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裁员,疯狂转型,快被遗忘的Clubhouse的一生

报道 10个月前 (10-09)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硅兔赛跑(ID:sv_race)

作者 | Lexie

编辑 | Lu

首图来源:The Verge

连续裁员,疯狂转型,快被遗忘的Clubhouse的一生

近几年来我们见证了社交赛道的各种花式套路,似乎每过几天就有一个新的社交软件横空出世,用新的玩法快速吸引用户,它们铺天盖地的出现,声势浩大的宣称要做下一个“社交之王”,却大多随着人们的新奇感耗尽而渐渐被弃用。

经历了这样大起大落的也包括曾经一码难求的音频社交应用Clubhouse,仔细想想,我们的确很久没在新闻里看到它的消息了。

Clubhouse高光时刻:大佬最爱的聊天室

Clubhouse在2020年4月上线,最初只有iOS版本,主打使用音频进行社交,起初用户只能靠邀请制使用Clubhouse,仅推出8个月后用户数就超过了60万,甚至Andreessen Horowitz还在Clubhouse刚推出一个月的时候就为它投下了1000万美元。

连续裁员,疯狂转型,快被遗忘的Clubhouse的一生
Clubhouse

这份火热也吸引到了不少明星大佬进行尝试,2021年初,Elon Musk就在Twitter预告后在Clubhouse的聊天室内准时开唠,聊天开启后几分钟内5000人的聊天室上限就满了。

此后不久小扎也上线Clubhouse畅聊对FB未来的打算,俩人这一番“唠”算是彻底带火了这个聊天应用。

半个月间,Clubhouse的下载数就从350万迅速涨到了810万,在eBay上的邀请码一度卖到了400刀,这期间Clubhouse又完成了来自Andreessen Horowitz的1亿美元B轮融资。

在Clubhouse正式推出一年后,周活跃用户数突破了千万大关,但总用户数却逐渐开始有下滑的趋势。

连续裁员,疯狂转型,快被遗忘的Clubhouse的一生
马斯克的Twitter预告

Clubhouse还在2021年4月完成了Andreessen Horowitz领投的C轮融资,DST Global、Tiger Global等机构也进行参投,融资金额虽没对外披露,但此轮后估值达到了40亿美元,距离三个月前上一轮融资时估值翻了3倍。

为了吸引更多用户,Clubhouse在2021年5月推出了安卓版本的app,推出后6周就有1000万新用户加入,Clubhouse还在7月取消了邀请制限制,将app对公众开放。

不过Clubhouse自从面世就高调的操作带来的不只有用户的爆发式增长和投资者的疯狂倾囊,还勾起了想要分语音社交这块蛋糕的竞争者们的心思:

连续裁员,疯狂转型,快被遗忘的Clubhouse的一生
表情包:Clubhouse的竞争对手们
  • Twitter在2020年末推出了Spaces的内测,并在2021年5月将此功能对任何有超600名粉丝的用户开放,甚至Twitter还一度将Spaces在主页置顶;
连续裁员,疯狂转型,快被遗忘的Clubhouse的一生
Twitter 的 Spaces
  • 本身就以语音聊天作为核心功能的Discord在2021年推出了Discord Stage Channels,让用户可以组织更加私密和专业的小型语音演讲采访活动;
连续裁员,疯狂转型,快被遗忘的Clubhouse的一生
Discord 的 Stage Channels
  • Facebook在2021年6月推出了Facebook Live Audio Rooms,公众人物和内容创作者可以发起语音聊天,任何用户都可以收听,甚至有网友调侃,小扎此前在Clubhouse聊天室的出现就是来”偷师”的。
连续裁员,疯狂转型,快被遗忘的Clubhouse的一生
Facebook 的 Live Audio Rooms
  • Spotify也在同月推出了自家的Clubhouse竞品 – Greenroom,是基于此前收购的体育音频内容app Locker Room而成,来自全球的用户都可以创建和参与语音聊天室,还可以将对话生成为播客。
连续裁员,疯狂转型,快被遗忘的Clubhouse的一生
Spotify 的 Greenroom

