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投 7 家独角兽,「沙漠王子」运用「钞能力」大力支持中国企业

报道 8个月前 (10-09)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IT桔子(ID:itjuzi521)

作者 | 吴梅梅 

来源 | IT桔子

已投 7 家独角兽,「沙漠王子」运用「钞能力」大力支持中国企业

近日,备受瞩目的亚运会终于在杭州正式拉开了帷幕,在亚运会开幕式仪式上,有一个细节不断被提及,那就是阿联酋代表团在入场时,同时挥舞着中国国旗和自己国家的国旗。

见微知著,从这个细节可以窥见中国和阿联酋之间友好邦交具有深厚的根基。据悉,阿联酋将于 2024 年 1 月 1 日正式加入中国领导的「金砖国家」行列。

从外交层面延伸到阿联酋和中国的经济商业往来,尤其是投资亦颇有看点,阿联酋可谓用真金白银,给予中国的企业和经济最直接的资金支持。

阿联酋是联邦国家,管辖阿布扎比、迪拜等 7 个酋长国。其中,阿布扎比领土面积占阿联酋总面积的 87%,石油、天然气资源储备丰富;其次是以土豪著称,名气盖过老大哥的「迪拜」。

根据世界银行 2023 年 7 月发布的最新数据,2022 年阿联酋的人均国民收入 87729 美元,排名世界第七。阿联酋 2021 年人口仅 936.5 万人,人均百万富翁,可谓名副其实的「沙漠王子」,富得流油。

计划在中国投资 100 亿美元,更重视本土化

近 5 年来,中东资本开始活跃在中国的风险投资一线,其中阿布扎比投资局 ADIA、Mubadala 穆巴达拉投资公司则是阿联酋设立的主权财富基金投资主体。

SWFI 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 2023 年 6 月,穆巴达拉的资产管理规模达到 2760 亿美元,在全球主权财富基金中排名第 23 位

穆巴达拉是从 2015 年进入中国投资的。当时,穆巴达拉投资公司协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和国家外汇管理局共同出资 100 亿美元,用于投资中国具有重要战略性和商业性的项目——中阿基金主要采取间接投资的方式。

今年 4 月 12 日,穆巴达拉集团副首席执行官 Waleed Al Mokarrab Al Muhairi 一行到深创投考察交流称,「在本地我们有很强的投资团队,我们理解中国市场。」

本土化是其比较重视的,包括组建本土化的投资团队。

据《科创板日报》报道,穆巴达拉中国投资高管团队共有 7 人——负责人为穆罕默德·阿布达尔;投资总监格兰特·坎贝尔、孙铮;高级投资副总裁法哈德·阿尔·贾布里、维内林·佐内夫;投资副总裁姜礼东、马吉德·阿尔·马兹姆。

其中,高管团队有两位本土人士,前 KKR 大中华区 MD(董事总经理)孙铮和曾在 CPE 源峰和 TPG 工作超过 7 年的投资副总裁姜礼东。

另外,今年穆巴达拉在北京设立了办公室,目前北京团队约有 10 人,负责中国投资。

穆巴达拉集团还表示:未来,穆巴达拉将增加在中国的投资;同时,努力吸引更多的中国企业布局阿联酋及中东地区,促进中东产业发展。

热衷新经济投资,7 家独角兽均是其「囊中之物」

根据 IT 桔子数据,阿联酋对中国企业的直接股权投资多达 20 多起,投资案例中不乏国内知名企业,比如小鹏汽车、快手等。

从投资领域来看,ADIA 投资所涉范围颇为广泛,包括出行、金融、AI、生鲜电商、医疗、机器人、新能源汽车等,总体来说,偏好于投资中国的新经济企业。

不过,ADIA 偶尔也涉足传统行业,比如在去年投了国内的知名农业公司「十月稻田」。

在「钞能力」的加持下,阿布扎比主权基金单笔投资规模在数亿美元以上,对中国企业的股权投资主要在 B 轮后,金额通常达到数十亿元,鲜少有早期投资。

已投 7 家独角兽,「沙漠王子」运用「钞能力」大力支持中国企业
以上仅列示部分数据,阿布扎比投资局、穆巴达拉的完整投资数据,可在 IT 桔子官网 www.itjuzi.com 搜索查看

值得一提的是,不少独角兽企业背后就有阿布扎比投资局的支持,目前就有 7 家:包括 2 家生物制药企业维泰瑞隆 Sironax、艾博生物,思灵机器人、AI 公司旷视科技 MEGVII(近期正在重新申请科创板上市),以及京东子公司「京东工业品」和时尚跨境电商独角兽 SheIn 领添科技,还有金融科技巨鳄蚂蚁集团。

由于出手过于阔绰,所投金融巨大,可以说,阿布扎比是专门盯着独角兽这样的级别去投的,小创业公司几乎难以入得了法眼。

在资本界,「钞能力」果然是行得通的。一些投资案例,或许也可以印证这点。

比如,阿布扎比近期才投的中国独角兽 Shein。今年 5 月,据华尔街日报引述知情人士消息称,Shein 已在最新一轮融资中募资 20 亿美元;由老股东红杉资本、泛大西洋投资集团和新进投资者阿联酋主权财富基金 Mubadala 领投。

本轮融资后,Shein 估值为 660 亿美元。

知情人士表示,Shein2022 年营收为 230 亿美元,超越 H&M(223 亿美元),紧逼 Zara 母公司 Inditex(353 亿美元),净利润为 8 亿美元。

