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Noon工作四年后,我为何选择离职

报道 9个月前 (05-24)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ePanda出海(ID:ePandaMENA)

作者 | Kiko

在Noon工作四年后,我为何选择离职

四月中旬,Noon创始人Mohamed Alabbar向彭博社表示,为了提高效率和降低成本,Noon已经裁员10%,被裁掉的员工人数约为3400人,主要涉及营销、广告等部门。

在Noon工作四年后,我为何选择离职

“在过去的一年半里,我们一直在削减成本和裁员。Noon的裁员在大型科技公司开始之前就已经开始,现在已经结束了。”Alabbar说。

作为在中东为数不多的能与亚马逊平起平坐的电商巨头,Noon的此次裁员是否也预示着中东电子商务行业未能免受全球经济下滑寒气影响,陷入增长危机?

对此,ePanda邀请到了前Noon中国区招商负责人荔枝,荔枝在迪拜生活了10年,在Noon工作了4年。

在Noon工作四年后,我为何选择离职

Noon为何要裁员?Noon内部经营的具体细节如何?中东电商行业还值得入局吗?让我们来听听荔枝的分享。

卖家给我50万个SKU,Noon上了三年

我是大学毕业以后就来迪拜了,当时是在一家外贸公司做客户经理,那是12、13年左右。到了2017年,电商在中东突然就火了,相当于是“电商元年”。

那一年Souq被亚马逊收购,这背后还有个小故事。其实当时Noon的创始人也想收购Souq,但当时Souq已经跟亚马逊签完了协议,没有办法再进行收购了,所以Noon就自己组建了一个团队开始做。

在Noon工作四年后,我为何选择离职

当时的第一任CEO是Souq的前高管,他是一个非常绅士、非常追求完美的一个人。之前我和他也有业务上的接触,每次我们过去开会,他都会很贴心地问我们每个人要喝点什么,咖啡还是茶。

但可能就是因为他太追求完美了,Noon的上线一直被推迟。本来已经官宣说要在2017年1月1号上线,后续推迟了两三次,我和在Noon工作的朋友每次见面都会问,Noon到底什么时候能上线,他每次都说快了快了。

刚开始在Noon做招商的时候,困难非常非常多,像物流、支付、VAT这些都没办法解决,我们最开始的时候是用Noon自己的VAT去帮卖家做系统的,需要一个一个去登记,后面才逐渐接受卖家可以有自己的VAT。

这些问题不仅Noon有,亚马逊也有,收购Souq后切换系统的一年里,有非常多的水土不服,系统一直出问题,把卖家折腾得够呛。所以当时中国卖家想要入驻中东这边的电商平台,实际上是有很多困难的。

在Noon工作四年后,我为何选择离职

当时Noon最大问题就是,所有的产品上新都需要非常长的时间,因为所有的审核都由人工完成。当时我们招商到的一些百万级SKU的卖家,他们给我们50万个SKU,陆陆续续上了三年才全部上完,可能今天上一个明天上两个这样子。

最糟糕的是你也没办法追踪到他上新的进度,只能靠每天刷新店铺页面,看到产品出来了你再去卖。有时候你交给他1000个SKU,最后只给上了200个,其他800个给拒绝了,但你也不知道为什么给拒了。

现在Noon的体系已经完善很多了,从前几年开始系统就可以自动审核产品图、SKU信息和价格,也形成了自己的物流和支付体系。

亚马逊像淘宝,Noon像京东

之前我在国内招商的时候,经常用淘宝和京东去类比亚马逊和Noon向中国卖家做介绍。

亚马逊更像淘宝,从某些层面来说是因为他的体系更成熟,比如亚马逊的买家可以直接联系到卖家,虽然不像淘宝有阿里旺旺作为专门的交流软件,但可以通过邮件或是亚马逊的后台联系,但Noon就不行。

Noon更像京东,我觉得是因为他搭建了自己的物流体系:在不同的地方设置了仓库,让卖家都把货放到他的仓库里去卖。在尾程方面,车和司机也都是Noon自己的,所以Noon的快递派送是很快的。

在Noon工作四年后,我为何选择离职

就我身边的同事和朋友来说,有些人就特别喜欢用亚马逊,他觉得东西多,有时候对比一下价格,相对来说会更便宜一些。但有些人就很喜欢用Noon,他觉得Noon的发货很快,服务也好,包装很精美,不管买什么都包得像个小礼物一样。

Noon也有做类似美团的帮忙跑腿业务,还有Noonfood外卖、NoonGrocery生鲜杂货配送,所以他的选择会多一些,就不只是电商。因为服务比较全面嘛,一旦客户习惯在这个平台上买东西的话,用户粘性就会高一些。

