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GC+跨境电商的风吹起来了,然后呢?

报道 11个月前 (07-11)
AIGC+跨境电商的风吹起来了,然后呢?

“我们观察发现,最积极应用生成式AI的有两个行业,一个是跨境电商,另一个是电信诈骗。”未来力场负责人王思勉半开玩笑似的对品牌工厂说。

以ChatGPT在2022年11月30日发布为标志,在过去的七八个月,全世界都看到了生成式AI的价值,更看到了它重塑千行百业的可能性。

AIGC这一波创业,到底是大模型,还是细分应用场景的机会,猎豹移动CEO傅盛和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为此还在朋友圈辩论了一番,一开始剑拔弩张,最后两人都认为,通用大模型的机会不会属于大多数创业者,更多是互联网巨头的机会。

对大多数创业者来说,寻求细分场景的机会才是王道。目前,数十家企业已开发出面向跨境电商的AI产品。不过,虽然在市面上挣足了吆喝,卖家到底买不买单? 

跨境新风口

品牌工厂综合行业调研情况,给解决跨境电商行业需求的AI公司做了划分,具体如图:

AIGC+跨境电商的风吹起来了,然后呢?

第一类是利用AIGC收集用户反馈,帮助产品改进的应用,其中比较有代表的是Shulex,它基于chatGPT的能力,自研模型,目前已经更新到智能评论分析2.0版本。可以全量抓取亚马逊等平台的评论进行消费者使用反馈分析,为后续产品开发和营销等方面提供参考。 

第二类是借助AIGC帮助写产品页面、开发信的,代表企业比如Kua.ai,创始人龚毅之前是数说故事VP、尼尔森高管。目前针对跨境中小商家的SaaS产品 Kua.ai已经拥有近1万注册用户以及良好的活跃数据,并且与出海、跨境领先客户及平台如致欧、TCL、TYMO、店匠等开展合作。 

模块化上线产品页面是很多传统跨境电商ERP的基本能力。生成式工具介入后,效率提速,而且反应速度也加快。虽然目前客户数量有限,类似Kua.ai这种产品诞生,传统跨境SaaS受到很大冲击。品牌工厂了解到,包括服务亚马逊卖家的赛狐ERP在内的多家企业都在积极拥抱AIGC技术,以求在这一波变革中不被淘汰。 

第三类是围绕独立站生态,提供SEO内容生产和独立站站内服务需求的公司,QuickCEP(快牛智营)、快用云科都是这类企业的代表。最近,QuickCEP刚完成新一轮数千万元战略融资,并推出面向跨境独立站客群的大模型导购机器人,利用大模型赋能出海品牌的营销和客服,满足DTC出海品牌精细化运营的需求。 

跨境电商本质上是零售,它包括了上产品页面、独立站维护等运营环节,同时为了获取流量,又包含了营销等环节,营销需要物料,目前围绕图片、视频等物料创意内需求,涌现出一批公司,他们有的解决的是图片模特生成的能力,有的解决的是短视频生成的能力。 

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包括千面AI,weshop,ZMO、象寄AI等等,这些公司大多沿袭着两个流派,其中一种是像千面 AI 那样AI+精修,还有一种是像weshop一样做一个开箱即用的工具,weshop目前推出了官网,只需注册就可以使用,可以生成各种AI模特和商品场景图。 

AIGC+跨境电商的风吹起来了,然后呢?
千面AI的模特案例 

视频作为当下传播效率最高的媒介,自然在跨境电商领域同样有着广泛的应用,目前跨境电商合作一个20几万粉丝的YouTube博主,对方的报价都达到近2万美金。自然,如何帮助跨境电商企业降本增效,也成为AIGC创业的热点,特看科技、筷子科技等都已开发出相应产品。 

特看科技从TikTok内容生产切入,服务资质内容的商家,提供一站式内容生产运营平台,生成符合爆款逻辑的视频。 

同时还有用到客服服务领域的,包括乐言科技、WIZ、一知智能,还有最近刚刚融资的及时语等。当然还有生成数字人的,包括硅基智能等等。 

现实骨感

乘着这趟东风,许多跨境电商公司声称已投入“跨境电商大模型”的研发,以 AIGC 赋能跨境企业全流程,并表达了极强的降本增效预期。真实情况如何?

