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美国人也追求性价比:你没听说过的Quince,值得中国品牌“膜拜”

报道 5个月前 (01-11)

我正在墨西哥蒙特雷圣贝得罗(San Pedro)一家精品超市的四楼码字,建筑师很贴心的在东南角裁出一处露台,供这里的富人享受美食还有开阔的视野。现在下午4点,太阳从山后收起了光芒。

当美国人也追求性价比:你没听说过的Quince,值得中国品牌“膜拜”

公号停更差不多三年,我几乎没有再写什么东西,表达欲和发际线一样退缩。

比表达欲望更早苏醒的是对在路上的渴望。年底盘点时,算下来也跑了差不多10个国家,尤其是中东,哎,真想念伊斯坦布尔啊。

就像墨西哥的底层很少涉足圣贝得罗,毕竟这里是拉美最富裕的区域。对一个年过40还在跌跌撞撞创业的已婚中年人,这种职业化的旅行很奢侈。在墨西哥,那种熟悉的感觉正在回来,作为旅行者,在一个陌生地方五官全部张开,感受和思考本地人熟悉的一切。这重启了我写点什么东西的欲望。这也是我给自己在2024年立下的小目标。

另外,很多关注此号的朋友是因为印度,对不起,这个号即将更名,新名字我还没想好。这里要写作的主题是我在全球的旅行,尤其是对中国的品牌全球化的一线观察。你如果对这块内容感兴趣,欢迎继续关注。

23年的最后三天和24年的头三天,我都是在纽约度过的,重新开张的第一篇就有关纽约,也和纽约无关。

自从和跨境扯上关系,我便养成一个习惯:每到陌生的国家,我会下意识去当地溜达,要么是购物中心,要么是连锁超市,要么就直奔目标,去看看国内有哪些品牌在这里。拔高点说就是做个简单的田野调查。

我住在纽约港务局巴士总站对面,活动范围以中城为主,至少在这片区域,中国品牌有了存在感。餐饮企业有喜茶和胡桃里。喜茶才来一个多月,胡桃里据说在帝国大厦边坚持了三年多。

当美国人也追求性价比:你没听说过的Quince,值得中国品牌“膜拜”
当美国人也追求性价比:你没听说过的Quince,值得中国品牌“膜拜”

重点说说名创优品和特搜(TESO LIFE)。名创优品的第一家店选址非常好,在紧邻时代广场的一个十字路口,人流量很大。在中城溜达时也碰到不少小姑娘拎着名创优品的购物袋。

当美国人也追求性价比:你没听说过的Quince,值得中国品牌“膜拜”
当美国人也追求性价比:你没听说过的Quince,值得中国品牌“膜拜”

特搜我是第一次听说,总部在皇后区,产品和定位都和名创优品基本一致,不过主打人群是北美华人。地图上搜了,光纽约开了7家店,曼哈顿岛上就有3家。在纽约生活多年的朋友告诉我,特搜非常火,所以在纽约开店速度很快。

当美国人也追求性价比:你没听说过的Quince,值得中国品牌“膜拜”

什么时候曼哈顿的美国人也开始追求性价比了?这给我一些思考。

两家中国平台的的快速起量,尤其是TEMU,常在国内的舆论场里造成一种错觉:美国在消费降级,所以便宜才是王道。

这个判断太绝对,不准确,对美国低收入人群,或许是这样。但对美国中产,他们确实并以前花得更少,砍掉不必要的支出,但是他们也没有放弃对品质的追求。我特意搜了几篇文章来佐证。

当美国人也追求性价比:你没听说过的Quince,值得中国品牌“膜拜”
当美国人也追求性价比:你没听说过的Quince,值得中国品牌“膜拜”

92%的美国消费者在减少支出;

沃尔玛的董事长:受通胀影响,美国消费者更看重商品本身的价值。他提到,小众品牌在沃尔玛的渗透率提高了110%。

总结下来,美国的消费者越来越追求商品本身的功能,而不再盲目追求大的品牌。说白了,就是追求性价比。

一个美国DTC品牌Quince在高通胀期时代的崛起也应证了上面提到的趋势。在纽约下城和两位做品牌创业的聊天时,其中一位曾经在纽约的投行工作。

“你能相信吗?50美金在上面可以买到羊绒衫?”她把手机伸过来。

当美国人也追求性价比:你没听说过的Quince,值得中国品牌“膜拜”
当美国人也追求性价比:你没听说过的Quince,值得中国品牌“膜拜”

Quince的商业逻辑很简单:奢侈品的品质,普通中产能负担的价格,你不用再为奢侈品的品牌溢价和渠道的费用买单。怎么做到的呢?Quince建立了一个全球的供应链网络,从不同的国家优质原厂采购,比如意大利的皮革、蒙古的羊绒、中国的床上用品等等。2023年,Quince的交易量突破了1.5亿美元,它成立不到5年的时间,融资额也已过亿美元。Quince的创始人Sid Gupta是一位印度裔美国人。

中国的跨境电商企业最近两年有一种非常不良的倾向:重回价格战。这与中国的供应链的能力和地位并不匹配。相比改革开放早期,今天中国企业质量过硬且价格厚道的产品,而在美国消费者开始追求性价比时,中国的产品应该有更大的空间,这是Quince给我们的启示。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 剑龙出印度记(ID:seeindia),作者:胡剑龙

详情请点击 详情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