除了近期的投资案例,还有一些前期有意思的投资案例,比如:

  • 第一次直接投资的中国新经济企业,是滴滴

2017 年底,滴滴进行的新一轮 40 亿-50 亿美元的融资,投资方包括阿布扎比穆巴达拉公司 (Mubadala) 和软银集团 (SoftBank)。

彼时的穆巴达拉公开表示,滴滴是一家有潜力的公司,十分看好滴滴的发展。

  • 参与最大的投资案,是蚂蚁集团的 103 亿美元融资

2018 年,蚂蚁集团获得了一笔可能是中国历史上金额最大的一笔融资,当时的报道是 103 亿美元的 C 轮融资,其中资方列表就有阿布扎比投资局。

后续也有报道说,这笔投资金额为 140 亿美元,目前公开信息难以查证。

  • 轮次最靠前的一笔投资,发生在 A 轮

根据 IT 桔子数据,阿联酋主权基金穆巴达拉投资公司在中国参与的轮次最靠前的投资发生在 A 轮,仅有一笔。

2021 年 11 月,专注于 CNS 中枢神经领域的新锐生物技术公司 Ignis Therapeutics (「翼思生物」)宣布完成 1.8 亿美元的 A 轮融资,是当年生物医药领域 A 轮融资的最高单笔融资记录,由通和毓承领投,其他投资方包括 Mubadala Investment Company 等。

作为一家创业公司,翼思生物的背景比较特殊,由全球领先的医疗专业投资机构通和毓承孵化,首席执行官龙爱晶由前赛诺菲中国中枢神经系统事业部总经理担任。

此外,翼思生物还与 SK 生物医药就 6 个创新资产达成授权许可及长期战略合作协议。

不仅投资创业公司,还参与二级市场投资

除了参与创业公司的私募投资,ADIA 等还参与了包括快手、乐享互动、汇森家居、小鹏汽车这些拟上市企业的基石轮融资。

基石轮是港股、美股的一项重要制度,目的是为拟上市公司建立一定的信任背书;而基石投资者往往能够以较低的价格争取到较好的份额。

2020 年 8 月,在小鹏汽车的美股 IPO 上市前最后一刻,投资者中出现了中东两大土豪的名单——阿布扎比的穆巴达拉投资公司和卡塔尔投资局。据 Digital Digest 报道,Mubadala 注资 1 亿美元。

2021 年 1 月,快手在港股上市前夕,募得了一笔 24.5 亿美元的基石轮融资。在快手的全球发售中,包括阿布扎比投资局、淡马锡在内的十大基石投资者合计认购了 1.65 亿股,占全球发售股份总数的 45.23%。

另外,A 股也有中东土豪们的身影。

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到今年一季度末,科威特投资局投资中国 A 股上市公司 42 家,进入了其中 29 家上市公司的前十大股东;阿布扎比投资局投资中国 A 股上市公司达到 34 家,进入了其中 18 家上市公司的前十大股东。

在直投之外,阿联酋还是中国投资机构想争取的 LP 金主

除了直投项目,阿联酋还出资了中国的投资机构,是背后多金的 LP,受到中国 GP 的欢迎。

公开资料显示,2021 年 11 月,中国首支专注食品农业科技早期项目投资的风投基金食芯资本 Bits x Bites 宣布完成二期美元基金超额募资,规模为 1 亿美元。参与本期基金的 LP 包括国家主权基金如阿布扎比 ADQ 旗下的 Disrupt AD 等。

ADQ 于 2021 年设立 Disrupt AD,作为促进创业创新的风险投资平台,投资目的是最大限度地创造价值并为阿联酋带来长期经济效益。

如今,美国主流美元 LP 对中国持观望态度,去中东募资成为国内美元 VC/PE 的新选择。

新基金设立,阿联酋对中国的投资仍在继续

除了主权基金层面,此前阿联酋当地有一些风险投资公司和民间资本也在全世界进行投资。

值得一提的是,2022 年阿联酋人工智能与云计算公司 G42 牵头设立 G42 Expansion Fund(简称:42X 基金),规模达到 100 亿美元,专注于在新兴市场投资新技术,投资标的聚焦在具有颠覆性技术以及业务成熟的后期成长型公司。

42X 基金总部设立在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并在中国上海、新加坡、印尼雅加达设立办事处,可见中国市场是 42X 基金的重要战略阵地之一。

就在今年 3 月,据澎湃新闻报道,原京东集团副总裁、战略投资部负责人胡宁峰履新,加入 42X 基金任中国区负责人。

领英资料显示,胡宁峰早期在贝恩资本担任投资顾问,之后在鼎晖投资担任董事总经理、凯辉基金担任管理合伙人,2019 年加入京东。

目前 42X 基金在中国已经披露唯一的投资标的是今年 3 月和 Mubadala 共同领投了京东工业品的 3 亿美元 B 轮融资。

毫无疑问,阿联酋老铁们对中国企业的投资仍在继续着,之后还有怎样的投资案例出现,我们拭目以待。

除了阿联酋,包括卡塔尔、科威特、沙特阿拉伯等中东土豪们也早已经对中国开展了投资,中东的主权基金大手一挥,投资案可圈可点。

不难理解,作为严重依赖石油资源的中东国家,他们很早便有危机意识,希望摆脱对石油产业的依赖,通过多元化的投资来增加抗风险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