王思勉曾就职于字节跳动用户增长中台,也在消费行业创过业,周围一群北京的技术大牛。这波 AI 风口中,她组织起来一个小团队“未来力场”,已经下场服务了一些跨境团队,算是先出来被“虐”过一轮。

“我们知道行业还非常早期,现在的工作就是创建和传递最佳实践。但是没有任何一个深圳的跨境公司会说,‘我追求的是最佳实践’。他们追求的是有效。很多人说的‘有效’,意思就是用了AI以后GMV就蹭蹭往上涨了,或者用了以后我开掉了公司一半的的人。但这光靠服务商提供服务或者工具肯定是不可能的。”

未来力场小团队几个月以来都在试图去搭建标准化的 AI 工作流。比如与 Kua.ai 平台合作,把上产品的各个步骤拆解,并固定成一个自动化的,能真正嵌入团队日常操作的工作流。铺货大卖们有几十万个SKU,上产品都靠数十人的运营团队人工操作,工作过程机械枯燥,现在完全可以用 AI 来做部分替代。

当未来力场去跟卖家推销这个解决方案时,“按照我们的想法,30个人的团队,培训之后,比较好的情况能省五个人力。一个人一万块,五个人一年就是60万。那老板应该是愿意为此付个三五万的?”

但真实情况要骨感得多。未来力场现在跟好几个中大卖合作,基本上是半推半送的模式在推解决方案,看起来对方并不积极。这里面核心的原因是,这一套能力是对原有运营的优化而不是完全替代。“如果产生了增量空间,比如我有机会帮你多赚100万,那卖家会非常愿意承诺分钱,分个30%都没有问题。但是帮人省钱,首先存在不确定性,其次这个过程需要运营深度配合,他们要把自己的知识能力‘翻译’成给 AI 的指令。实际上打工人对于这样一个有可能取代他们的新技术,多少是抱有怀疑和警惕的。”

王思勉说起他们没服务但听说过的一个亚马逊老板的案例:年初老板就要求公司的人都使用 ChatGPT了,下班之前还要检查使用时间。最终有几个末尾员工因为“学不会也懒得学”而被裁。“所以比较年轻,比较愿意去探索的老板自己已经在做这样的事儿。我们真的不是去帮老板开人的,裁员不是目的。帮助他们通过积极拥抱AI获得竞争优势才是目的。目前跨境行业总体从业者的综合素质没有那么高,比如英语真正好的人不多。一方面 AI+ 确实有利于他们提效,但另一方面大家也需要更长的时间来接受和学习。”

未来力场认为 AI+ 更适合的,是服务 B2B 外贸客户,尤其是专精特新的中国制造新兴优势品类。这是他们下一阶段确定要深度服务的客户群体。因为 AI + SEO、AI + 知识库都算是相对成熟的场景,从质和量两方面都能达成明显的增益。“B2B 客单价高,对语言任务的标准更高,同时搜索引擎是重点获客渠道。而对于规模不大的亚马逊中小卖家来说,他们会认为我们解决的仅仅是零散环节,不值得费心,何况原来业务也挺好的。”

王思勉所想的,去做SEO优化的工作,正是快用云科所做的事情,这家公司的官网上写着“Transform your blog and landing pages with AI-powered Quick Creator”,快用云科创始人周海鹏告诉品牌工厂,他开发的产品解决的是SEO的问题,基于ChatGPT和自有模型,可以一键生成优质内容,服务SEO。

SEO同样是一个广阔应用场景的市场,他给品牌工厂演示了快用云科的产品,将电商平台上一个产品的详情页网址输入产品对话框,很快就可以生产一个有各种主题的梗概,选中适合的主题梗概,就可以生成一篇非常符合谷歌搜索场景的文章,可以将产品核心关键词融入其中。

周海鹏5月开始对外开放合作,目前有几十个客户,他也认为目前AI跟跨境电商结合的现状还比较早期,“拉平行业的认知,并且开发成功的应用场景。”

不过也有在商业化层面迈出成功一步的公司,比如来自杭州的公司邝野传媒,他们接到了阿里中台的订单,一部分是速卖通的站外投放的图片物料,还有一部分是站内商品详情页的换图。

有意思的是,不同于市面上,像千面AI等在解决图片物料问题时,主要是生成服饰模特图片,邝野传媒跨境营销负责人黄冠宇告诉品牌工厂,他们主要解决的是饰品品类的出图能力。

为什么阿里选择跟他们合作呢,核心还是成本,黄冠宇透露,“我看过一个资料,使用我们他们可以节省70%-80%的成本。”他自己在平台呆过,非常清楚这些图片的成本,他说,之前如果不用AI生成,要找agency来拍,成本极高,他透露,之前在国内请外模拍摄,一个小时的工时费用就是1000人民币。

“我没有觉得AI给这个行业带来了颠覆性的变化,目前为止,它更多的是一个增量的市场。”

不过当黄冠宇试图将自己在饰品品类形成的内容生产优势,推广到其他品类时,他发现效果并没有那么好,他认为,其实机器也是需要训练的,需要大量优质的,符合市场需求的图片去训练,而这背后,还是要看人的认知,“人就像是它的导师,它能做成什么样,现在还是取决于人。”

详情请点击 详情请点击