相比之下,亚马逊就比较专心地在做电商,因为其他服务本地已经有很多在做的了,像你想做生鲜,家乐福在那里。

Noon其实是在打造自己的生态,他有自己的物流、自己的骑手、自己的车辆,包括Noon给卖家的打包材料都是自己供应的。Noon的商品到每个地方去,大家一看到黄色的车辆、黄色的骑手制服、黄色的包裹,就知道这是Noon。

在Noon工作四年后,我为何选择离职

其实很多Noon的卖家也是亚马逊的卖家。因为亚马逊毕竟在行业中做了那么多年了,相比之下体系肯定是更完善的,所以有时候Noon的卖家用过亚马逊的系统之后会反过来找我们:“我觉得亚马逊的这个功能很好呀,为什么你们没有呢?”然后我们的产品经理就会来找我:“你快来跟我详细讲讲这个功能。”

他们也会看国内的平台。我当时和技术部门的一个来自印度的产品经理很熟,他会经常问我,淘宝是怎么做的。我给他看了京东的全自动捡货系统,他很震惊,要我把视频发给他,他去跟他的经理讲讲,看Noon能不能也搞一个。

中东电商卷价格,不卷直播

可能很多人都觉得中东电商还是一片蓝海,没有国内那么卷,但其实中东电商也卷。像前一段斋月期间,几个电商平台都打得很火热。

我在Noon的时候也是,Noon有一个专业的团队,每天都要抓取一个清单,同款的产品,亚马逊卖多少钱,Noon卖多少钱。一些比较热销的产品,像iPhone、AirPods,哪怕相差一块钱,也要去和商家沟通,或是做一些优惠活动,把价格降下来。亚马逊也是一样的,会盯着Noon的价格。

在Noon工作四年后,我为何选择离职

因为电商就是这样,消费者看不到实物,只能在不同平台上比较价格,哪个平台更便宜,我就在哪个平台上买。

中东这边有相当大一部分的消费者是外来人口,他们的收入不是很高,所以对价格会比较敏感,之前有一个叫Wadi的电商,经常做一些“一元购”、“十元购”的活动,用户群体非常多。

直播带货现在在国内非常火,中东这边也有些发展的苗头,但要真正去落地这个事,我感觉还是挺难的。

我记得阿联酋这边第一场直播带货是华为做的,但他是在YouTobe上发了一个直播的视频,购物还是要转到华为商城里。就不像国内有一个链接,可以直接在直播间里下单。

在Noon工作四年后,我为何选择离职

因为阿联酋把直播打赏归类为乞讨,在法律中是禁止的;沙特也不允许打赏,包括电视购物和直播购物。

我觉得现在不是用户没有准备好接受直播带货,是商家和平台没有准备好,因为有一些政策性的问题短时间内难以解决。

现在中东比较火仍然是KOL带货。包括一些品牌,都喜欢去找网红推荐产品,然后导流到自己的Instagram、Snapchat和Facebook这些平台。

中东电商正在经历洗牌期

不只是Noon在裁员,亚马逊也在裁员,很多大公司都在裁员,整个大环境都不太景气。

在我看来,中东电商正在经历洗牌期。我们说2017年是中东电商元年,经过这五六年的发展,其实有很多平台风风火火地来,又悄无声息地退出了,甚至外界可能都不知道这个平台存在过。但我在行业内这几年,见过太多这样的事了。

在Noon工作四年后,我为何选择离职

最近一段时间我在迪拜也见到了不少出来考察市场的国内企业高管,可能国内环境也不太好,他们想出来看看机会,但大多数都还处在观望状态。

就像我在招商的时候会介绍一些数据,比如说互联网使用人口、人均GDP等等这些,但其实都还是停留在数据层面的,实地来看以后,可能会有些不一样的想法。

因为对中国企业来说,中国市场是一个很大的盘子,一线城市抢不到,可以去二线三线,甚至四五线城市发展,中国的人口量摆在那里,还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去做。相比之下,中东还是一个比较小的市场。

在Noon工作四年后,我为何选择离职

但我觉得中国玩家确实是可以多出来走走看看,因为只有你过来了,才会和这个地方产生连接,才可能会发现新的机会。

迪拜是一座非常会经营、非常会抓住各种机遇的城市。它的地理位置优越,四通八达,利用一些国际局势,吸引了很多富人和高知人才来投资定居。再比如2020年世博会,其实因为疫情影响,来的人不是特别多,肯定也产生了损失,但后续他们经常在世博园举办一些活动,吸引居民和游客参加,最大地延续了世博园的价值。

在Noon工作四年后,我为何选择离职

所以我觉得中国企业想要在中东闯出一番天地,学会抓住机遇是很重要的,同样重要的还有扎根中东的决心。

中国电商玩家在中东其实是很有优势的。因为中国卖家都非常专业,Noon最开始有一个专门培训中国卖家的团队,但他们后来发现中国卖家不需要花什么时间去培训,他们自己会主动地去学,专业度非常高,就直接把团队给撤了。而且我们离货源地最近,有自己的渠道和工厂,对货品品质和价格的把控都有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