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之后,我为什么去参加你没有听说过的NRF展?

报道 1个月前 (01-17)

12号CES闭幕后,有点透支。CES规模太大,每天不停的在场馆里转圈,消耗很大,还穿插着密集的社交,烧脑得很。但即便这样,我们还是决定连轴转,13号我们飞往纽约,NRF一年一度的Retail’s Big Show要在第二天开幕。

CES期间,我们办了个全球品牌增长营的酒会,给几位深圳来的朋友安利Retail’s Big Show,他们差不多都是第一次听说,有点蠢蠢欲动。

NRF(National Retail Federation)的全称是全美零售行业联合会,它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零售行业协会,美国零售行业你能想到的名字,几乎都是它的成员。它也是家百年老店。1911年就成立了。NRF的活动其实不少,但Retail’s Big Show规模最大,它们甚至在新加坡推出亚洲版。

CES之后,我为什么去参加你没有听说过的NRF展?

我怎么知道Retail’s Big Show?因为研究美国零售行业,我订阅了NRF的新闻邮件,虽不是每天必读,但几乎每周都会浏览,质量很不错。其次,在CES期间结识一位华人朋友,他在硅谷创业,提供2B的直播工具,公司没有在CES参展,但在Retail’s Big Show砸了快100万美金。一下我就觉得很有必要再去纽约,什么展会值得他花这么多钱,再说都来美国了,去凑个热闹,也不在乎这一天。

登机前,我和同事都有些忐忑,并没有收到注册的确认信,能否混进会场还是未知数。

好几个朋友就被拒之门外。我们注册时间晚,另外,它的审核相对严格,很认真,甚至是较真。NRF会核查申请人的公司背景和注册邮箱,尤其是国外公司,有点拿着显微镜看的意思。所幸,一个有本地公司的朋友帮忙,我们才没有白忙活。

从这个细节或许可以看出,CES和Retail’s Big Show虽然都是全球顶级的展会,组织方的背景都如出一辙,也都是行业协会,但他们对参展商和观众的态度有细微的差别。

首先,CES的国际化程度更高,2024年,国外参展商占了三分之二。相较而言,Retail’s Big Show更本土,参展的外企不少,但美国企业占绝对主导。

其次,有朋友称Retail’s Big Show是美国零售行业的CES。但他们最大的差异就是面向的人群。CES展示的大部分是c端产品,但Retail’s Big Show其实针对的是B端,说到底,它关注的是零售行业的数字化。

CES之后,我为什么去参加你没有听说过的NRF展?

Retail’s Big Show的会场在曼哈顿中城的Jacob K. Javits 会议中心,紧邻连接纽约和新泽西的林肯通道。会议中心的规模要比CES小很多,但逛起来更有效率。
Retail’s Big Show核心展览空间有三层。

一层基本都是大公司:微软、亚马逊、谷歌、Salesforce,三星、联想等。跨境圈比较熟悉的Shopify、Big Commerce也都集中在这一层。另外,还有全球的支付巨头,像Adyen、Paypal和Stripe等。

三层参展的,大部分都是中等规模的企业,展台规模虽然比不上巨头,但零售技术真正的创新,我觉得是在这里。零售技术的各个环节,从设计、流量、支付、物流、仓储等,你都能看到相对成熟的技术,尤其是AI。CES和Retail’s Big Show今年的主题主打是AI,但AI在C端硬件的应用还很生涩,相反,在曼哈顿,你能看到AI在零售里的使用成熟得多。

CES之后,我为什么去参加你没有听说过的NRF展?

还有一层在River Pavillion, 创业公司扎堆,但实在没有什么让我可以停下脚步多看一眼的公司。

CES之后,我为什么去参加你没有听说过的NRF展?

