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仰天请来了他

报道 10个月前 (09-01)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投资界(ID:pedaily2012)

作者|周佳丽

报道|投资界PEdaily

许仰天请来了他

Donald Tang是谁?

上周,SHEIN在官网中正式宣布,公司收购了快时尚女装品牌Forever 21的母公司SPARC集团,并获得该集团1/3的股权。虽然并未披露更多财务细节,但作为协议中的一项,此次交易完成后,SPARC集团也将持有SHEIN的少数股权。

伴随着这笔并购官宣,一个身影浮现——Donald Tang唐伟。来自上海,唐伟的职业生涯始于美国,后来进入美国知名投资银行贝尔斯登,是该投行衔接亚洲市场的隐秘操盘手,主导并促成了多笔重磅交易。

直到2022年11月,唐伟加入SHEIN,如今担任执行主席。这当中还有一个细节——据《福布斯》报道,他最初是由沈南鹏介绍到SHEIN的,而红杉中国正是SHEIN的重要投资方。

SHEIN罕见一笔并购 一个身影浮现

印象中,这是SHEIN至今最轰动的一次出手。

根据官方资料,SPARC集团成立于2017年,是一家由美国品牌管理公司Authentic Brands Group(ABG)和美国地产公司Simon Property Group所组成的合资企业,后者是美国最大的购物中心所有者。

ABG则奉行“收购并打造”的策略,购入陷入危机的品牌,覆盖了包括媒体、娱乐、体育、奢侈品、时尚、家居、运动和户外等等。目前,ABG旗下拥有超50个品牌、39万个销售点,有超1万家自营商店,营业额超290亿美元。

SPARC在时尚圈的地位不容忽视,在过去几年接连收购了Aéropostale、Brooks Brothers、Eddie Bauer、Reebok、Forever 21等标志性品牌,在全球拥有超4200家零售店和店中店,每年全球零售额超127亿美元。

其中Forever 21曾风靡全球,在中国市场也一度很受欢迎。2020年,Forever 21正式落入SPARC手中,总共抢购了37.5%的股份。彼时,有着三十多年历史的Forever 21已陷入困境,该公司当时申请第11章破产保护程序,并考虑卖身。

这一次,Forever 21和线下门店的经营,被视为SHEIN主导这笔交易的主要目标。按新闻稿中的表述,此次合作预计将扩大Forever 21的分销范围,为SHEIN广泛的客户群增加价值和多样性。SHEIN 的全球电子商务平台目前为1.5亿在线用户提供服务。

也就是说,交易完成后,Forever 21将接触到SHEIN 1.5亿线上客户,提升线上销售额;而SHEIN在获得Forever 21线上分销的同时,也将借助Forever21的零售网络,测试线下销售,在门店开设店中店、支持客户线下退换货等。

这一举措也意味着SHEIN在积极寻找新的增长曲线,而进行战略化的线下合作和零售布局则是极具吸引力的路径之一。

其实,这笔交易酝酿许久。在CNBC上周五的一次专访中,ABG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Jamie Salter谈到,一年多前,他就已经注意到这家公司,彼时SHEIN的零售数据正节节攀升,遂联系了SHEIN。“有趣的是,SHEIN的客户和我们SPARC的客户之间会有重叠。”

在双方看来,这笔交易的目的是最大化分配。SHEIN执行主席Donald Tang唐伟在新闻稿中表示,Simon在实体零售行业的领导地位、ABG品牌公司的品牌管理经验及SHEIN的按需模式的强强联合,将帮助SHEIN持续推动业务增长。

作为发言人,Donald Tang唐伟被认为是这笔交易的主导人之一。他在访谈中进一步表示,随着公司规模的扩大,需要引入更多的第三方品牌。

来自上海 红杉介绍他去SHEIN

Donald Tang唐伟在海外金融圈颇有名气。

综合外媒报道以及自述,一个更具象的唐伟浮现——出生于中国上海,父母都是大学教授,1982年17岁的唐伟从祖国跨洋过海来到美国,口袋里只揣着20美元。而他此行的目的是来跟随他在上海认识的女友,也就是他的未来妻子。就这样,唐伟开启了自己在海外的打拼生涯。

后来,唐伟进入波莫纳加州州立理工大学,攻读化学工程学位。上学期间,他始终勤工俭学,通过在餐馆打工和其他零工来养活自己。因缺乏适当证件,唐伟一度使用妻子的社会保障卡作为身份证明。

毕业后,唐伟就业并不顺利,未能找到一份工程工作。一次偶然在家中看电视,商业频道中的“股票行情”引起了他的兴趣。于是,他以妻子每月1500美元的薪水作为资本,创建了美林证券账户并开始交易。

