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英中国:9年本土化探索,化作一场漫长的告别

报道 11个月前 (05-16)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文|弋   曈

编|陈梅希

领英中国:9年本土化探索,化作一场漫长的告别

5月9日,享誉全球的职场社交平台领英(LinkedIn)宣布调整中国业务战略,中国本土化求职APP“领英职场”将于2023年8月9日起正式停服,届时,将删除“领英职场”内所有的个人账号数据。

领英CEO瑞恩·罗斯兰斯基在内部信中表示,将会停止在中国设立产品和工程团队,以及缩减职能、业务和营销的岗位,此次调整将导致多个岗位的裁撤。

面对这一消息,有人遗憾惋惜,有人习以为常,有人关心领英的中国故事何以为继,有人感慨属于领英的时代早已过去。

刺猬公社联系到多名相关用户,有的是招聘方,有的是求职者,还有的是领英中国的在职员工,他们和领英的关系或近或远,但一个共同的认知在多场访谈中浮出水面——领英退出中国早有苗头,能撑到现在实属不易。

这场告别的前奏,已经很漫长了。漫长到,当它真的到来时,反而显得有些静悄悄。

裁撤社区,食之无味

2014年2月,领英创建11年后推出中文版应用“领英中国”,正式进军中国市场。提起“领英”,大家的第一印象,不是招聘平台,而是职场社区。

2021年以前,领英中国的定位的确是职场社交产品,用户可以在网站或APP上展示履历、发表动态、分享内容,并拓展自己的人脉网络。

小红书上,教人经营领英账号、利用领英开发客户的笔记与教程数不胜数,尤其是IP地址在海外的用户感受更深。

小红书职场博主@佳佳不能再吃了 目前在瑞典定居,得知这个消息后,她发文表示:“每个商学生的成长都离不开领英。”对于佳佳来说,领英是她一路走来的见证者,从一个连coffee chat 都不知道的小白到进入BB投行部的成熟职场人,领英见证了她全部的青春。

不只是佳佳,Oni也怀念领英,他是小红书@中年人职场日记的博主,Oni告诉刺猬公社:“与猎聘等国内招聘平台相比,领英上的HR会更主动联系,相对而言,提供的职位质量会更高。一些位于香港或新加坡的HR也会通过领英找我,不只是国内的圈子。”

领英中国:9年本土化探索,化作一场漫长的告别
图源小红书@日落布列瓦

Oni在一家4A广告公司从事策略工作,他一直是领英的资深用户。无论在哪里看到候选人或是客户的名字,他都会习惯去领英搜一搜,了解这个人的背景,知悉他的过往经历,从而做出一个初步的判断。

尽管如此,在他的心里,一直怀念的是那个被“阉割”前的领英。

2021年3月,领英宣布暂停中国境内的新用户注册,当年10月14日,微软官宣关闭领英中国的社交功能。此后,领英中国不再是一个职场社区,全新上线的“领英职场”将更加纯粹地发挥求职与招聘的工具属性。

Oni一直将领英作为社交媒体来使用。据他了解,周围人使用领英的原因不外乎以下两点,第一,建立自己的职业形象与职场社交圈子;第二,获取行业资讯,发表自己的观点。

他清楚地记得,自己曾在领英关闭社区之前发表过一篇文章,彼时,2021年10月,奢侈品牌Prada在上海乌鲁木齐中路开设了一家菜市场,瞬间成为“网红菜场”。针对此事,他在领英分享了自己的思考,并与其他用户就此话题展开讨论。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内容分享的功能被取消了,于是Oni连忙将此前发布过的所有内容备份,但这些内容从此只存储在他的电脑里,再也没有“重见天日”。在他看来,国内已经没有像领英一样的垂直平台可以作为替代品,他表示,现在文章越写越少,自己已经没有动力去表达了。

领英失去了社区之后,大大影响了产品体验,也带走了用户的创作欲,用户的热情受到打击,产品日活下降。正如Oni所言,大家渐渐都转移到其他平台上去了,没有了社区的领英,相当于失去了灵魂。

9年本土化探索,深海鱼误入内河

2015年,正值中国移动互联网飞速发展的黄金时期,领英中国迈出了本土化的第一步。在第一任总裁沈博阳的带领下,领英开始发力“下沉市场”,在国内推出移动职场社交App赤兔。

赤兔主要帮助中国职场人士在职业场景下发现群组活动、拓展经营人脉、实现职场O2O,集成了即时通讯、邮箱等常用功能,这款软件担负着探索移动端市场的重要使命,对领英中国来说具有重要意义。

但它只支撑了1438天,2019年,赤兔正式宣告下线,在激烈的竞争中黯然离场。彼时,国内招聘市场的竞争也愈演愈烈。其中,拥有“匿名”属性的吐槽社区脉脉快速成长,主打移动招聘的Boss直聘、智联招聘也开始疯狂抢占招聘市场的份额,而执行“本土化”任务的领英仍受到多重掣肘。

领英中国:9年本土化探索,化作一场漫长的告别

领英进入中国以后,一直谋求本土化,但水土不服的状况始终难以扭转。沈博阳在其个人公众号上讲述了创立赤兔三年来的心路历程,他认为,赤兔最终无法持续吸引用户的原因包括:外企应用迭代节奏过慢、赤兔无法与领英完全切割、没有切中中国市场职场社交的“匿名”需求等。

2019年,领英中国换帅,第二任总裁陆坚重新调整战略,重回精英路线的轨道上来,彻底扭转了沈博阳想要接地气的下沉策略,企图使领英回到自己的优势战场,为中高端职场人士提供社交链接以及职业指南。

