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传赴美上市,SHEIN的“秘密”公开化

报道 12个月前 (06-30)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Alter聊科技(ID:spnews)

撰文|顾青云

编辑|沈菲菲

再传赴美上市,SHEIN的“秘密”公开化

“SHEIN已秘密提交材料,申请在美国上市”的消息不胫而走。然后则是熟悉的剧情,SHEIN官方对传闻矢口否认。

作为国内最受瞩目的明星独角兽,SHEIN已经多次传出将赴美上市。最早可以追溯到2020年前后,此后每年都会出现SHEIN筹备上市的报道。即便官方的态度耐人寻味,但IPO已然成了这家跨境电商新贵的“公开秘密”。

对于SHEIN的上市,似乎只剩下时间和时机问题,可透过表象再深挖一层的话:上市并不是什么稀缺话题,为何SHEIN的IPO之路被如此关注,以至于剧情越来越扑朔迷离?

当SHEIN开始改善形象

《论语》中有一句话叫“听其言而观其行”。SHEIN官方对上市传闻不予置评的背后,却早已开始了一场有计划的行动。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SHEIN身上最鲜明的标签都离不开神秘二字。创始人许仰天属于“内生型”的风格,拒绝任何形式的外部曝光,不管是同行交流,还是媒体采访。即使SHEIN的市值一度高达千亿美金,外界对其仍知之甚少。

变化出现在2022年下半年。英国知名时尚媒体Drapers对SHEIN进行了独家专访,采访对象是SHEIN全球政府事务负责人Leonard Lin,曾在淡马锡负责公共关系事务。对于这样的转变,Leonard的解释是外界对SHEIN有误解,尤其是对SHEIN业务模式的误解,并承诺未来会披露更多的信息。

如果说接受采访是SHEIN不再保持神秘的开始,2023年2月份发送给投资者的运营文件颇有些“秀肌肉”的味道:SHEIN的目标是到2025年实现585亿美元的年营收,远高于2022年的227亿美元,并于2023年内上市;预计到2025年,SHEIN的商品交易总额将增长至806亿美元,较2022年增长174%。

几乎在同一时间,SHEIN不断为冲刺上市做准备:Bear Stearns前投资银行家Donald Tang担任SHEIN执行副董事长,主要负责IPO事宜;同期有传闻称,SHEIN已经聘请了美国银行、高盛和摩根大通负责IPO工作。

进入2023年5月份以后,除了与IPO直接相关的动作,SHEIN也在有意改善其在美国市场的品牌形象,涉及设计版权、环境保护、商业模式、工人待遇等多个焦点课题。

比如SHEIN官微在5月16日发布消息称,将与美国可持续时尚企业QUEEN OF RAW建立合作伙伴关系,通过采购其他品牌的服装过剩面料进行再利用,减少原材料使用和全新面料消耗,致力在2050年前实现全面可循环愿景。而在稍早之前,有国外媒体在报道中揭示了SHEIN的生产过程不够环保、工厂员工工作强度大等问题。

再比如SHEIN官方微信号在6月26日发布的消息,将推出“希有引力”计划,从一直主打的女装品类扩张至鞋包首饰、美容彩妆、家居用品、运动产品、3C用品等全品类。有媒体在报道中认为,SHEIN在为上市进行最后的冲刺,相较于“快时尚”带来的负面影响,SHEIN亟需塑造新的商业故事。

和同类型的企业相比,SHEIN依旧是一家低调的公司,许仰天并未冲在台前抛头露面,也不像某些公司那般到处宣扬业绩。但SHEIN对待媒体的态度转变,商业与资本叙事的变轨,以及对舆论的刻意迎合,或多或少都预示着,在一次次“狼来了”的故事后,SHEIN的IPO已经到了冲刺阶段。

“上市身份”仍存在疑问

有些蹊跷的并不是SHEIN是否准备上市,而是“秘密提交材料”的传闻,并且被美国国会从侧面予以证实。

熟悉国内互联网商业的都知道,滴滴也曾以“秘密交表”的方式赴美上市,但最终因为数据安全问题被处以80.26亿元的巨额罚款。就这一点而言,SHEIN想要将美国作为上市地点,势必要先在国内解决合规问题,“秘密交表”的方式无异于在“玩火”。

中国本土的制造业和供应链优势,可以说是SHEIN在海外市场攻城略地的基石,但“中国企业”的身份可能会给SHEIN带来不小的麻烦。以至于坊间出现了一种热门猜测:如果选择在美股上市,SHEIN给人的印象可能是一家新加坡企业。

曾经有媒体报道称,SHEIN在将一家新加坡公司作为其事实上的控股公司后,正在积极扩大其新加坡办事处的规模,目标是到2022年底将其新加坡员工人数增加四倍,达到200名左右,并且在2021年已经注销了其主营业务南京顶加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可以佐证的是,在新加坡注册的Roadget Business Pte 成立于2019年,自2021年底以来一直是运营SHEIN全球网站的法人实体,包括SHEIN商标在内的多项核心知识产权,均部署在Roadget公司的名下。而在LinkedIn上的公司简介页面上,SHEIN的总部地址也被标记为新加坡。甚至有“小道消息”报道称,SHEIN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许仰天,或已成为新加坡永久居民。

