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电视揣兜里」,中国 XR 「出海」的第一步

报道 11个月前 (08-02)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极客公园(ID:geekpark)

作者 | Jesse

编辑 | 靖宇

把「电视揣兜里」,中国 XR 「出海」的第一步
*头图来源:Rokid

6 月,苹果发布 Apple Vision Pro,搅动了整个泛 XR 行业。

它毕竟是全球市值最高的科技巨头,且在过去数十年时间里多次成功定义了下一代计算平台。Apple Vision Pro 的发布对行业几乎是一次「降临」,不少观点认为,这就是苹果的下一个 iPhone,将开启「空间计算」的时代。

AR 行业的热闹不仅于此。

近日,Rokid 联合谷歌推出了 AR 版的便携式 Android TV,也是全球首款经谷歌认证的 AR 版便携式 Android TV 终端,这是准备把智能电视的软硬件体验搬上 XR。

XR 苦「生态」久矣

对于 XR 用户来说,选择 AR 眼镜,就是要选择内容。不像智能手机时代,无论是 Android 阵营还是 iOS 阵营,已具有丰富的生态市场。XR 的生态建设,还在自力更生的起步阶段,而生态的繁荣也将支撑起未来 XR 行业的明天,抑或是下一个 iPhone 时刻的到来。

谷歌和国内 AR 领域创业公司 Rokid 合作,推出了首款 AR 版便携式 Android TV 硬件,Rokid Station。它可以像电视盒子连接电视一样,连接眼镜产品,输出软件、内容画面。这是 Android 生态过去十几年一以贯之的开发方式,更成熟,也更符合现实。

把「电视揣兜里」,中国 XR 「出海」的第一步

实际上,AR Android TV 本身,也是一个更接地气的产品切入点。我们可以将它理解为一种 XR 版的「电视盒子」,但事情又没有那么简单。

过去几年,这一轮头显产品的开发浪潮中,大部分厂商都把 XR 当一个全新、一体的产品,进行设计研发,就像智能手机一样。

这有很多好处,比如用户可以带着更原生的视角,去体验头显、眼镜产品,也给应用开发留下了更多空间,不用过分思考兼容问题。

但也要承认,XR 生态、软件的落地进度,依然相对缓慢。并没有出现预想中,像 iPhone App Store 一样的指数级发展。而各家厂商相对「闭门造车」的开发方式,进一步加剧了这个问题,造成了阵营分裂。

这一背景下,AR Android TV 面向一个非常具体的场景,「把 XR 眼镜当成大电视」,拿用户熟悉的交互方式,已建成的内容生态,去兼容 XR 新的硬件形态,提供了一个低成本的入门台阶。

以「屏」为单位推动 XR 普及

当然,对 Rokid,以及任何一家进入 XR 领域的公司,野心都不会局限在「用眼镜取代电视」。但一种新的产品范式从诞生、发展,到走向普及,从来都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

把时间倒推 20 年,电视曾是人们观看影视内容的唯一选择。但后来,随着互联网内容生态的崛起,传统有线电视逐渐走向衰落。很多年轻人,都已经完全不看有线电视。这件事在北美尤为明显,行业甚至发明了一个新词来定义这种现象:称这一代从不看有线电视的年轻人为 Cable Nevers。

20 年里,人们观看影视的渠道从有线电视转向了 YouTube、Netflix、TikTok。内容生态的演化的过程中,人们使用的硬件产品也发生了巨变,有线电视逐渐被电脑、手机、智能电视取代。实际上,硬件、软件、内容、服务的演化,总是互相影响,交替促进的。

把「电视揣兜里」,中国 XR 「出海」的第一步
让消费者在头显中消费已有的丰富内容,可能是 XR 普及的第一步|Rokid

对 XR 来说,改变不会一蹴而就。特别是在人们的「信息需求」已经得到极大满足的今天,很难再出现像智能手机开辟移动互联网那样的革命。

XR 是一个很泛化的视觉概念,理论上它有能力取代一切显示、计算设备。但又因为硬件上极高的技术挑战,决定了它无法在一夜之间就演进至某种终极形态,而是必须脚踏实地,以「屏」为单位,一点点接近普及的终局。

今天,整个 XR 行业都相信,XR 最终会取代电视、显示器,甚至是智能手机。包括苹果,在发布 Apple Vision Pro 时也直言不讳,称 Vision Pro 能取代「三块桌面显示屏」。但这个过程,需要通过内容生态的带动,最终让 XR 设备逐渐取代传统屏幕,成为下一代「视觉媒介」。