然而,正是二人之间的判断不同,决策相悖,领英中国经过战略摇摆之后,失去了最合适的时间窗口,猎聘、前程无忧、牛客网各自在细分市场建立了品牌心智。

而此时,领英也因内容监管力度问题,用户受到虚假信息、隐私泄露乃至杀猪盘的影响。诸多考量与博弈之后,最终,领英选择“忍痛割爱”,裁撤社区,关闭社交功能,“领英职场”接替“领英中国”继续运行。

陆坚回应称,一方面,相较于领英全球,面向国内的媒体业务在领英中国的业务中占比较小;另一方面,在合规运营层面,需要付出大量的成本。

然而,以招聘求职为主要业务的领英职场,并未受到招聘者的青睐。

互联网猎头申小飞表示,领英职场这款产品的使用体验着实不佳。他解释道:“当前国内互联网产品已经卷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了,而国外产品设计的逻辑依然是从PC端转过来的,并非原生的移动产品,不太符合中国用户的使用习惯。”

从申小飞的角度来看,领英职场停服与否对猎头的工作影响十分微弱,猎头所仰仗的人脉与资源,以及招聘双方的需求匹配问题,并不会因为一个产品的生命周期受到任何限制。

Neely常年在外企担任HR,她与同事们也从未使用过领英职场,因为她们一直使用的是领英国际版。Neely反问道:“作为一个职场生产工具,维护和经营需要花费相当大的时间成本,如果并不能带来额外收益,那为什么要尝试呢?”

她认为,领英所作出的决定,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领英职场这个产品本身的表现。单纯从招聘效率来讲,领英职场比起本土的招聘平台存在不小的差距。据她推测,从赤兔到领英职场,无论是会员量还是日活应该都没有做出令人惊喜的表现。

领英中国:9年本土化探索,化作一场漫长的告别

招聘是一个B、C两端紧密关联的行业,缺少B端职位,对一个招聘平台而言是致命的。连猎头和外企HR都很少使用的平台,注定无法获得更大规模的C端用户,无法挣脱恶性循环的命运。

事实也正如Neely的猜想,与其他头部招聘平台相比,领英并没有任何优势。据一位接近领英的人士透露,领英职场的三大收入来源——付费会员、广告、在线培训都有不同程度的下跌,其中talent solution(培训)业务大幅下滑,收入锐减65%。

综合来看,领英的本土化探索在一次次失败中告终,产品鸡肋、用户流失、日活降低、商业化单一,而领英的对手们则在一次次产品的迭代升级中,加速对本土招聘市场的控制。

最终,面对内忧外困,领英就如同一条误入内河的深海鱼,在盐水与淡水间渗透压之下,身体机不能适应生存环境短时间内的巨大改变,水土不服而亡。

在时代爽文的更替中“谢幕”

比起已很少使用领英职场的招聘者和求职者,领英中国的员工反而是受这场告别影响最深的人。

5月9日一大早,得知领英职场停服的消息时,Una正在前往公司上班的路上,心中五味杂陈,更多的是不舍,她说那是一种家没有了的感觉。

今年三月,Una作为实习生刚刚入职领英职场的产品团队,在她眼中,领英可以算是神仙外企,办公环境与工作氛围都十分舒适。入职的每一天,都有不同程度的成长,她每周都在小红书(小红书@半口菜饼子)上分享在领英实习的周记,记录身边的人和事。

随着告别的到来,这场记录也将戛然而止。

截止到目前,领英在全球200个国家拥有超过9亿的会员用户,在中国拥有5400万用户,尽管如此,领英已经决定放弃在华的ToC业务,未来主要服务B端,为中国企业在领英的海外网站上发布招聘及营销等信息,提供推广内容、建主页等出海服务。

领英中国开局寄希望于“赤兔”社交职场APP,但是这支外企文化形成的人力资源队伍,根本无法适应需要狼性拼杀才能活下去的低线市场竞争,“地推” “匿名” “996福报”这些基本要素,对于包括领英在内的所有外企,都无异于天书。

时间倒回10年前,头部外企是不少大学生校招求职时的最优解,薪资高、福利好、晋升通道明确,几乎成为外企特有的标签。但眼下,外企员工们开始担忧被裁撤的命运是否会落到自己头上,甲骨文、领英的撤离故事,是否会在中国重复上演。

领英本土化失利败走中国的背后,可以看出地缘政治对企业发展的影响,在本土的互联网企业蓬勃兴起之后,外企早已式微,整体的从业人员数量大不如前。一个产品的兴衰、消亡只是大行业在时代发生变化的小小注脚而已。

水温的变化,身处其中的人早已感知到。

Neely从体感上察觉到,2020年之后,外企无论是从招聘规模还是岗位种类都开始收缩,招聘活跃度远不如民企乃至国企。

对于金融、快消、咨询、广告等行业的从业者来说,作为领英中国的核心用户,由此引发的职场危机感可能会比实际影响更猛烈一些,对于工作稳定性、连续性的担忧与焦虑更是如影随形。

小红书职场博主@无非是升级打怪 就此事发长文感慨,追忆老外企人当年的意气风发。1990年-2010年,是外企在华最辉煌的20年,金融、医药、快消、咨询等行业如日中天,昔日遥不可及的圣殿现已沦为明日黄花。

他表示,从赤兔到领英职场,很多决策并未顺势而为,领英始终不够接地气,因此他将领英的本土化探索称为“负隅顽抗”。

漫长的告别走到终点,叹息者所叹息的不是一款产品的消亡,而是一个时代的终结——他们曾在这个时代里畅游过。

而新人仍要往前走。最近的聊天中,Una分享了她即将要去英国留学的打算,未来可能会留在伦敦或是荷兰工作。“出去找找机会吧。”她笑嘻嘻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