有媒体就这个问题向SHEIN官方咨询,并没有直接回答是否已将其法律和行政总部迁至新加坡,只是说SHEIN在中国、新加坡和美国在内的主要市场设有运营中心,许仰天是否是新加坡永久居民的问题则不予置评。

倘若以中国企业的身份赴美上市,意味着SHEIN可能要经历一些无端的指责和打压,而新加坡企业的身份可能是一条“绿色通道”。

毕竟在2023年5月初,美国二十几名议员就联名呼吁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停止SHEIN的任何首次公开发行股票,部分议员对中国企业在美IPO表示担忧。虽然这份公开信函中没有涉及SHEIN以何种身份上市,但从侧面证实了SHEIN“秘密交表”的行为。鉴于滴滴事件的教训,新加坡企业的身份大概率会是SHEIN已经做出的选择。

通过实控及运营主体的在物理空间上的转换,或许就是SHEIN找到的避险路线,某种程度上为走进二级市场铺平了道路。

不过,SHEIN的崛起离不开中国庞大的供应链,没有中国制造业的优势,无法复刻如此快的成长速度,以新加坡企业的身份IPO可能是一个权宜之计,中国供应链仍然是SHEIN无法割舍的生存根基。

高光之外的增长压力

相较于SHEIN去哪上市、用什么身份上市,更有针对性的问题在于,SHEIN为何要在这个时候逆风上市?

对于SHEIN的崛起,被提及最多的一个词是“小单快反”,即不断分析客户数据,对每件物品进行小批量投放,用外贸交易中获得的高额利润,给予工厂小批量个性化(柔性定制)订单以生产补贴,一旦需求得到证实(比如商品很快售罄),就会立即下注加大订单,进而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获得了独特优势。

所有的商业模式都有“钝化”的时候,SHEIN也不例外。综合媒体和券商的分析报道,2022年SHEIN营收达240亿美元,同比增长52.8%,利润为7亿美元,对比2021年57%的营收同比增速和11亿美元的利润,首次出现年度营收增速下滑、利润下跌的情况,而且2022年多个月份的日活跃用户数量维持环比仅有个位数增长。

不及预期的业绩表现,直接影响着投资人的情绪。2022年4月,SHEIN完成了由Tiger Global Management、红杉中国、泛大西洋投资集团、顺为资本等参与的10亿美元融资,估值达到1000亿美元。但在2023年5月的新一轮融资中,SHEIN的最新估值为660亿美元,缩水了1/3以上。

再传赴美上市,SHEIN的“秘密”公开化

一种比较牵强的解释是,SHEIN有意压低了估值,以便在IPO后有一定的上涨空间。无论这种说法是否站得住脚,比起一年多前的乐观预判,SHEIN的想象空间和增长势头均已经打了不小的折扣,甚至传出了供应商“撤退”的消息。

其中可能有外部因素的制约,譬如Temu、速卖通、TikTok等外部平台的挑战,全球经济的不景气等等,SHEIN则需要找到走出“疲态”的新路径。

与之相对应的一幕:SHEIN在2023年动作频频,在日本等多地尝试了线下店模式,在巴西、美国等启动了平台模式,简单来说就是,除经营自有品牌外,SHEIN还将允许本土和国际第三方商家入驻,向亚马逊看齐,以满足顾客对产品种类日益增长的需求。

SHEIN求新、求变、求增长的决心不可谓不强烈,可新商业模式的验证、护城河的开辟以及用户习惯的培养,都需要时间和资金,而上市恰恰是最高效的融资方式。虽然SHEIN在官方口径对IPO的态度并不热烈,却是战略上理性且务实的选择,各种IPO相关的传闻绝非是空穴来风。

再现实一些的话,自2014年成立以来,SHEIN已经经历了F轮融资,投资方超过10家,且不少投资方都是跟投多轮,给予了SHEIN真金白银的长期支持。一旦估值出现缩水,就预示着投资人的利益可能被损害,压力将层层传递给公司的领导层和创始人,IPO正是“泄压”的阀门所在。

写在最后

至少就目前来看,SHEIN照旧是资本市场的优质标的。

就估值而言,在未上市的超级独角兽中,SHEIN仅次于字节跳动和SpaceX,话题性不言而喻;在市场层面,SHEIN的流量基础、盈利能力、商业价值等不乏闪光点。即使增速出现了下滑,导致估值下降,仍然有上市的机会,就像上市的传闻屡被澄清,又频频出现新的传闻。

种种迹象表明,SHEIN已经为上市做好了准备,华尔街或将迎来近年来最大的资本盛宴。

详情请点击 详情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