资5000亿美元建设未来城市Neom。2022年又追加一万亿美元,在Neom基础上建设The Line。这是一条长达170公里的未来社区带,建成后将容纳100万居民并实现零汽车、零街道和零碳排放。他们还提出,在2030年前,要让沙特AI水平进入全球TOP 10。

除了沙特,2022年阿联酋数字产业占阿联酋GDP的贡献率达到10%,他们的目标是10年内实现翻番。其中,迪拜的宏大蓝图是要建成全球最先进的物联网系统,建成最幸福的城市。阿布扎比的“Masdar City”也是一座智慧城市,他们在谈论所有公共交通电动化、智能化,港口要变成无人港。卡塔尔也在斥巨资开展新基建。

而这些国家的决策者也在强调速度。在当地官员中流传着“瞪羚和狮子”的寓言,这两类食物链上紧邻的动物,都要跑得比对方快才能生存,这提醒当地政策制定者必须要行动得更快

“我经常去沙特出差,这个国家变化非常大,有一种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的味道。整个国家生气盎然,到处都在搞建设。”一位人士告诉数智前线,他去了沙特的Neom新城工地,现场已不乏中国公司的logo和身影。实际上,从建筑到智能化,中国公司已全面介入这个项目。

“他们非常想改变,每周都可能会突然宣布一些新项目。比如,前不久沙特王储公布,要建一个立方大厦Mukaab ,一座充满AI技术的大楼。”一位出海人士告诉数智前线,“包括对女性的态度,前段时间一家本地银行提供了一项计划,扶持女创业者。其实你想想,前几年女性连开车都不行,现在能扶持她们去创业,这个变化的冲击对我是挺大的。”

戴伯尧也观察到一个有趣的现象,华为很多最新技术的海外布局,都从中东开始。“这些国家资金充裕,很愿意尝试新科技,同时又比较务实,能以长期主义的视角发现新技术对于产业、经济发展的真正价值。”

而不少人士预期,在接下来的数年间,中东地区的市场开放和现代化转型还将持续释放红利。中国与中东,非石油经济合作也将快速发展。

中企出海新阶段

在这一波中资进中东的热潮中,中企越来越倾向于把国内成熟的商业模式和在中国丰富场景中打磨出来的技术能力对外输出。

一位在中东多年的资深人士告诉数智前线,与早期出海的淘金者不同,这一波到中东的中国企业更加注重扎根中东。这里既有泛互联网行业企业,也有金融科技企业,还有大型能源央国企和大型车企的车联网项目、人工智能公司等,这都是中东市场欢迎的合作。

以泛互联网行业为例,中东市场需求大。海湾六国60%~80%人口年龄在30岁以下,不少国家的互联网普及率超过90%。中东各国既希望有好的互联网服务,又不希望仅仅成为WhatsApp、Amazon等国际应用的消费者。“中国公司此时带着数字技术能力和行业know-how进来,同时还有意愿成立本土公司来做这件事”,一位驻扎中东多年的资深人士颇为看好中国泛互联网行业在当地的发展。

中东目前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电商市场之一,海湾六国电商规模增速甚至在50%以上。同时,阿联酋和沙特等客单价不逊英美市场。一项调查显示,沙特女性每年在美妆类产品上的平均花销是其他地区的几倍。这使得围绕电商生态的投融资急剧攀升。SHEIN、Fordeal等中国背景的跨境电商平台在这里已是重要玩家。

当地物流基础设施也在逐步完善。极兔快递去年进入沙特后发展迅猛,很快成为当地头部物流企业。中东本地的物流基础设施尚不完善,阿语版和英语版的编码混乱,快递配送还谈不上体验。“极兔带来的变化是,把一些数据指标带进来了,提升了电商送货效率。”一位当地人士告诉数智前线记者。

还有更多企业正加快进入中东新能源市场。中国大型能源公司的数字化转型经验也被看中,中石油旗下的昆仑数智在去年与沙特签约,提供油气行业数字化解决方案

现在中东讨论最热烈的是人工智能。商汤等在当地进入智慧城市、教育等项目。华为的人工智能也获得快速应用。在沙特,基于最新的AI技术,华为为智能城市构建了数字孪生。借助智能视觉技术,通过AI构建的城市3D模型,让政府能实时了解城市里正在发生的事,比如工地的完工率,过去一周种了多少棵树。在阿联酋,通过大数据和AI去保护银行安全,实现金融反欺诈。

另外,中东各国还迫切希望利用后发优势,在大量资金和投资加注下,在ICT、机器人、生物医疗、健康和基因科学等高科技相关产业进行布局和突破,从而构建起自己在某个领域的门槛。

车企也对中东市场产生了兴趣。这个月从广西到沙特考察的代表团里东风柳州汽车有限公司已然在列。数智前线获悉,长城汽车也加快布局中东,由于当地对数据在地运营的要求,长城汽车正与华为云进行技术测试,要在当地落地车联网项目