面对着多个Clubhouse复制款的强势来袭,Clubhouse自身的城墙也开始出现裂缝,比如大批涌入的用户导致app时常宕机,平台上的语音聊天常常出现虚假信息和极端言论,而Clubhouse对其无能为力也毫不作为,这些都成为了Clubhouse的软肋,到2021年下半年时它的增长明显放缓,据App Annie的数据显示,在6月时它的下载数达到了900万的高峰,而在11月时这一数字仅有92万了。

连续裁员,疯狂转型,快被遗忘的Clubhouse的一生
Clubhouse 的下载量显著下降

跌落神坛 & 自我拯救

为了留住用户和保持“最夯社交媒体”的称号,Clubhouse也进行了一些探索。

比如和TED进行合作在语音聊天室内进行独家演讲内容的播送,跟Stripe合作让Clubhouse上的内容创作者可以赚钱,在2021年9月推出了叫做“Wave”的招手功能,让用户可以通过点击“👋”的emoji快速邀请好友加入语音聊天,鼓励更加随性和自然的社交行为👇

连续裁员,疯狂转型,快被遗忘的Clubhouse的一生
Clubhouse 的 Wave 招手功能

不到一个月后,Clubhouse又推出了叫做“Replays and Clips”的功能,让用户可以重听、截取和录制值得记录的语音片段并分享到其他社交媒体,以此来吸引更多用户加入👇

连续裁员,疯狂转型,快被遗忘的Clubhouse的一生
Clubhouse 的 Replays and clips 功能

在去年,Clubhouse还在app中加入了文字聊天功能,表示“希望每个人能够以自己最舒适的方式加入谈话”,同时还在app上进行游戏功能的测试,帮助用户破冰开启聊天👇

连续裁员,疯狂转型,快被遗忘的Clubhouse的一生
Clubhouse 的 wild cards 功能

可惜的是,这些布局的影响甚微,Clubhouse开始被大型弃用,今年年初活跃用户数只有350万,与2021年高峰期相比减少了60%左右,同时Clubhouse还在去年和今年分别进行了两轮裁员,今年4月这波裁员更是裁掉了超半数员工。

离开了公众视线一段时间,Clubhouse似乎经历了一些找寻自我的反思,就在9月, Clubhouse在一篇博文中宣布“我们又回来了,这一次要做新的Clubhouse”,新版本主要聚焦于一个全新的聊天功能“Chats”,在博文中Clubhouse介绍到这一功能就像是将群组聊天和Instagram Stories结合,用户可以随时发送语音讯息,其他用户可以在任何时候听取讯息并进行回复,用户可以与通讯录好友或是好友的好友进行聊天,因此也增加了扩大交友圈的可能性。

连续裁员,疯狂转型,快被遗忘的Clubhouse的一生
Clubhouse 的 Chats 功能

这一“Chats”功能将与此前的语音聊天室功能共存,但Clubhouse希望这一新改变能达到跟之前语音聊天功能不同的效果。

媒介上保留了最核心的语音,因为语音比文字和图片更加轻松快捷,从语音中用户也更能感知到朋友的真实心情和状态,而异步聊天减少了社交压力,更易于让用户关注朋友动态和加入讨论,聊天也会更加深度有趣,不难看出,Clubhouse正在鼓励用户从关注名人大佬的语音讲座向与朋友日常聊天转型。

面对转型和裁员,创始人Paul Davidson并没有将其归因于最近波动的市场环境,而是表示这是为了适应后疫情时代人们的社交需求而做出的决定。因为随着人们回归实体社交和生活,在Clubhouse上找到感兴趣的讨论或花时间去参与讨论变得越来越难,Clubhouse此次做出的调整正是想要解决这些痛点,保留语音的轻松灵活性让用户可以随时参与,但用日常交友需求去解锁更多使用场景,用一个更好的产品换一个更大的未来,至于裁员则是因为曾经的团队规模太难撬动改变,为了保证转型脚步走的轻便不得不做出这一决定。