1987年,唐伟在美林经纪人的建议和引荐下加入美林,先后担任了美林公司和雷曼兄弟公司的经纪人,由此与寻求海外投资的中国富人建立了关系。即便唐伟没有强大的学历背景,对财务知识也没有深刻的理解,但他充沛的精力和广泛的人脉依旧使得他在商业圈小有存在。

后来的1992年,当时的巨无霸投资银行贝尔斯登CEO向唐伟发来聘任书。加入贝尔斯登后,唐伟被派往香港,担任贝尔斯登亚洲业务的负责人。在那里,唐伟彰显了他的才能和智慧,建立了中国和新加坡办事处,聚焦包括股票、固定收益、投资银行、财富管理和衍生品等产品领域。2003年,唐伟再被提任,为贝尔斯登国际控股公司董事长兼总裁。

期间,唐伟引导了多笔至今都被津津乐道的交易——曾帮助促成中国中信投资贝尔斯登的一项陷入僵局的交易。更为重磅的是,2005年的秋天,唐伟团队代表湖南华菱在中国以3.38亿美元的价格将湖南华菱钢管线材有限公司37%的股权出售给了印度钢铁巨头拉克希米·米塔尔旗下的米塔尔钢铁公司,一举缔造了当时国际战略投资者对中国上市公司的最大一笔收购。

这笔交易完成后,英国《金融时报》援引拉克希米·米塔尔的话说:“任何想在中国达成重大交易的人都会了解Donald Tang。”

离开贝尔斯登后,唐伟在2015年创立了Tang Media Partners,一家专注于开发、融资、制作和发行等的娱乐媒体公司。在创业之前,他还促成了大连万达26亿美元收购连锁电影院AMC的交易。

创建Tang Media Partners,唐伟的重心是架起美国和中国创意产业和市场的桥梁,我们所熟知的《暮光之城》、《饥饿游戏》、《爱乐之城》等幕后都有他的身影。而这家公司的背后也站着腾讯、红杉中国等战略投资方。

如今,年近60的Donald Tang唐伟依然继续通过精选的私人企业追求他对金融行业的兴趣。2022年11月,他加入快时尚品牌SHEIN。根据《福布斯》报道,其实在正式进入SHEIN之前,唐伟已经悄悄担任SHEIN掌门人许仰天的顾问一年多。

今年融完20亿美金 IPO快了

SHEIN,至今最低调的独角兽公司。

掌门人许仰天同样低调神秘。互联网上零星的资料显示,许仰天出生于1984年,2007年从青岛科技大学毕业,次年便南下来到了南京,在一家外贸线上营销公司负责SEO(搜索引擎优化)方面的工作。期间,许仰天与两位合伙人创办了南京点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9年前后,中国跨境电商行业正处启动期,一批跨国B2C网站开始展露锋芒。看中了婚纱品类的暴利,许仰天转而做起了跨境卖婚纱的生意。凭借售卖婚纱赚来的钱,他迎来了第一次快速发展,也拿下了SheInside.com的域名建立了自己的独立站。

2015年,SheInside正式更名为SHEIN,自此开始了狂飙之路。凭借强大的供应链以及低廉的价格,SHEIN在海外凶猛崛起,成为近年来全球创投圈最为瞩目的超级独角兽之一。

一个月前,Donald Tang唐伟在致投资者的信中表示,今年上半年,SHEIN实现了有史以来最高的利润,而2022年同期仅为盈亏平衡。据悉,SHEIN在2022年的利润为7亿美元,已经连续四年实现盈利。

但这两年,全球一级市场动荡,SHEIN的估值急转直下。今年5月,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报道,SHEIN在最新一轮融资中筹集了20亿美元,引入两家中东主权基金,但估值从从一年前的1000亿美元降至660亿美元,打了不止7折。

流动性告急之下,投资人们追寻着退出,有关于SHEIN在筹备IPO的传闻也甚嚣尘上,尤其是在Donald Tang加入之际。

彭博社早前曾报道称,SHEIN计划最早于2024年在美国上市,甚至有传言表示SHEIN已经秘密提交材料。今年7月,有外媒报道称SHEIN正与高盛、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等至少三家投行就其潜在的美国IPO事宜进行接触。但针对公司寻求美国IPO的消息,SHEIN进行了多次否认。

只是如今,在Donald Tang唐伟的运作下,这个全球瞩目的IPO还会远吗?

参考资料:

1、The Hollywood Reporter,Tang Media Partners Pacts With China’s Tencent on Major Hollywood Film Acquisition Fund

2、The Wall Street Journal,The Man Behind Bear Stearns’ Foray Into Asia Markets

详情请点击 详情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