另外,令我相当意外,电商进入在这个有112年历史的展会,时间其实相当短,也只有今年,电商才真正成为热点。

我有一位在新泽西创业的美国朋友,他曾经是亚马逊的卖家,现在是官方服务商。他提到Retail’s Big Show的变化:如果你5年之前来这,和我们这些电商行业的人没有半毛钱关系。但是你看看今天,几乎所有的电商平台,像Amazon、Shopify在这里投入都很大。

在2019年,Retail’s Big Show讨论的还是实体店(brick and mortar)店的事,收银啊,货架的摆放等。但在2024,如何提高全渠道的购物体验、线上支付的效率,正成为主流。

Michelle Evans是欧美零售行业的意见领袖。她在今年的Retail’s Big Show上有主题分享,她听到,今年在会场大家讨论最多的有三个话题:电商、AI、可持续性。电商还是放在第一位。

CES之后,我为什么去参加你没有听说过的NRF展?

Shopify的总裁Harley Finkelstein也亲临现场,这个活动,他在领英上安利了好几天。Shopify投资的邮件营销公司Klayvio,他们的展台互相挨着。可以看出,Shopify正把自己的生态圈带到这个展会。

CES之后,我为什么去参加你没有听说过的NRF展?

另外,视频电商在这届展会在形成小气候。在三层逛展时,我看到大量的创业公司在做类似项目。不过,美国创业者理解的视频电商与中国不太一样,他们面向的更多是B端,也就是给品牌提供技术解决方案。

此外,我之前参加国外展会不多,在一周之内把CES和Retail’s Big Show逛下来,有种感受很清晰:中国企业参展,都是“窝里斗”。CES是这样,像扫地机器人、储能、E-bike,几乎清一色的国内企业。Retail’s Big Show也不例外,参展的中国,90%以上都是做POS机硬件相关的,唯一一家做软件的是Aftership。

CES之后,我为什么去参加你没有听说过的NRF展?

Retail’s Big Show到底适合什么样的国内企业参展?第一,如果你的品牌在海外有一定的规模,而且在探索海外线下渠道,你可以来看看。第二,最近两年,国内有很多与跨境电商相关的Saas企业正在积极出海,如果你要了解全球零售行业最领先的技术,这里是不二选择。

告别两场展会之后,我在美洲近三周的出差也结束了。但这只是我24年在海外参展的开端。智象的定位是要服务中国品牌出海,高质量的展会是我们认识欧美相关行业的最高效的途径之一。但在仁川机场转机时,有个问题:我们如何高效参展参会?

毕竟,在欧美参加一场展会,除了参展费之外,还有布展费,加上差旅,还有媒体的推广,算下来,其实是笔不小的开支。在CES期间,我看到相当多的国内企业,参展人员在那无所事事,大部分时间盯着自己的手机屏幕,和从自己展位经过的观众连眼神交流都没有。

我也看到,深圳一些很成熟的品牌,其实对CES的展位没有那么大兴趣。相反,他们把更多的时间花在威尼斯人酒店的包间里。酒店可以把床铺挪开,这样套间既可以成为一个展示间,还可以成为一个会客室。除了在展馆秀肌肉,展示自己的新产品。CES最有价值的地方在于,各种公司的CEO基本都会参会,你平时很难约到的人,是可以约在CES见面的。

那么,如何选择合适自己的展会?

第一,像CES和Retail’s Big Show,以及德国的IFA,这类全球最顶尖的峰会,含金量很高,但是企业得评估自己的需求,到底是来展示产品,还是见渠道,这样你其实有更多的选择。

第二,行业峰会,比如偏电商行业的Shoptalk,其实在美国国内也很受追捧。行业峰会还有一类是和垂直产品相关,像家居、宠物等。

第三,还有一些非常小众的展会,参与规模那么大,但组织方会安排对接会,也很高效。

智象今年打算参加的展会Shoptalk,德国的IFA,以及亚马逊在西雅图的全球卖家大会,2024年,海外见。

文末彩蛋:我们17号在洛杉矶有活动↓

CES之后,我为什么去参加你没有听说过的NRF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