创始人:爆发式增长害多于益

对于初创公司来说,能靠着成为“网红”收获爆发式增长是一个美梦,这意味着它可以省去高昂的获客成本,依赖着口口相传在短时间内将用户和投资者的眼光聚焦,这也确实是Clubhouse的故事,它在诞生几个月后就实现了10倍的月增长,迅速登上了日本、德国、意大利等多个国家App Store的第一名,同时还在一年内迅速完成了三轮融资。

连续裁员,疯狂转型,快被遗忘的Clubhouse的一生
Clubhouse 的用户增长情况

但这样的关注却为Clubhouse发展的方方面面也带来了许多压力,比如随着大量用户涌入,app宕机导致大多数人的初次体验非常糟糕直接弃用;比如还没建立起完善的话语管控系统就被想要“带节奏”的极端组织滥用;当然最致命的就是还没建好护城河就引来了其他软件的竞相效仿,失去了独特竞争优势。

不过,能够在公司成长初期经历这样的大起大落对创始人心态来说却是绝佳的锻炼,Paul Davidson在此前与TechCrunch的采访中说到,他已经被锻炼的“又佛又勇”,当一切都顺风顺水的时候,他明白这样的劲头不会持续,但当遇到挫折的时候,他也会有信心度过难关。不过Davidson也强调说,他认为初创公司成为网红不是一件幸运的事,这种火箭式增长更是对公司的害多于益,一个公司最需要的是稳步发展。

Clubhouse此次转型决定也能看出Davidson理念的转变,保持了亲密而灵活的语音社交核心,将曾经给予用户发现有趣聊天的惊喜感扩展到了发展新的聊天好友上,不再追求由大佬网红带来流量,而是根据普通人日常社交的场景和习惯来打造产品,随着聊天实现从“公共”到“私人”的转变,Clubhouse或许也是想剥掉一层光鲜的外衣,找回刚创立时用产品将人们联结的初心吧。

对Clubhouse来说,好消息是曾经疯狂阻击它的复制产品们基本也没了什么劲头,比如Spotify在今年4月关闭了其音频直播应用Spotify Live(曾经的Greenroom),表示它作为一个独立的应用来说对Spotify不再有意义;Twitter Spaces于去年在Elon Musk和记者在某个Space里吵架后被Musk宣布关闭;

Facebook在去年年末宣布Facebook Live Audio Rooms将停用,用户将无法从此前的audio rooms中发起广播;Discord的Stage Channel功能虽然还存在,但Discord却关闭了其发现功能,表示它没有起到帮助用户找到想听频道的作用,这就意味着Clubhouse面临的竞争更少了。

不过仔细想想,其实这个好消息是个伪命题,因为如果连社交巨头都无法破解语音社交的难题,那么留给Clubhouse的挑战就更大了,或许我们可以解释为语音并不是这些软件的主战场,所以它们没有发力,但语音社交近几年来在欧美的确没有什么太大进展,尤其当我们做个比较,Twitter成为了人们用文字记录心情态度的新阵地、Instagram的美图分享为内容创造者打开了新思路、而TikTok掀起了短视频热潮,但对语音的探索更多还只限于在播客上做文章,语音这个看似最自然的媒介却无法打开这一届“不社交毋宁死”用户的心门。

Clubhouse此次再次出击,的确有些“破釜沉舟”的劲头,不过这一次它不仅需要拯救自己的命运,也背负着许多人对语音社交的期许,Paul Davidson的乐观和佛系能打赢这一仗吗?让我们拭目以待。

参考来源:

  1. Clubhouse is trying to make a comeback (TechCrunch)
  2. The new clubhouse (Clubhouse blog)
  3. Clubhouse needs to fix things, and today it cut more than half of staff (TechCrunch)
  4. Clubhouse’s Paul Davison on Twitter, the impact of hype and what happened (TechCrunch)
详情请点击 详情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