中国企业到中东,已进入了当地复杂细分的场景里。观察人士称,“空间更大,挑战也更大。”

中东成为云厂商必争之地

数字经济在中东的发展,也让当地云市场的争夺变得激烈。“前不久在沙特举办的科技峰会LEAP上,就有超过三个国际大厂,宣布在本地建设节点。”一位行业资深人士感叹。

一位刚从中东回国的基础设资深人士告诉数智前线,仅在阿联酋,微软Azure与阿联酋电信合作建了公有云;亚马逊AWS在2022年启动了一个新区;华为云和阿里云都与当地企业合作,提供公有云服务。在沙特,2021年,谷歌与阿美合作落地公有云;在3月21日举办的华为云中东非峰会上,华为云也宣布沙特节点将在今年启用。据悉,沙特节点是华为独立投资建设的,计划5年投资4亿美元,未来通过自有品牌对外提供服务。

数智前线获悉,当地云市场由石油公司或政府驱动,目前云化比例还很小,处于传统虚拟化向云化的过渡。“整体而言,公有云在中东的落地仍处于早期阶段”,市场研究公司Forrester分析师卢冠男告诉数智前线,这是一个待开发的市场。

以华为云为例,2020年,华为云中东正式成立。2021年,华为云阿布扎比Region启用,今年沙特Region也将启用。戴伯尧也告诉数智前线,在公有云节点开服之后,会大力发展该业务。同时,也继续帮助当地合作伙伴建好他们的云平台,尽可能通过与公有云同构的方式,帮他们部署和提供云原生、人工智能等高阶技术。

3月21日的华为云中东非峰会上,华为云全球Marketing与销售服务总裁石冀琳谈及“科技新航海”。她称,自2020年华为云中东正式成立以来,在当地发展非常快。实际上,华为在中东已扎根23年,受到当地欢迎,也在该区域达成了多个里程碑,包括全球第一个3G项目,第一个光纤到户项目,5G规模商用等。现在,华为云着力打造“一切皆服务”的云平台,与伙伴一起探索通向未来的路径。此外,华为还与本地教育机构密切合作,为中东培养了15万多名ICT人才。

业界人士指出,中东市场传统受欧美厂商影响较大,政企信息化的架构由欧美企业主导搭建。现在,华为云等中国企业在该市场,面临的最大挑战是赢得客户信任。“这是一个长期竞争的过程。”一位云业务人士称,华为云等中国企业正通过欧美企业很难达到的贴身服务,对新技术的开放姿态,去积累客户信任。

当下,中东政企处于技术的更迭期。“我们一直主张用云原生取代过去单纯的虚拟化,这是一种革命性的方式。”戴伯尧告诉数智前线。云原生的优势是敏捷、易扩展和容易迁移。比如,中东一个顶级互联网公司,使用华为云的云原生技术后,产品开发和上市从之前的数月降低到10-15天。

大模型也受到中东市场的热捧,当地称也要打造ChatGPT这类技术。目前,华为也在落地大模型技术,这个过程克服了诸多挑战。比如,基于阿拉伯语预训练大模型,创建了一个数字人,作为当地一个城市的大使。

而面对正在大量出海的新一代中企,各家云企业也展开竞争。戴伯尧告诉数智前线,现在数字化项目都往深水区走,比如进入港口、医疗、教育行业里,这些都是牵一发动全身,它的决策、监管、预算来源很复杂,往往需要很深的积累才能理清。华为在中东已23年,对各个国家的洞察和对市场的理解,在中国企业里是独树一帜的。最近,他接待了包括国内上市人工智能企业、网络安全企业、机器人公司等科技企业。“我们可以成为一个嫁接的桥梁。”

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虽然中东客户对云的采用要比中国企业晚,但他们对SaaS的接受度越来越高。以阿联酋为例,SaaS市场已达60亿美元,是IaaS的数倍。像CRM、BI、医疗系统等,大家都愿意接受SaaS模式。所有云厂商都意识到了SaaS的重要性。“我看到所有来到这里的企业,都带着大量的合作伙伴。”一位行业人士说。

另一位业内人士称,中国一些软件,无论是基建工程类的,还是集团协作类的,都积累了大量中国大项目案例,这些是中东市场需要的。戴伯尧也称,当地云市场在从虚拟化转向云原生过程中,原先的应用需要改变架构。过去很多年以来,这些应用软件很少有中国厂商,这恰恰是个机会。“我们可以旗帜鲜明地告诉客户,这些是云原生架构。”而如果这些软件企业,利用我们云平台的云原生、数据库、AI技术走出去,整个生态才有可能成功。“这是桥梁的含义,这也是我们提出‘一切皆服务’的意义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