可以设想一种未来,下一代年轻人,或许不只是 Cable Nevers,而是 Screen Nevers。他们生活在一个原生的 XR 世界里,所有的 UI、画面都天然存在于空间中,不再有「屏幕」的概念

这就是 XR 全行业想要实现的终极目标。AR Android TV 则是起航的第一步。

「开放合作」联盟

在接下来的 XR 时代,也需要与硬件厂商合作。AR Android TV 大概率不会是终点,而只是一个开始。作为软件平台,AR 版便携式 Android TV 的起点很简单,但它依然有不断演进,成为一个更泛用 AR 平台的潜力,这才是最重要的。

创业于 2014 年,Rokid 入局 XR 很早。更重要的是,从创业初期,Rokid 就瞄准了一个更长远的目标,希望推动 人机交互的革新。

除了自研 XR 操作系统、平台之外,Rokid 一直提倡、参与建立 XR 领域的开放标准,构建基础设施。2021 年,Rokid 加入了国际标准制定组织 Khronos Group,支持了 XR 领域关键开放标准 OpenXR 的落地。

去年 10 月,Rokid 在国内发布了 Rokid Station 国内版。同样是基于开放合作的定制化思路,Rokid Station 采用了「分体设计」。对 XR 来讲,把显示和计算设备分开,就能解锁更多的应用可能性。

实际上,Rokid 也有自己的眼镜硬件。今年发布的 AR 眼镜 Rokid Max,做到了约 50° FoV、120Hz 刷新率、75g,在眼镜的赛道里已经具有很强的竞争力,但 Rokid 依然认为,未来的那个 XR 普及的愿景,比眼下一时的市场竞争更重要。

一个「商城」,两种逻辑

苹果发布 Apple Vision Pro 的时候,行业内不少观点都认为,这就是苹果,或者说库克的「iPhone 时刻」。

2007 年发布的初代 iPhone,如果我们尝试用最简单的词去概括它,它就是一块「能触控交互的玻璃」。到现在,16 年过去了,智能手机几乎一点都没变。不同品牌、不同系统的手机,核心用法并没有任何改变。

但在 XR 的领域。事情完全不是这样。

今天的 XR 设备,显示方式上,有 Meta、苹果采用的「用摄像头拍摄现实,然后显示」的 VST(Video See Through)方案,这类产品本质上还是 VR 头显;也有 Rokid、Nreal 等厂商采用的 OST(Optical See Through)方案。交互上,有用手柄的、遥控器的,用键盘鼠标的、也有裸手的,不同手柄的交互逻辑常常还各不相同。

把「电视揣兜里」,中国 XR 「出海」的第一步
苹果的 Vision Pro 采用的是 VST 的方案|苹果公司

如果说,智能手机在 iPhone 发布后,就收束为了一条「赛道」,不同产品之间基本只有竞争关系。那么在 XR 领域,一切可能性依然处于开放状态,不同产品满足的需求也可能并不重叠。它像一片开阔的海洋,沿不同的方向航行都有可能寻到宝藏。

包括 Rokid 在内,任何 行业内公司都不会将目光局限在做一个「戴在眼睛上的电视」那么简单。据悉,Rokid 目前也在面向「空间计算」进行产品研发,很快将推出一款具有空间交互能力,并且轻量化的产品。

此刻,我们很难定义到底 XR 领域的「初代 iPhone」会是什么样,很难断言谁会把握住这个机会,或许它距离诞生也还需要一点时间。但业内不少企业都持有同一观点,即当中国企业逐渐掌握技术的主动,把握市场需求,并走向国际化,XR 领域的下一个 iPhone,很可能会诞生在中国,这家公司就可能会成长为比肩苹果、谷歌的世界科技巨头。

回顾过去,XR 这个领域的历史,其实比智能手机还要长得多。但因为它极为先锋的概念性、超高的技术难度,直到今天,它都没有真正落地,走向普及。对任何一家身处 XR 领域的公司来说,前方的路都充满未知。

可以确定的是,只有保持远眺未来的目光,开放的思路,同时脚踏实地,贴近市场,才能收获更好的结果,这就是包括 Rokid 在内整个 XR 行业正在做的事情。

详情请点击 详情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